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以為是引號學長進來查看琉璃的狀況,但沒想到居然是早上接了任務出門的利亞學長跟冬夜學長。
「冬夜哥哥——」
原本被我扶住的琉璃,在看見來者,馬上跑過去。
欸,等等!
我跟本沒時間重新抓好她,但她的身體也無法負荷突然劇烈地行動,沒走幾步就整個人癱軟往地上跌去。
啊,不好了!
突然一道黑影整個包住跌倒的琉璃,讓她不至於摔到地上。
「去乖乖躺好,別這樣嚇我。摔傷了怎麼辦?」
是瞬間移動到琉璃身旁的冬夜學長。
他著急地說著,一把將琉璃抱起來。
還蠻厲害的,那麼短的時間可以開啟傳送陣。
「嗚......只是看到哥哥來,很開心嘛......」
被學長唸了一頓,琉璃像是小狗一樣垂下頭,乖乖地被抱回床上去。
「真是的......」
嘆了一口氣,冬夜學長對琉璃的無辜攻勢妥協了,坐在她床邊揉揉她的頭。
此時他臉上的溫柔笑容,真的很難把平常總是給人冷冰冰印象聯想在一起。
啊啦啊啦,看這個情況是不是應該要把空間留給這兩兄妹呢?
我輕輕拉拉在旁邊的利亞學長,悄悄地退出房間。

我跟利亞學長在醫院的小花園裡散步。
「不過學長你們這次的任務處理得好快,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走了一小段距離,我先開啟話題。
畢竟真的有些害羞,我始終都能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他牢牢握著。
我幾乎是被學長帶著走的。
「不簡單,但是因為我們都想趕快結束,就用最快的速度處理掉了。」
將我帶到一張長椅前坐下,他還是沒鬆開我的手。
「欸?為什麼?」
我記得他們兩個都是傾向把事情處理完美的吧?
通常速度不是應該跟細膩成反比?
「冬夜擔心琉璃,而我......」
突然,他有些強勢地讓我抬頭對上他那漂亮的褐色眼瞳。
「我想一直待在妳身邊。」

「原本我以為,只是要看不到妳兩天而已。可是才到中午,我就開始覺得煩躁了。」
將我納入懷裡,學長在我耳邊這樣說著。
他整個人從後面靠上我的頸窩,我甚至感覺到耳際傳來溫熱的麻癢感。
「可能是因為整顆心都懸著,只要一閒下來就希望能看到妳......」
收緊臂彎,他像是吃不到棉花糖的孩子一般,語氣裡滿是渴望。
他略長的褐髮隨著微蹭搔著我的脖子,彷彿是要讓我更加確定他的願望。
學長......
「我很喜歡曉莉,真的很喜歡、很喜歡......」
他挨著我的肩頭,語氣逐漸小了下去,最後甚至只剩下平穩的呼吸聲。
「我也很喜歡利亞學長喔。」
我笑著回應這個在我身上難得耍賴的大男孩。
靜靜等學長接話。
過了幾分鐘,他卻一句話也沒有再說。
嗯?
「利亞學長?」
我因為好奇,微微轉頭去看他。
這時才發現原來他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已經睡著了。
呵,好可愛......
看著難得發現的睡顏,我心中一暖、嘴角無法控制地揚起。
不過,這樣看來今天的任務很辛苦吧。
學長居然會直接在公共場合毫無防備地睡著。
我盡量放鬆,不要讓自己肩膀的肌肉太緊繃,這樣比較不會亂動吵到學長。
抬起頭,我突然發現落日是如此美麗。
霞輝映照著遠方的建築物,還把天空染成了暖橙。
同時,它也把我跟利亞學長的影子都拉得長長的,像是不見盡頭般。
最後,交纏在一起。

--在潛水鐘裡悠游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