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太刀的男子,他的名字是巖冽。
  巖冽並沒有等白梨回答,而是逕自說起了自己第一次遇到「黎明前的黑暗」的故事。那是一年前的秋天,他剛入學不久的事情。
  巖冽說他那時正在寫作途中,稍微遇上了些小瓶頸,肚子也餓得難受於是出門買些東西吃。途中卻聽見連續幾聲玻璃瓶碎裂的聲音。
  「當時我碰巧離現場不遠。出於好奇,於是我趕到了現場。映入我眼簾的,是燃燒的痕跡,以及『黎明前的黑暗』六個大字。」巖冽的笑容突然變得有些扭曲,眼神彷彿緊盯著不存在的某物,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詭譎而興奮的氣氛,「僅僅一眼我就能夠確定───這就是我想要尋找的東西。只要能夠找到『黎明前的黑暗』,我就能夠突破自己。」

  緊接著話鋒一轉,巖冽又變回先前那副高冷的模樣,淡淡地說:「而你,就是我手中唯一卻也是最大的線索。」

  「你常常出現在事發的現場,對吧?」

  聽到這裡,白梨忍不住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巖冽會這麼說,就代表他還不知道黎明前的黑暗就是白梨本身。

  試探性地,白梨問了一句:「那麼你想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協助我找到他、給我他的情報,或者告訴我:我該怎麼樣才能找到他。」巖冽揚起一個不太友善微笑,繼續說:「為了找到『黎明前的黑暗』,我在深夜裡佈了幾十個眼線。雖然不是每次都有捕捉到他,但是十次裡面還是碰巧被我抓住了三、四次。」
  巖冽的眼神突然變得鋒利,讓白梨心裡一陣發毛。
  「我吩咐他們注意事發的地點附近所有人事物並且拍下照片,然後分析事發地點的共通性。我甚至動用了一些關係去調閱了監視器拍下的畫面。然後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說著說著,巖冽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照片,然後在白梨面前展開。
  每張照片各有不同,甚至連拍攝手法和解析度都不同。有幾張還可以看出來是類似監視器拍下的畫面。

  但是只有兩個共通點。第一個是時間,都在深夜。
  第二個,是上頭的人。清一色的都是白梨。

  「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這個人是誰。不過沒想到……真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會是我們校內的學生。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呢,你說是吧?白梨。」
  「所以只因為我碰巧都在附近出現,你就認定我會知道『黎明前的黑暗』的消息?」

  聽了白梨的問句,巖冽反而笑了:「你應該不會想告訴我那只是巧合吧?」
  不等對方回答,巖冽又繼續說:「白梨,十七歲。二月十六日生,星座是水瓶座。假日會做兼職打工賺取薪水,其目的是為了生活。目前獨居。父母離異後母親因病死亡。」
  每當巖冽多說出一句,白梨的瞳孔就不自覺縮小一些。
  這些事情就連班上任何一個人都不知道。假日打工也都選擇不會露面甚至不用出門的差事做。獨居更不用提了,所有人就連校方都認為白梨現在是和身為監護人的叔叔住在一起。
  當聽到母親的事情時,白梨握著拳、緊咬下唇,花了好多力氣才克制住自己想要揍對方一拳的衝動。
  巖冽那刺耳的言語、彷彿高高在上的姿態以及笑容,都讓白梨深深地厭惡著這個人。

  「這樣的你,難道不想知道『黎明前的黑暗』的真實身分嗎?一定是和我一樣想要知道的吧?那種致命的吸引力……我想你會懂的。」
  巖冽的這番話,聽在白梨耳裡只像是狂熱崇拜者的愚蠢信仰。
  浪費了這麼多時間,白梨打從心底明白了一件事:要她和這種人相處,哪怕只是呼吸同一個空間的空氣,都不可能。

  「我沒辦法給你任何幫助,也絕對不會幫助你。」白梨說完,丟下臉色因憤怒而有些扭曲的巖冽,轉身走向樓梯口。

  但有人擋在她的面前。
  紀嵐。

  白梨幾乎忘了他的存在。或許是巖冽太過搶眼,又或者是紀嵐太擅於隱藏自己。但現在白梨卻無法不正視他的存在。
  紀嵐手上也拿著幾張照片。是白梨打工時的樣子,還有一張白梨從住處出門的照片。

  「你應該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你的狀況,才會瞞著大家吧?」紀嵐說著的時候臉上並沒有表情。
  「如果我願意的話,明天學校內所有的人都會知道白梨的一切。」巖冽說完還冷笑了幾聲。
  你才不知道我的一切。白梨心道。
  似乎是那憤怒清晰可見,紀嵐忍不住皺了眉頭,「白梨,放棄掙扎吧。和我們合作。」
  然後,紀嵐拍了拍白梨的肩膀,湊近她耳邊輕聲說:「勸你至少暫時先順著他的意吧。那個人會做出什麼事情,誰都無法預料。」

