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放一段臉書上打的話:

其實緣起只是我在臉書上發了一段靠北的對話,昨天寫到一半時,覺得自己這種為了一段腳掌,準備要練成一整個肢幹的作法實在是太累了,但又忍不住碎嘴的誘惑,寫得非常隨意,只是想把想罵的社會的或者是平常看到的奇葩現象一個個輪流罵一遍而已,大家請隨意。計畫是寫短短的就結束,雖然我已經先把想寫什麼都記起來了,但計劃總是趕不及變化,只能跟我自己說加油吧尚緯,我要朝著靠北界的奇行種邁進。
 
 
在中秋這天,秉持著月圓人團圓的精神,各路大大小小八萬一千種神仙與妖魔鬼怪齊聚仙魔谷,準備召開仙魔論道大會。這天來了各路大神與各路大妖,為了保持論道的公平性,也防止各位仙魔兩道的尖子一言不合就操起板凳互毆,特地請來了妖狐一族作為「搜狐側拍小組」做為全程跟拍的紀錄者兼主持人。說起這搜狐側拍小組,那就不得不提一下裡面的玉簡紀錄執行負責人——狐仙龔白釵,說白了就是做紀錄的,但他可是寫小說的一把好手哇,仙魔兩道中不知道有多少可歌可泣的神話傳奇是從他手中寫出來的。
 
在仙魔谷的中央,仙魔雙方的領袖各負擔了煉製論道台的一半材料,這論道台最讓人詬病的是明明只是個論道台,它卻選用了三界中最最堅硬的材料製作,搜狐側拍小組對此詢問了路過的雞妖的感想,雞妖在水鏡術面前先整了整自己的雞冠、順了順自己的毛,輕咳了兩聲暢暢嗓子後,以一種令人感到十分不協調的、像是拿指甲刮過琉璃沙面製成的法寶的、溫柔且小心的語調說:「對於這件事情,我不敢做任何評論,反正那都是上頭的旨意,我們跟著做就行了,提出什麼意見,小心晚上睡覺前,大王會出現在自家的床上。對了,這邊順便介紹一下我自己,年少有為,修行三百年已可幻化人身,平時翩翩有禮,床上粗野狂......欸你們別把鏡頭轉走啊,我還有很多話想說呢!」
 
龔白釵將水鏡術轉向自己,滿臉燦爛笑容像是剛剛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的說:「好的,謝謝路過的雞妖先生的意見,現在讓我們將視線轉移到論道大會的會場!」
 
水鏡術的畫面倏地移轉到了論道台上,龔白釵用更激昂、煽情的聲音開始介紹起這次參加仙魔論道大會的各路非人類們:「現在我們看到了從西邊的門出場的,是偉大的飛仙聯盟領袖賈門主萬年居士,他原本身為一隻修煉萬年的延壽龜,卻在修煉到最拔尖的時候,毅然決然放棄自己的修為,轉化為人身,從頭修行起,所以他最瞧不起那些用魔教功法,專走偏門的那些沒有大毅力的修士,賈門主曾在他的自傳《我的少龜時代》裡提起,他爲什麼要在升仙前,毅然放棄好不容易修煉出的仙氣,腳踢蓮台,手震蒼穹,就是因為他曾在他還是少龜的時候,就親眼看過一隻最最最低賤的小魚兒逆流而上的畫面,他為此深受感動,努力不懈,最後又修煉有成,成為一代宗師,讓我們掌聲鼓勵歡迎他的出場!」
 
賈萬年從西邊的門入場,他留著一縷長到幾乎拖地的鬍鬚,或許是從延壽龜轉生為人時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的關係,他身長八尺,換算成人界通用數值約莫等於185公分,脖子卻非常短,整個頭像是快要縮進衣服裡一般,配合上他的身高,就像是一隻龜正半露出一顆龜頭,人立而起,卻又偏偏長得十分儒雅,實在是非常獵奇,不知道是塞了多少好處給聯盟的各大門派才混到盟主這個非常需要形象的位置。
 
賈萬年抬起他的龜......對不起,他早已不是當年那隻青春粉嫩而純樸的龜了,而是經歷了時間的淘洗從蒼老的龜,進而成為一個被他人恥笑為王八人的人,他真正身為人之後才理解,當初窩在水中,就這麼做一隻清清白白的龜該有多好,只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他抬起他的頭,露出一絲微笑,揮了揮手和看台上的二三流仙魔們致意,輕輕地說了一句:
 
「謝謝大家今天都來參加這場盛會,我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這場仙魔論道大會一定會是場精彩且豐富的盛宴。今天看是我們人類將你們這些妖物都煉成丹藥跟法寶,還是你們這些魔教與精怪們將我們人類切片下酒蘸調料吃了!」
 
