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冬景已經悄悄上了點春妝,也許真的是太久沒有出門透透氣了,那有些過份的暖意,讓瑟縮在袖裡的皮膚都稍稍的感到刺痛起來......而此時也只能抿著嘴唇,拉拉衣襬好讓裹身上的衣物再更緊實些,面對那渴望著肌膚之親的艷陽,心底多少還是有點不安與抗拒的矜持。

  好天氣再怎麼難能可貴,不能夠有與之相襯的景物,或是無法適時地和旅人的心情交疊呼應著,就只是個再平凡也不過的日子,任憑歲月消磨。頭頂著不再是微溫的燥熱,腳踏著隨揚起的沙塵微微泛著蒸氣的柏油路,漫無目的的步伐是如此的沉重…...只知此時的自己大概又迷路了,正想要咕噥著眼前遭遇的種種不滿,心思卻默默地飄向了遠方…...

  那是個濃霧籠罩的清晨,在山林裡,我踏著輕快的腳步,絲毫不畏懼眼前四散漂泊的霧會把自己帶向何方。在一片接著一片的乳白色裡,偶而與人錯身,偶而穿過一陣蟲鳴鳥叫,偶而在迷濛之中停下腳步,聆聽著森林獨有的呼吸韻律…...不知又過了多久,已被朝霧沾濕的臉龐上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微笑──映入眼簾的,是在宛若白色蠟筆輕輕粉刷其上,仍依稀可見的一座瀑布。

  像是在巍峨的山壁上開了一道裂口,不間斷的泉水就這麼從裂口流出,飛濺而下。一面青綠的水潭包容著點點而落的激情,再緩緩把積蓄的能量析出、分散,無止盡似的把瀑泉的生命延至遠方。剎那之間,我除了獨佔美景的驚嘆,同時也興起了一股破壞的慾望,想要打破此刻的寧靜,亦或是,搗毀此地的美景。望了望四周,撇開手上拿來拍照的手機不談,沒有什麼能夠驚擾這座瀑布的事物,連顆能投入潭中掀起波紋的小石子都沒有。輕輕嘆了口氣,我倚著欄杆,和彷彿就著麼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它對望著,想像著那道裂口隨時間的推移愈變愈大,直到有天撐破了山壁,全數傾瀉而下,在最後一絲泉水流盡之後,留下滿地的碎石……腦海中不斷重複著類似的幻滅場景,直至輕撫雙頰的的微風帶來下一批客人,我才轉身離去……

  回到現在,突然覺得身子一冷,定下心來才發現,這股涼意,是被汗水浸濕的內衫貼著身體受風所造成的。「是啊,現在就這麼放棄還太早了呢。」我微笑著勉勵自己,重新邁開因陷入沉思而停下的腳步,繼續尋找著今次旅途的終點。

  一個能使人駐足於此的地方,一個讓人想深深烙印在腦中的地方,一個讓人更想就這樣徹底遺忘的地方,不管是因為它的完美,還是因為它完美背後的破滅。


-------我是分隔線-------

算是狄卡的詩文首PO吧...(回文不算的話)看到在改徵散文就打消寫新詩的念頭了XD

只是還是脫離不了心情散文的範疇就是> < 感覺不小心就會被歸類到心情類了...QQ
還不是個好寫手 總之不吝指教囉~~

-獍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