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這首歌的時候,我總會想到走進山洞,風聲在我耳邊呼呼吹得聲響。



路(01.)傳送門
路(02.)傳送門


「我想,我找到了讓我喜歡的人。」我盯著她,低聲地說。「可是我那時候是真的喜歡你,你知道的。」
「很難告訴我嗎?」
「我……很難說出口。」我踟躕地回答,腳不安地扭動。
「知道我今天為什麼來嗎?」
我搖頭。
「今天是我決定要認真認識你這個人的第一天,在兩年前。」小怪抬起頭,看著我。「雖然我不是兩個人之中,先喜歡對方的那個人,但我很喜歡你的陪伴,很喜歡我們那些充滿陽光的日子。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你承諾過什麼,你總是不停付出對我好的那個,而我就是一直接受你的那個人,卻一直不敢去觸碰我們之間的關係。」
「結果,我認識你那麼久,你最不敢講的人卻是我?」小怪問。
我說不出話。既然我可以跟彌爾手牽手走在校園內,走在任何一條街道上,那我為什麼不敢跟小怪說呢?
因為,我害怕她的眼光,我擔心她的感受,因為她曾經是我在乎過而且愛過的人,一個曾經是我全世界的人。

「我想你,可是我不想見你。」

小怪的情緒慢慢冷靜了下來。
「我一直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好嗎?因為跟你相處一點也不費力,被你照顧、被你愛很舒服。況且,你喜歡過我,那個人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吧。」終於,我看見久違彎彎的月亮,在小怪的眼角閃著光。
她向我靠近一步,手張開,我本能地走了過去,圈抱住她。聽見她說:「給我一點時間,我才能接受,對不起。不只是因為你跟他,而是因為,你好快就放下我了。」
 
其實,每個人都有成為雙性戀的可能性,只是看你有沒有遇到那個人。
我在高中時期遇見小怪,她曾經是我的全世界。
我在大學一開始遇見彌爾,他讓我發現了另一種可能。
我在現在遇見阿吾,他讓我確定,我發現的這個可能,沒有對或錯,也沒有好或壞的問題。
在路上遇到的人事物,無論好或壞,最後都成就了現在這個我。

不知道小怪現在身處地球的哪個角落。我們在畢業後漸漸的失去了聯絡。曾經我載她回家的那條小徑因都市規劃,拓寬成大路,而小怪的家因為在規劃的路線上被迫拆遷,不知道搬去哪了。
我跟彌爾的感情也在一年又三個月後因他劈腿而宣告結束。有段時間,我無法也不敢投入新感情,因為我懷疑自己跟彌爾的感情本質上其實是個錯誤,所以才會導致那樣的結果。在愛情路上又跌跌撞撞了好幾次,終於,我遇到現在的阿吾,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是我的終點,但我知道,他是我很想停泊的港口。

風又開始呼呼的吹,從我十八歲的防空洞吹來,風聲伴隨著小怪常常放的那首歌:「你說我是白色的,不要總以為黑漆漆。」
無論愛上誰,我仍會是白色的,不會因為周遭的眼光而黯淡。

-
語 :
還記得這篇是高三升大一的時候開的頭,當時也沒有想太多。直到後來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交了男朋友,才突然讓我開始回憶審視我們的過去,過去我也是常拉著她走來晃去,那個時候最美好了。
現在,我們的生活圈不同了,雖然我們還是很要好,我有時候還會去突襲她,但總覺得沒有以前親密了,沒有想要做什麼事就想到彼此的衝動,話題也沒像以前拉哩拉雜了。
或許是我們成長了,或許是我們生活圈跟話題不同了。
即使我知道她還是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子,但我還是好羨慕她的室友跟同學阿!QAQ
或許是我在擔心吧,擔心哪天就漸行漸遠了。不是因為吵架而是漸漸的,不知不覺中,離開彼此最小的生活圈了,成為回憶了。

然後我發現我的問題是,逗號的使用技巧很爛(乾)。句子要嘛太長不然就太短(再乾)。

-迅猛龍手很短

共 4 則回應

0
放心吧,如果是真的真心相對的朋友
那友誼是不太可能變質的

第三篇就結束啦~
期待下一部作品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好喜歡這篇故事的敘事情緒
0
我也這麼希望阿,可是未來變數太多,總是會讓人不得不擔心。

寫的時候其實滿複雜的,一直想要掩蓋情緒,可是文字就是文字,情緒總是會不經意的流出Ooops
0
完結了呢,喜歡文章傳達給我的意境(笑)。

行者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