曾經熟悉的菸草味,
或許我們,
只是擁抱著彼此的寂寞,
於是習慣彼此,
在我隨風而逝後,
才知道擁抱的不只寂寞,
然後,
你身旁空缺的位子,
我再也無力入座。

—似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