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愛就是犧牲
一種祭祀的過程

於是我把心宰殺了
呈上桌充作供品
但你不吃
只來了一群訕笑的蒼蠅

明知禱告你是聽不見的
聽見了也不會回
卻還是一拜再拜,屢站屢拜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拜了



寒鴉.

共 8 則回應

有人說,代表著是一種的心態說法罷了
當我們認其為一種祭祀過程
我們變成了可笑的等待者

訕笑的蒼蠅
一拜再拜,屢站屢拜、屢戰屢敗
真的很心酸

覺得寫得很好
期待你的其他文章


玄依
在我看到的那一篇文章裡
他談到他母親總是以自己的犧牲來證明愛
長大以後變得對愛感到畏怯
不願輕易去愛


最近我在思索的問題
關於等待的意義
我不能說等待都是可笑的

至少對我來說那是讓情感沉澱與清晰的必須過程


感謝你的閱讀


鴉.
嗚...可能是我表達不清楚
我並不是說 等待 這個舉動是可笑的
只是當一個念頭一個想法轉變的時候
等待可能會變成 可笑 的
這種想發通常都是從自身出發的

等待 也就像你所說的是個沉澱的過程
等待 於我而言,是一種希冀和期待


玄依
內容嚴肅,卻又有點詼諧,
有一種蔓延的惆悵感,
宛如遲遲無人應答的回聲。

淺見請諒。
—似夜
確實如妳所述

等待有時候會突然變得可笑
通常是渴望變得太強烈的時候
會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一樣

但隔了一段時間以後還是覺得等待是好的



每次對你的評論我都很難回應(笑

大概就是這樣吧
無人應答,也可能是答案不是想要地所以就充耳不聞



鴉.
咦?
雖然我也有感覺,
您不太回應我,
但是是我回的很沒營養嗎?

—似夜
其實我經常打完回應以後又刪掉了

通常想說的已經在本文說完了
該解釋的部分你大多也都點到了
所以我就極其懶散的選擇不再多說

造成誤解真是抱歉
也向所有我沒有回應的朋友表示歉意

鴉.
哈哈哈,
突然覺得您很有趣XD

是不用特地道歉啦。

—似夜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