  思量許久,最後白梨嘆了口氣,終究是答應了巖冽所謂的「合作」。

  -

  其實白梨很想今天晚上馬上就燒了巖冽的家。
  她是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要毀掉某個人。與至今為止的情感不同,如此強烈的憎惡,白梨是第一次擁有。
  原來討厭一個人可以討厭到這種地步。
  這樣也彷彿活著。白梨後知後覺地想到。

  這讓白梨開始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要活著。
  首先要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在那之前,也只能像過去一樣維持「活著」的感覺吧。
  至於現在……
  只要巖冽還活著,還是那副嘴臉,就讓人感到憤怒、憎恨、厭惡。

  突然,白梨發現一件事情。
  只要巖冽存在,自己就能夠得到活著的感覺。
  雖然有些負面,但好像不是壞事。

  在寫滿目標的筆記本上面,白梨又在上頭添了一筆。只是這次並沒有標註上日期。
  「大餐就留到最後吧。」闔上筆記本之後,白梨自言自語著。

  -

  隔天一早。
  白梨照慣例給母親上了香,然後出門。
  其實白梨有想過乾脆用現在手上存到的錢換一個住處。但是會被查出一次,大概就會被查出第二次吧。那麼索性就不管這件事情了。於是白梨昨晚也睡得很好。

  到了學校之後,綠鳥就迎了過來。

  「白梨,昨天你和紀嵐說了些什麼?」綠鳥那一臉想要挖出八卦的表情,卻讓白梨反而輕鬆不少。至少對著綠鳥說話的時候不用思考太多複雜的東西。
  白梨因此笑了起來,卻被綠鳥解讀成「因為沉浸在幸福的回憶裡而傻笑著」,於是綠鳥便更加積極地逼迫白梨說出昨天的詳細情形。
  不過對白梨來說,昨天所談的一切當然都得保密。
  「其實我並沒有和紀嵐說上多少話。」白梨這麼說,這當然也是事實。
  「為什麼?」綠鳥略顯驚訝地「咦」了一聲,「不是紀嵐找你上去嗎?怎麼會沒說上話?」
  「其實好像不是紀嵐要找我。」
  「那,是誰?」

  白梨克制了自己想要爆粗口的衝動,盡量以平靜的口吻說出那個名字。
  巖冽。

  聽了這個答案的綠鳥先是呆了一下,然後突然眼睛瞪得老大,一時結結巴巴地說不出個完整的句子。
  白梨看著綠鳥這奇怪的反應,下意識問了一句:「他怎麼了嗎?」
  「你說的是巖冽嗎?榮譽生的那個巖冽?」
  「我其實不知道他是不是榮譽生……我只知道他的眼睛是藍色的。還有他很討厭。」白梨幾乎沒有思考就把話都說出口了。不知為何和綠鳥說話的時候總是這樣。
  「你居然說他討厭?他可是學年第一的學霸耶,家裡又有錢,還長的很帥!對人溫柔體貼又細心,上至學姊下至學妹,幾乎每個女生都以他為偶像。你居然說這樣的巖冽很討厭?」綠鳥以超乎想像的流暢度說出這一整串話,還一度讓白梨反應不過來。

  最後白梨的感想只有這樣:所以那個討人厭的傢伙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啊。

  「我原本以為你只是稍微跟學校近況有一點脫節而已。沒想到你連巖冽都不知道啊!你真的和我們念的是同一間學校嗎?」綠鳥忍不住皺眉挖苦白梨,而白梨也只能以苦笑應對。
  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綠鳥問:「所以……其實是巖冽要找你?找你做什麼……?」停頓了一會,綠鳥表情糾結著問出最後一個問題:「難不成……他是想要跟你告白?」

  聽到這裡,白梨才突然明白過來:原來綠鳥以為她被紀嵐看上了。
  結果聽到是巖冽要找自己,綠鳥才會這麼問吧。

  這時候白梨突發奇想:反正自己也被巖冽脅迫了,在小地方上整整他應該不過分吧。
  於是白梨乾脆的回答:「對啊,他跟我告白了。」
  聽到這句話,綠鳥擺出一副「真的假的」的表情,只差沒把這四個字給說出來。不過白梨此時卻又補了一句:「但是我拒絕了。狠狠的。」

  後來整整三十分鐘的掃地時間,綠鳥都低喃著「怎麼可能」、「太浪費了」諸如此類的句子,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丟了三魂七魄似的。
  最後掃完地的白梨看不下去,關心了一句「你還好嗎」,卻得到綠鳥非常強硬的回答。
  她抓住白梨的手,然後說:「不能讓你這樣暴殄天物。我們走,去找巖冽!」

