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的牆壁,沒有窗戶的房間,我在這裡生活了好多年。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忽然間我就出現在這裡,我找不到出口,我找不到人說話。三餐定時送來,我沒得選擇要吃什麼,連飲用水都備好好定時又定量。
  我在這個小小的房間生活了好久,也許一年,也許兩年,也許更久。(房間看不見太陽,一片白晝,我只能估計時間。)我如同被人豢養的家畜一般,除了吃下被送進來的食物跟水之外,其餘的時間我只能看著白色的牆面發呆,以及睡覺。
  漸漸的,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如同被制約般麻木的一口一口塞下食物,一口一口的吞下飲水。我失去了記憶,我忘記了外頭的天空是什麼顏色,忘記了外頭的草木該是什麼樣子的。我在一片慘白的世界中漸漸變得慘白,在一片寂靜中忘記了如何發出聲音,我忘記了,我是誰。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一片寂靜一片悄然,我靜靜的坐在食物送進來的小小入口,等待著下次的進食,我的雙腳漸漸失去行動的能力,與大地合為一體;我的聲帶逐漸失去功能,與喉嚨肌肉交織在一起;我的手漸漸退化,最後連食物都無送進嘴裡。
  我在這一片慘白中靜靜等待生命的流逝。突然!白牆碎裂,一道身影從中慢慢出現。那是一個漂浮在空中奇怪生物。
  「你想飛嗎?」他如是問。
  我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因為我已經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了……。


----陸修皓

共 2 則回應

馴化的單聲調,通過許多封閉建築物、顏色的意象展開,從符號的意義逐漸遭受瓦解,想飛一詞指涉虛無,人本與體制的衝突,失去真我。蠻有存在主義的味道。

-Pamuk
B1 解釋完了~大神XD
我剛剛只看了一下就去忙了,不過我覺得值得看所以存起來有空了再看XD
只能說,明明是沒有東西可以描述的場景,妳卻把這種意象寫得這麼深刻..
彷彿真的被關住了><
感謝你貼出你的作品~學到了什麼呢XD

luxury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