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點就GG了!」幸運趕上了末班公車的我,暗自這樣慶祝著。就像普通的高中生一樣,剛結束了課後的補習,卻因為家裡有些偏遠,往往得與公車上演這樣掙扎的追逐秀。

我是黃大銘,有著平凡的瀏海,平凡的身高,平凡的體重。
差強人意的成績以及讓早餐店阿姨很愛叫我帥哥的外表。

唯一不平凡的是,我跟金恩博士一樣,我們都有一個夢。

一個,成為武林高手的夢。

翻開補習班的講義,全是我剛剛幻想出來一套全新的武俠故事。
裡頭的主角是高貴富二代,愛好女色,風流倜儻。一日在青樓花天酒地之時,父親的仇家忽然殺出,在千鈞一髮之際,他被妓院老鴇救出,才得知家人已全遭殺害,老鴇受主角父親臨終之託,決定授予他絕世武功,接著要他去找尋京城四大名妓而學習四大名技,得以向幕後黑手討回公道的優質大戲。

「要女人有女人,要帥哥有帥哥,要武功又有武功,我根本就是天才啊哈哈哈哈哈哈。」我開懷的笑著,笑到公車司機廣播叫我小聲點,我才發現我又把內心的話說出來了,真是超丟臉。

公車上晃來晃去,晃的我看的都累了,於是我就這樣慢慢睡去。

「師傅!!!!!師傅!!!!!!!」在夢中,我看到一個男孩在一個女人旁邊哭喊。女人嘴角溢血,看來是差不多了。
「孩兒......記得......為師說過的......快去.......」女人手一癱軟,話還沒說完便斷氣了。
「師傅!!!!!!!!!!!!!!!!!!!」看著男孩的哭天喊地,我不得不覺得眼前這畫面實在是太八點檔了,矯情做作到了極點。
「師傅,孩兒必定找尋四大名妓,勤苦練功,得以為了家人以及師父報仇!!!!!!!!!!!!」
四大名妓?找妓女練功是要練什麼功?太下流了吧哈哈哈哈哈,這到底是什麼爛劇情啊?

欸........等等...........
這不是我小說的劇情嗎!?

「同學起床了。」原來公車已經開回總站了,公車司機搖醒了我,這時我才將口水擦擦趕緊下車。
「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啊小弟弟....真是的.......」公車司機抱怨後便關起車門。

對啊 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啊?這星期第三次了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斷的思考著這問題。
明明該下車的那站離總站有著一段距離,但我最近卻常常睡過去,直到司機叫我,甚至有一次還睡到尿出來,搞的司機差點打電話到我家跟我媽告狀,實在太丟臉了。

「救命啊!!!!!!!」銳利的求救聲,劃破了這慘白的月。
往前一看,這才發現前方一名老太太,正在和一位黑衣男子拉扯皮包。這分明是遭搶劫了!
正直如我的高中生,立刻衝上前去,直接對這個黑衣男子展現我幻想已久的飛踢!
能有這樣正大光明使用這絕技的良好時機,怎能不把握呢?

「阿嬤我來了!!!」我衝了過去,小腿爆筋,隨即縱身一躍,我的腳直直升起,似乎在半空中畫出了最完美的半圓,兩手直直往後伸,態勢根本就像是個玩世不恭的武林高手啊!

但可能是因為我在跳起的那瞬間,腳忽然拐了一下,讓我飛行的方向完全跑掉了,因此,我的腳直直的落向阿嬤,阿嬤應聲倒地昏倒,獨留我和黑衣男子兩人相互目瞪口呆。

「幹!!!!!!!!!!!!!!!!!!!!!!!!!!!!!!!!!!!!」一個很高中生的哭喊,從我的口中發出。
「謝啦!」黑衣男子見狀,拔腿就跑。
就在我困擾著我的假釋金該籌出多少的時候,忽然「蹦」的一聲,我轉身一看,黑衣男子全身爆筋,飛在半空中,他的腳直直升起,就這樣在空中畫出了.....好多好多個圓,然後又「蹦」的一聲落在地上,樣子就像是.......麥可被車撞飛落地的那個樣子。

原來他在穿越馬路逃逸的時候,一台車就這樣把黑衣男子撞飛。但碰巧的是,阿嬤的包包也被撞飛,卻好整以暇的落到了我的手上。

之後,路上有人目擊了黑衣男子被撞飛的這一切,急忙叫了警察與救護車,而在我也趁機把阿嬤背起,深怕她因為我必殺技而壽終正寢。
我原本想說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把阿嬤丟上救護車就沒事了,恕不知就在上救護車的時候,阿嬤突然醒來,並問了我的姓名與地址。
雖然很害怕她找我算帳,但身為正義有為的高中生,我還是據實以報了。

不過,我那成為絕響的一踢,似乎把阿嬤的記憶給消除了,她只記得我幫她打跑了黑衣男子 (雖然根本沒有),也記得我幫她把包包搶了回來 (其實也沒有),再加上她是立委的媽媽,於是我很意外的得到了一筆龐大的謝金,甚至獲頒了良好市民哈哈。

但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夜,我飛踢的弧度有多麼的完美。

雖然落點一點也不完美...................

----------------------------
新手呵呵

共 4 則回應

噗 太可愛了
看到“阿嬤我來了”忍不住噴笑
一秒想到愛麗絲
...對不起我實在太髒了(掩面

校瓜
B1 謝謝誇獎XD
B2 痾痾痾 這感覺 又~~~來~~~了~~~~~~
忍不住再來看一次呢!
--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