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聽人說過,如果在死前的一刻,只要腦海中一直浮現某個人的身影,就算是眼角膜被移植到別人的眼裡,那個身影仍會繼續透過它存在著。
那時的眼裡,只有妳。

想念若隱若現,雨後更是被洗得特別清晰。自從上次住院之後,自從辦了休學之後,自從熟識們不在跟我聯絡之後,這還是我這三年來第一次看見含苞待放的花兒呢!縱使只是仍在院區內的花園。是的,我是盲人,曾經。說到底,我是不幸的,因為血型稀有導致很少人的眼角膜能與我契合,只能瞎子摸象沉浸了三年的黑暗;我也是幸運的,短短三年就有符合條件的器官能移植到我的靈魂之窗。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移植之後的我,便不再是我了。

已經連續三個月了,整整九十又一天都是重複的夢境,次次都是同一個女人在哭訴、在抱怨,不可否認她的微笑很甜很甜,似如糖蜜一般的勾引著我。不!我根本不認識她,但我卻對她的個人喜惡都異常熟悉,對於她的一顰一笑都異常敏感,對於她內心想法的片刻閃爍都異常瞭解。異常的是,我根本不認識她,但對她的認識卻彷彿她是我的摯友,我的家人,有時候更彷若與我的靈魂相融無二。

於是,我愛上了她。有時候不禁認為所謂的夢才是真正的存在,醒來只是在夢中入寐。不知是錯覺還是怎麼,她的身影開始在我瞳中清晰,我開始沒日沒夜的將她的身影完美地描摹出來,我開始透過她的畫像尋找著夢中情人,我開始因為一個女人而遺棄了自我。

俗話說的好,不如說的妙,她,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看著她的臉書,原來竟然是系上的學姊,只是看著她的文章,似乎....她的現任....抑或是前任男友似乎前陣子才因為車禍身亡。

似乎....
...
有機會。


假文青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