  於是在綠鳥強硬的作風之下,白梨不情不願的被拖往榮譽生班級。一路上只聽見白梨不斷的掙扎,和綠鳥持續不斷的低喃……

雨天

共 17 則回應

我很想吐槽綠鳥不是那個告白XD

巖洌真的很霸氣 直接展現了土豪的樣子出來

期待下一篇

題外話:
我跟白梨同星座耶XD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恩....先說抱歉一直到現在才開始看這系列連載
之前都有設追蹤 不過一直忘了看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問題
我對於白梨被威脅的憤怒能夠明白
但是我卻很難從文字中感受到強烈的情緒波動

應該說 這三篇文中
我很少感受到一些情緒上的起伏
倒是一整個氛圍就是 沉重
整個文章就是一種無法喘息的感覺

沒有說不好
這就是雨天寫的文,雨天的風格
坐等下一篇

以上都是我個人的想法啦,看看就好



玄依
就是那個告白!(欸
發現有綠鳥在的地方其實還蠻歡樂的啊XD
至於巖冽土豪就沒什麼好說了,整個人病到極致,中二之貌淺顯易見XD

水瓶是好星座呢XD


這種的不用道歉啦w
我自己也是有要把故事收集到一個段落再看完的習慣,不然等連載很痛苦啊啊啊
把情緒當成事實寫出來之後反而失去了情緒的感覺嗎……?
關於這個我會思考一下……

至於沉重的感覺是真的w
自己試著讀過的結果,感覺上是可以推動劇情向前的沉重感
如果眼前就是光,現在身處黑暗大概也會努力前進吧……如此這般的氛圍
「黎明前的黑暗」
距離希望最近的絕望,如此這般……

不過還是問一下,會覺得讀不下去嗎?
想聽大家意見w

雨天
不會啊~
都已經看完留言了XD
怎麼會看不下去呢?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你不要兩個人的回覆寫在一起啊XDDDD

不會讀不下去,
但我會說讓我讀下去的動力是會想看後續的發展

文章的沉重感我其實並不太喜歡
我個人是比較喜歡感受到"人"當下的情感的類型
然而就像我前面說的,我從這三篇中感受不太到情緒上的起伏
不是你說的把情緒當事實寫出來這件事,我也不太會解釋,但是我就是感受不到

但還是不違反想看下去的意願
就像你說的,
"距離希望最近的絕望"這樣的感覺
只是我個人的喜好罷了


玄依
謝啦楔w
看下去!!
我也會寫下去的!!

玄依~~~
我想想哦
如果讓對話框喊出聲音的話,就會有情緒了?XD
好啦上面是開玩笑的w
玄依只好等別的作品或其他短篇惹OHQ
唔……那我只好努力設計情節了,為了留住玄依而努力XD

至於回應寫在一起……
其實我有在中間多空兩行哦!(誰知道啊
……我除了楔子【?】那篇外目前兩章都不覺得沉重【遠。
我明明記得我偏好的是輕鬆類型啊_(:3』ㄥ)_
不過這章文風有點魔性……或者說我看得有點魔性【?】。
看到巖冽寫作那一段超想吐嘈的咳咳。
以及白梨答應合作的那段……恩、怎麼說呢,大概有點感覺是轉折太快吧。
然後為什麼我覺得白梨可能有點雙重人格w【#

接著雨天你的那個問題嘛……我不會讀不下去。
不過我現在真的很好奇接下來的情節發展w完全跟我預測的大相逕庭哈哈哈~

淺見見諒。

行者

這是一種在沉重中鑲入歡樂的故事嗎www
最後面太好笑了XDDD
期待續集w
行者 唷
這個嘛、您的喜歡是小弟繼續寫作的原動力XD

巖冽簡單來說是笨蛋啦!(被打
白梨答應合作那裡……有機會的話我可能會加上一點關於白梨的表情動作敘述吧,自己重看了幾次之後發現只透過紀嵐的那句話帶不太出憤怒
然後思考很久就是思考很久哈哈哈完全不想說她思考了什麼
白梨就是一個明明很可愛但是又傲嬌著不想表現出可愛的笨蛋(?

讀得下去好啊~
哈哈哈我繼續努力設計情節w

貓貓貓貓貓~
是的沒錯我努力散播歡樂散播愛XD
有讓人笑真是太好了XDDDD
謝謝期待w
紀嵐這角色有點勾起我的興趣了 (歪頭望)

題外話 : ....那個 每次看完都會想到紀曉嵐 (掩面)(遭踹飛)

不忍說其實我自己也是會想到紀曉嵐……(欸?

為什麼開始對紀嵐有興趣了?
明明他的事蹟都還沒開始XDDDD
因為看下來紀嵐是心思最內斂的那一個

脫離不了紀曉嵐了嗎XDD 中毒已深(倒地


那就好好期待吧XDDDDDD

紀嵐會回應你的
或者紀曉嵐會回應你的(x
嚴冽根本惡霸XD
期待續集噢噢噢
好耶被期待了XD

巖冽惡霸哈哈哈
之後還要洗白XDDDDD(?

隔好久才出的哈哈哈哈哈
欠稿欠太多一下子不知道要先還哪一個啊
更了www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