台上精怪一方頓時產生巨大噓聲的浪潮,一片垃圾如雲一般似潮水一樣朝台上襲來,皆被論道台強大的陣法給阻攔在外面,有一隻延壽龜在台上奮力地拍著欄杆大喊道:「賈萬年!你不得好死!我們龜妖一脈居然出了你這種吃裡扒外的廢物,你還記得萬年之前和你在溪水旁嬉鬧的母龜賈萬慈嗎,他就是被人類做成了占卜的法寶,結果你居然還成為人類的幫兇!」
 
賈萬年面露不屑,輕輕拍了拍自己道袍上不存在的灰塵,冷笑一聲說:「哼,我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唯唯諾諾碰到事情就會將頭縮入龜殼的賈萬年了,自從我離開我們賈萬一脈之後我就深刻感受到人類才是三界之中最強的霸主,精怪一脈是成不了氣候的,別的不說,這幾年的冬至,我都是吃著龜肉火鍋度過的,我不斷提醒自己,我絕對不要再回去當那頭弱小的龜,我要強大,我要和這老天爭一爭,我不服!我從小就沒服過!」賈萬年頓了一下,又低下頭說,「賈萬繁,看在我們是從小的朋友份上,我就不說了,我們已經回不去了。」一滴眼淚就落在論道台上,啪的一聲雖小,奈何周圍都是修為達標的人妖們,呃,我是指人們與妖們,這眼淚落地的聲音雖小,卻像是驚雷一般響在眾人妖的耳中。
 
台上無論是精怪一方或者修士一方都瞬間沉默,只有賈萬年藏在道袍裡的手偷偷地將剛剛拿出的崑崙山出品號稱純天然成分的天淨河水洗眼液塞回道袍的暗袋中。
 
龔白釵見到機不可失,馬上搶回場面控制權:「好的,讓我感謝我們偉大的飛仙聯盟盟主賈萬年的真情演說!我補充說明一下,各位先進們可以看到自己的位置前面都有一隻懸空的小法寶,那是我們論道大會主辦單位為了這次的大會專門煉製的一個小玩意,如果大家覺得賈盟主說的話您深感認同的話,您就按下去,賈盟主每獲得一票,就能夠收取三塊下品靈石,做為他個人的修煉花用。所以努力修練吧,修行界的各位,只要撐久了,就有你的位子,有了位子,你就輕鬆了!」
 
龔白釵舉起左手向左方比劃,用同樣激昂的聲音說,「現在,東面要出場的是我們精怪圈內最神秘的教主,有人說他是黑夜的玫瑰,也有人說他是熾熱的三昧真火,他曾說過自己是神獸的後裔,也曾說過自己是陰魔的化身,他對一切殘忍,卻又對一切慈悲,他是誰?讓我們歡迎——金翼妖王,笑師太!」
 
笑師太從東邊的門走進論道台,他一襲深黑色的海青,頭上戴著一頂青灰色的小圓帽,手上拿著一柄用星辰隕鐵為主體,萬年塵絲樹的塵絲做成塵尾的拂塵,慢悠悠地走到台中央,他一開口大家就愣了:「哎呦,你這軟了上萬年的老王八以為自己嗑了藥就能硬起來啦,你什麼德性大家鬥了這麼多年還不清楚嗎?把你道袍暗袋裡面的天淨河水洗眼液拿出來吧,哼,丟人現眼。」
 
賈萬年立馬站起,怒斥:「妖尼姑,你說什麼!」
 
笑師太笑笑地說:「怎麼,說中你心事生氣啦?要我說幾次都行,你這老王八別以為嗑了藥就能硬起來,你在我眼中永遠都是那萬年前硬不起來的老烏龜。」
 
賈萬年一怒之下,便將自己的本命法寶乾坤龜甲祭出,運起法力便往妖尼姑......不,是笑師太身上砸去。
 
說起賈萬年修行實屬不易,他從精怪類轉生為人類後,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對於人類世界的各種嘗試知之甚微,他如大多數人類一般,赤裸裸地來到這個世界上,露著他的......那啥四處遊歷,某天被一個小村莊裡賣麵的小村姑當成流氓拿掃把往重點用力搗鼓了一頓之後,他才發現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實在是太渺小了。
 
在他還是龜妖的時候,他致力於擴展自己的本命洞府,也就是他身上背著的龜殼。雖然賈萬年並不擅交際,但他非常擅長操作仙魔聯合貿易市場的交易,他每天就躲在自己的龜殼中,透過互聯儀操作交易,賺取足夠的資金,最後終於將他的龜甲擴展為天級上品上的洞府,換句人類世界的話來說,他就是隻萬年足不出戶的尼特王者龜。
 
