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本來把這些話,都寫在日記本裡。
有些網友鼓勵我,可以多看看其他書,或是寫寫日記之類的。儘管我們已經有了保持距離的共識,但是有些話有些事,過去了就會是過去了,而我不希望我會有遺憾。
現在,我想告訴你。

-----
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 天氣陰轉雨

一、

一個月的時間,能改變甚麼?
其實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若是對於過去的我而言,一個月的時間恍若昨日,如風過水無痕般,沒有甚麼改變。但是,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一個月的時間,足以撼動某些事。
撼動甚麼呢?認識一個人、失去一個人、改變對一個人的信任度、對一個人動心、對一個人無可奈何。這並不是我所習慣的速度,面對人與人之間,我總是不清楚該如何應付;甚至,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發現我並沒有學會,不過是原地打轉、徒勞無功罷了。
「還沒明白言語的鋒利,就急著傷害對方。」
我愣愣地看著這句話,似乎明白了些甚麼。這是閒來無事,從書櫃上拿的書,叫做《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這本書的作者,我認識,是個大了我十歲的,很可愛的女生,認識她時我才高一,想必現在走在路上,她也不會認得我吧!只是當我看著她的書時,卻跟我所見過的那個女生有著極大的差異。
那個活潑的女生竟然寫出那麼多,令我感到恐懼、恐懼到令人想尖叫的故事。她的心好黑暗,好孤獨,好寂寞,好像我。總要習慣這世界的可怖,但我比她還要可悲,我可悲到沒有勇氣報復前男友,不敢寫出自己內心可恥脆弱,甚至因為怕痛而不敢自殘,不會傷害別人卻也沒有勇氣傷害自己。
我愣愣地看著她的話,像是打破了玻璃似的,喀啷一聲就足以割傷全世界。我總是習慣在受傷了之後,躲進自己的世界,哭完了暗自決定下次不要再「這樣」。「這樣」又是怎樣呢?害怕他人的承諾、害怕欺騙、害怕隱瞞、害怕有人離開、……害怕!就是害怕!
我忘了,還有所謂真心。
只是強烈的不安全感和強烈的佔有慾(儘管我不願意承認,但是確實有這樣的情感),實在不容我細想。在真心相待的前提下,我用「無心之過」和「受過傷害」兩個理由來保護自己(其實是真的。是真的!請相信我。),卻不能包容他人的無心的語病,讓對方為我好的真心,因此受到傷害。
只是因為一句,「我不知道」或「我受過傷」。
我怎麼會這麼自私呢?

自作自受。
就是自作自受。如今被下達「禁足令」,禁止你不可以走進來,那不是物質上的軟禁,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去我所有想要去的地方;但如今,我卻有了一個不能踏足的地方。(昨天晚上家人大吵了起來,我躲在房間裡,不自覺的流淚;找不到重要的朋友,哪怕只有一個人也好,好想逃避這樣的現實,至少暫時。我不想待在家裡看著這一切,卻也明白出去的我,也不知何去何從。)
儘管那樣的保持距離是雙方的你情我願,我並沒有資格抱怨。我也知道這至多一周(也許見到了面後又繼續保持距離,或甚至根本沒辦法見面),卻默默告訴自己「至少直到那時,我就可以告訴他,我有多麼抱歉。」
我在逃。

二、

「時間,就像是一條河流似的。」
一句聽來非常八股的話忽然浮上心頭。
曾經對於愛情抱有期待和幻想,像個小孩子。有著強烈的好奇心,把那樣的心事當成一個天大的秘密,為此而洋洋得意、驕傲自滿,卻又不自禁的和朋友們有意無意的勾起,「你知道嗎?我知道一個你不知道的祕密喔!……」講完的當下卻又馬上後悔,並且用慌亂的眼神、興奮的心情,拜託對方別說出去。
其實,我不懂何謂人言可畏。
畢竟對我而言,交朋友本來首講真心,二講誠信。當我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和我不對盤時,我就會自動把這種人送出自己最核心的地方。那是一種經驗的學習,也是一種保護的機制。我總是說不出理由,為甚麼覺得這個人可以相信?這個人又不能相信?只是一種直覺,而這種直覺卻莫名的準確。至少,每次我忽略心裡不對盤的呼喚,繼續和對方當朋友,最後總是會失望。屢試不爽。
如今,我已經漸漸學會三緘其口,儘管偶爾還是會脫口而出。那樣的三緘其口,不為了任何理由,但似乎就只是,繼續活,任憑這些祕密在心裡開始腐敗、潰爛,像洗過的衣服般扭成一條條麻花,卻只是放在那邊,任憑它發皺發霉發臭。
可是這到底是秘密的問題?還是人心可怖令我鼓不起勇氣面對?我把自己當成醃菜任人踐踏,可是卻始終不懂這樣的八卦、這樣的道聽塗說、甚至是壞話,到底有何利弊?並不是我比較高尚,我不會講八卦,不會講壞話;而是那些壞話,是否適合告知給當事人聽?……你要說這是一種保護機制也可以,但是卻是保護自身、也是保護對方。但到底,那樣的八卦,對我到底有何價值?
我不懂。所以無時無刻想著,不如長眠不起吧!
因為不懂,因為無解,所以,逃!

-----

日記寫到這裡,我選擇了面對。
不像是日記一樣一直選擇逃,你說過要我學習面對。這一天下來,我看看雜誌、看看書、聽聽音樂、睡個午覺、彈個吉他、寫寫字、寫日記,我做了不少事情,也花了很多時間思考你講的話、和我自己對話。儘管一天的時間雖短,但是我卻做了很多很多事。當我找出答案時,實在是猶豫,我該不該跟你說呢?可是你都已經說要保持距離了,我這樣不是很白目嗎?我想了想,又煎熬又困惑。最後選擇了講出來。
因為,我不想逃避和你之間的問題。
我想承認我當時會這麼沮喪灰心,是因為你太多的附加條件讓我懷疑,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出去,只是假裝答應而開出那麼多條件,好讓我死心。所以,當你告訴我,其實你是真心地想守住你的承諾,並且為此壓力很大,我心裡既感動又感激。

我懂了,我錯了,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希望你可以原諒我。


-----
【後記】
這是一篇曾經寫給我喜歡的人的道歉信。
也不知道要放上甚麼來慶祝詩文版的開張,就決定翻出這篇了。
希望大家鞭小力點>___<



杯雨

共 4 則回應

0
「我愣愣地看著她的話,像是打破了玻璃似的,喀啷一聲就足以割傷全世界。」我很喜歡這句話。
雖然全文看起來有些許紊亂,但卻也傳遞了不少的情感,希望能再看到其他作品


事與願違
0
B1謝謝妳的指教>__<
因為那時候是感情很充沛想要寫道歉信給喜歡的人
但是感覺很紊亂但很想告訴對方

謝謝你:)
1
也喜歡這本書。
也欣賞你的文章
0
B3謝謝妳的支持
我也非常喜歡那本書!!!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