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仔,我腰不好,你能幫我撿一下嗎?」

  對方是一名看上去年過七十的老婆婆,彎腰駝背、頭髮般白,帶有老人斑的纖細四肢還不時顫抖,柔弱的模樣彷彿只要一陣風吹來、她便會就此摔倒。

  我看了一下她所指的地方,一枝鋼筆正靜靜躺在路上,雖不是萬寶龍那樣的名牌,但從其上的銹跡可看出、它也跟老婆婆一樣經歷過不算短的時光。我笑了笑,接著彎下腰去、拾起歸還。

  「謝謝、謝謝,這是我老伴留給我的,要真掉了可就傷腦筋囉!」

  雖然只是隨手幫個小忙,但老婆婆不斷道謝的模樣仍讓我今早的心情暖和不少。在簡單的道別之後,我朝著公司的方向大步向前,懷著日行一善之後的好心情準備上工。

  只是在同日下午,這好心情就隨著工作上的失誤打了折扣。

  「咦?我的鋼筆哩?」

  儘管我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翻遍了,那枝專門在簽約用的鋼筆卻怎麼也找不著,讓等待簽約的顧客是一臉霧水。雖說之後還是趕緊找了根原子筆解除危機,但鋼筆不見這種失誤、卻還是讓工作五年有餘的我不禁感到心灰意冷。

  隔天在同一個地點,我又遇到了那一位老婆婆。而她這次也用同樣慌忙的神情求助於我:

  「少年仔,真是不好意思,這次又得麻煩你了……你能幫我把地上的錢包撿起來嗎?我這不中用的腰是怎麼也彎不下去呀……」

  往下看去,一個陳舊的長皮夾正如老婆婆所言掉在地上。我沒有多想,連忙將之拾起、並還給對方。我還不忘拍個兩下,將上頭的灰塵給拍去。

  「謝謝、謝謝,還好是遇到了你呀!我真怕會不會有人撿起來就直接跑掉呢!」

  老婆婆和藹的笑容宛如陽光般溫暖,令我回想起小時候、帶我長大的奶奶也有著同樣的慈祥。揮手道別之後,我再次懷著好心情向公司快步而去。

  然而到了中午用餐時間,討人厭的事情又來了。

  「呃……錢包呢?」

  就這樣站在便利商店的櫃台前,我幾乎把公事包內所有東西全倒出來了,但就是沒看到我那裝著小朋友的黑皮好夥伴。要不是同事就在身旁,不然我今天中午可就要這麼餓過一餐。

  只不過在我嚼著三明治之餘,仍不免為這兩天的失誤陷入沉思。先是鋼筆、再來錢包,全都剛好跟早上那位老婆婆所掉的東西一樣……但如此詭異的巧合真有可能嗎?

  次日一早,我又遇到老婆婆了。

  「少年仔啊,真高興又見到你了!今天也能幫我撿一下嗎?」

  老婆婆一臉欣喜,簡直就像碰到了自己的金孫一樣高興;可是相較之下,我則是對這一次的相遇滿是恐懼。

  「就在你的腳邊,幫我撿一下吧?我這腰真的不大好受啊……」

  扶著牆邊,老婆婆不斷揉著自己的腰,讓人不禁感嘆歲月催人老。如果是平常我肯定義不容辭,說不定還會幫她把腰給揉一揉、讓她感到舒服些。可是現在的我別說幫忙撿東西了,而是滿腦子想著該如何拔腿就跑。

  因為老婆婆這一次掉的不是鋼筆、也不是錢包,而是她那滿是歉意的苦笑:老婆婆的腦袋就這麼在地上望著我。

  「少年仔,這一次也可以幫我個忙吧?」

  老婆婆問,隨著一字一句,她的頭顱也跟著微微晃動。眼見如此景象,我吞了吞口水。

  這一次,我試著選擇冷漠。


◆            ◆


共 1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