意識到自己的短板之後,賈萬年就一直努力著,他依靠著原先修行的知識,硬生生地殺出一條血路。將自己褪下的龜殼做為法寶,開始鍛鍊著自己的體魄,原本他都要絕望了,卻在那成為人類後特別重點的......鞭被小村姑用力搗鼓了一頓之後悟通了自己的道,他只沒有跟人類世界的中的武林傳奇東方不敗一樣拿著繡花針戰鬥,反其道而行,什麼都大、什麼都粗、什麼都硬!拿的武器越大越好,用的法寶越硬越棒!這種方法居然讓他在這條險惡的修道途中,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
 
不過後來江湖傳言,只要在他面前提到軟、沒用之類的詞彙,他就會馬上失去理智。
 
笑師太看他將龜殼砸過來,冷笑一聲舉起自己的拂塵往朝著自己砸來的龜殼拂去:「你真以為自己的龜殼有多強有多硬嗎?哼!」只見龜殼一被拂塵碰到就開始繞起圈圈,只見笑師太手臂一抽一甩,龜殼已更快的速度往賈萬年飛回去。
 
眨眼之間只聽見一聲巨響,龜殼硬生生地插在賈萬年面前一尺之處。賈萬年冷笑一聲,手指輕輕一勾,便看見龜殼浮起,縮小飛進他掌心。
 
龔白釵藉機又說了一句:「唉呀我們的論道大會才剛開始就摩擦出星星點點的火花,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大會的營運本部有小醫仙駐會看診,不管是打廢了、打殘了,只要能留口氣,保證你橫躺著進去,直挺挺出來。機會難得,大家可以去找小醫仙聊聊,拿些藥,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吃心安也行啊,反正一切開銷都會由仙魔聯合會的修士保險健康管理所負責支出。大家再看看論道台上,剛剛被賈盟主的法寶所打出的一個洞,現在也已經自動修復完成,我在這邊必須跟大家說這都是崑崙山上最有名的禁制賣場,萬陣樓所負責製造、維護的,在大會進行期間,和他們下訂單,每一萬下品靈石有一千的折扣,買越多,賺越多喔!」
 
笑師太撇了撇嘴,小聲說道,「呿,不知道這惡劣的嘴砲妖拿了人家多少好處才把廣告打成這樣。那小醫仙綽號閻王的左手治一個死一個,那完全是橫躺著進去,把你裝箱埋了的主啊。萬陣樓更混蛋,我洞府上次給萬陣樓修繕,結果每到雷雨天整個洞府都通電,誰還住得下去。」
 
人類修士一方的台上,青雲派的頭牌,哦不,是首席弟子正在和他的師傅對話:「師父,難怪我問您說為何只是論道,這論道台卻要選最最堅硬的材料,你只是笑著叫我看下去就知道了。難道每次論道時大家都是一言不合就打起來嗎?」
 
青雲派的掌門人碧清真人,修士間最出名的老好人,雖然很熟悉他的人總是叫他老賤人。他手中端著一盞茶,看著台上的狀況,和他的弟子說:「論道是假,消耗那些飛仙盟、萬妖窟每年用不完的經費是真,那麼多靈石擺在那邊,年度結算之後要是沒用到就要全部充公,那還不如製造一點娛樂節目出來,安撫天下那麼多空虛寂寞覺得冷的修士與吃飽沒事幹的精怪們。而且因為論道常常都會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原因,每年的論道台都要做的跟金剛不壞琉璃盞一樣堅固。」
 
另外一方妖魔陣營的台上,修煉了三千五百餘年的海蛇妖六寶道人看著論道台上的狀況,趕緊接通了通訊陣,跟自家娘子說:「娘子,你吃飽了沒,我看今年的論道大會應該頗有看頭的,光看今年是笑師太負責掠陣就值得一看,這仙魔論道大會已經無聊了幾十年了,機會難得,快來看熱鬧啊!」 
 
就這樣,這一屆的仙魔論道大會,就在各方懷揣著心事,以及想看熱鬧的圍觀黨們的關注下,拉開了序幕。
 
當然這一切都跟此時吃好睡好、或在議事堂捶桌翻桌噴水、或質疑他人是否有特殊性關係,又或者是跳出來說自己沒有龍陽之癖,又或是每天總想著如何騙取經費、又或者說要拿水柱拿探照燈去照那些可憐的流浪者、又或是整天吃飽沒事幹只想看人吵架的眾多芸芸眾生們,一、點、屁、關、係、都、沒、有。
 
-待續

共 3 則回應

0
wwwwww
文筆還不錯啊~
而且真的有種既視感


0
等續集xdd
0
腦中一直出現醬油的廣告歌啊==|||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