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可以做為番外

利亞學長在跟我跳完一支舞後,不知道是收到什麼訊息,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他在離開前一直說對我很抱歉。
我走出舞池到了戶外的陽台,往樓下看去。
似乎是因為這個是迎新舞會,很多人都很開心地再玩,無論是在舞池還是外面。
夜晚的風吹著,還真的是有點冷了。
「在這裡做什麼?」
我回頭看,是端著兩杯飲料的引號學長。
「可以喝酒吧?我記得人類18歲就沒有禁酒令了?」
將其中一杯橙色的飲料遞給我,引號學長也靠著陽台。
「謝謝。」
接過酒,我喝了一小口。
嗯,酸酸甜甜的。酒明明就很好喝嘛,以前到底是誰騙我酒很難喝?
「只是覺得今天晚上很快樂,有點不真實。」
壓下被風吹起來的頭髮,我把眼光放到遠方,直到看不見燈光的盡頭。
「這是為了你們一年級準備的,當然希望你們能玩得盡興。」
引號學長也靠近我,但他是往樓下的大門看去。
「謝謝你們,我很開——哈啾!」
可能是冷到了,我話都還沒說完,就是一個噴嚏。
「小心別感冒了啊,蓋著。」
引號學長馬上脫下他身上的外套蓋上我的肩膀。
「啊,謝謝學長。」
對引號學長的好意我感激地接受。
「啊,對了。曉莉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話鋒一轉,引號學長拿出一個小餐盒。
「今年負責環境戒備的是黑魔法班三年級,可以幫我送這個去給冬夜嗎?我要留在醫務站以防意外。」
我接下餐盒,當然願意幫忙,小事而已。
可是......為什麼我一直感覺引號學長跟冬夜學長之間有很深關係?
「引號學長,那個......感覺你很照顧冬夜學長呢?」
這樣的問法應該很委婉了吧?
而引號學長先是一愣,隨後很自然地回答
「因為冬夜是我弟弟呀。」

「妳來這裡做什麼?」
我一接近,原本在樹上閉眼的冬夜學長馬上張開眼,在看見是我的時候原本握著武器的手鬆開了。
藍色的眼瞳淡淡掃過我。
「這是引號學長要我帶東西給你。他說你沒吃完我不可以回去交差......」
我把掃帚收起來,拿出引號學長給的餐盒。
冬夜學長在聽見最後一句話時,如之前引號學長說的一樣,冬夜學長接過了餐盒。
他靜靜的吃。
「那個......引號學長跟我說,他是你哥哥......」
我坐在冬夜學長旁邊,開口。
而原本在進食的冬夜學長,冷冷的藍瞳馬上掃了過來。
「他跟你說的?」
放下食物,冬夜學長十分戒備地看著我。
「只、只有說他是冬夜學長的哥哥而已,引號學長說,剩下的事情,冬夜學長可以決定要說多少!」
我有點緊張,甚至有點要咬到舌頭了。
「如、如果冬夜學長覺得很不舒服,就請忘記我剛剛說的話,對不起!」
而冬夜學長聽完我的話之後,閉上他的眼睛。
「原來他這麼信任妳嗎......?」
靠著樹幹,冬夜學長看了我一眼,幽幽開口。
「尹......我哥他是本家的繼承者,我是分家的人。」
一邊吃著餐點,冬夜學長開始說起他跟引號學長的故事,屬於他們的故事。
「以你們人類來說,大概就是像正室、側室那樣。哥他之所以擁有高超的治療能力,是因為本家的孩子在15歲那年可以從長老那裡獲得一項才能。」
冬夜學長停下故事,看著眼前的小餐盒。
「同時,我們分家的孩子,正在進行著一場賭命的決鬥。想要活下去,就要證明自己有價值。」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年紀明明比我還大兩歲的冬夜學長,我突然有一種想抱抱他的感覺。
「 『冬夜』並不是我的名字,只是我的代號。我聽說自己是在某個冬天夜晚出生。分家的人不允許有名字。」
冬夜學長把飲料推給我喝。
「其實......我很想跟哥相處,但是我血液裡深深刻劃著階級,我無法只是把他當成我的兄長。」
夜晚的風靜靜吹過,一切都是寂靜的。
「如果當初哥在家族他沒有出來護我、跟他來到這所學校,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會在做什麼。」
冬夜學長笑了,不是平常那種冷冰冰、看好戲的笑,是很溫柔的笑。
「所以光憑這一點,要我為他付出生命——」
在冬夜學長說完話前,我上去抱住了他。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其實冬夜學長的性子不該是這樣冷冷的。
冬夜學長怔住了。
我也不知道我這樣失禮地抱著學長多久了。
直到冬夜學長輕輕拉開一小段距離。
「好了,小朋友的睡前故事說完了。」
冬夜學長又恢復成我所認知的那個冷靜的冬夜學長,但是不同的是,不再讓我覺得有刺骨的寒風吹著。
「我才不是小朋友。」
我鼓頰,拿了一小塊蛋糕吃。
「人類要20歲才算成年,妳19歲不是小朋友不然是什麼?」
我鬥不過冬夜學長,只好撇頭過去吃點心。
但是我可以聽見冬夜學長細細的笑聲。

夜,深了。
一顆流星劃過天空,讓夜晚不再是只有純粹的黑。
今天的天空繁星點點,明天應該會是個晴天。


--在潛水鐘裡悠游的蝴蝶

共 19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這個之所以是番外

是因為這是我的意思 不是亂數表的意思ˊˇˋ

嘛 只是因為在想現導補考的夢要寫什麼

應該會以這套故事為背景寫一篇夢出來

就突然想寫這篇ˊˇˋ

什麼感覺很支線0.0?

點心是好物03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蝴蝶在最前面就說可以當番外喔~

不過要當主線也是可以

早晚都會知道這對兄弟檔的關係((攤手

這不是夢 是在舞會之後 黎明之前發生的事情

夢的考試寫這個火力不夠呀~沒有強烈的衝突

蝴蝶寫的夢是拿之後的某段劇情來寫

那裡很適合

不過要防雷、防劇透 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ˊˇˋ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是不是很複雜啊 哈哈((搔頰

只是突然覺得是時候可以讓曉莉知道了

只是在寫夢的時候

突然需要平衡一下

免得哭死QQ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嗯?蝴蝶想拿來補考的夢沒有放在這裡噢

2個禮拜後要考試 現在動工差不多

背景...就是這套故事噢ˊˇˋ

然後...應該會用曉莉的眼睛來看

畢竟是夢 總不能用旁觀吧wwww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因為跟後面的劇情有關啊但是又可以單獨拉出來寫

蝴蝶只是要寫一場夢 一場甜美卻又無法完成的美夢

這樣就劇透了嘛ˊˇˋ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酒要越陳才會越香0.0+

<<欠揍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點心ლ(´ڡ`ლ)

嗯要現做現吃(ノ*>∀<)ノ♡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太遠了啦ˊˇˋ

蝴蝶家附近也有可麗餅店

可是現在寫故事中 懶得出門ˊˇˋ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考試很重要嘛...

法律系承不承認這個學分是他們的事情

蝴蝶要好好考試 拿到這個學分ˊˇˋ

不過那個無緣完成的夢真令人難過QAQ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20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