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周後,我出院了,醫生說我先在家休養,然後給他複診確定無礙後,才可以回到學校上課。臨走前,我特地去和護士阿姨以及護士妹妹告別,多虧有他們,我在醫院的三個禮拜才能夠舒舒服服的度過。
「阿姨,感謝妳的照顧。」我給她深深的一個大鞠躬。
「記得啊,別再飆車了,我可不想再看到你躺著進來。」阿姨摸摸我的頭,嘴巴還是不肯輕易放過我。
「不會啦!現在已經沒有人會逼我飆車了。」我苦笑,並轉向對著站在她旁邊的護士妹妹。「再見囉,以後有機會的話再來跟妳聊天,祝妳早日升上護理長啊。」
「哈,等我升上護理長,你也老摳摳了啦。」
我微笑,並舉起手來向她們揮手告別。「再見啦!我一輩子不會忘記妳們的。」
看到她們欣慰的表情,我才知道自己的痊癒是多麼神奇的事情,正如同主治醫生說過的一句話:「你大概是除了車廠人員和修車技師以外,唯一把巴士底盤看得那麼清楚還能活著的傢伙。」

離開醫院後,爸和媽馬上帶我回家,跨過他們準備好的火爐以及吃了碗豬腳麵線,終於,我的世界重見天日了,看著好久不見的床鋪以及海綿寶寶玩偶,我忽然有種重生的感覺。

雖然出院是如此的美好,但在我心中仍存在著一股壓迫感,從住院以來就從未消失的感覺。
大概是輕微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吧,我給了自己這樣一個註解。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夜晚,牆上所掛的時鐘吵得我難以入眠,在醫院加護病房所感受到的沉重低氣壓,竟從新聚集到我身上,我似圖放空自己,讓蕩漾的心獲得半刻平靜,房門底下露出一點的微光,它閃爍著,像是在呼叫什麼似的。
沒辦法,我抓起了放在書桌上的手機,打開臉書開始瀏覽。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人。

將通訊錄拉到小瑜的時候,我吞了口口水,這麼晚了打給她好嗎?

「反正她也在大白天吵醒過我。」當這個念頭閃入腦袋後,我毫無憂鬱的按下撥號。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電話那頭的聲音,使我有些驚訝。
不死心,我再打了一次。
一樣的回應,我將手機放下,又是一陣的放空。
「她是不是怎麼了?」我擔心著,怕她真的自殺死掉了。
想著想著,我竟然睡著了。

複診當天,醫生宣布我可以開始正常活動,也就是說重返久違校園,至於劇烈運動大約再半年後才可以進行。整整一個月的休養,讓我骨頭都快躺爛了,不過他說,這樣的恢復速度已經是個醫學界上的大奇蹟。

走出看診室,我在走廊上看著最新禽流感的防治海報,忽然一隻手點了下我的背。
「疑,你怎麼回來了?」原來是護士妹妹,她穿著便服,一副剛下班的樣子。
「我今天複診啊,跟妳說喔,醫生說我恢復的差不多了耶!」我轉身,滿臉笑容的看著她。
「恭喜耶!」護士妹妹拍拍我的肩。「好久不見了,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好啊!」我受寵若驚,想控制笑得合不起來的嘴,卻始終無法。

有別於院內的各項設施,這裡飄散的不是令人窒息的藥水味,而是的咖啡與人文所混合出來的藝文氣息。從前住院的時候我一次也沒來過,如果沒人說,我還真不知道醫院裡面有這麼間咖啡館。
攪拌著桌上的咖啡,看著奶泡隨著漩渦散開,又被拉成一條條白色的細線,比起之前在醫院裡給她換藥的情景,現在的我多了幾分緊張。

隨意聊了一陣子,我們扯東扯西,原來護士妹妹跟我一樣大,護專畢業考到證照後就來到這裡上班,我算是她見過的第一位年紀相仿的病人。在繁忙、壓力大的護士工作生活中,能有一個人每天短暫的聊聊天,對她也算是一種紓壓管道。

「知道嗎?其實你每次都超好笑,痛的哀哀叫,我都忍住笑意幫你換藥耶。」她綴了一口卡布奇諾,甜甜的微笑。
「真的很痛啦,尤其是膝蓋那個傷口,它讓我好幾次想把腿給砍斷。」我抗議。
「哈哈,對不起啦,我還是個新手嘛。」護士妹妹無辜又可愛的大眼睛,讓誰都無法不原諒她。
想到大眼睛,一個身影忽然射入我的腦中,她的面容慢慢的,從模糊變得清楚,嘴巴、鼻子、到那雙清澈的眼,我乍然想起。
「小瑜!」脫口而出,是他的名字。
「什麼?」
「妳記得李承皓來醫院的那天,在我病房的那女生嗎?」
「蛤?什麼李承皓?他有來醫院我怎麼不知道?」

我不禁傻住,眼睛睜的好大,難道是護士妹妹失憶了?

「就有一天妳來幫我換藥,我們三個還一起聊天啊,那個女生……」回過神來,我似圖繼續喚醒她的記憶。
「你在說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記錯了,搞不好當時是阿姨幫你換藥的喔。」
看來,她真的毫無印象,不要說是想起小瑜,對於那天發生的一切事情,對她來說都好像從不存在一樣。

根據我以前讀過的一些報導,過度的外部因素,比如說壓力,會使人得到精神分裂症。而其中陽性精神分裂症患可能會出現幻覺,從車禍住院到現在,一股沉悶的壓迫感確實在我胸口一直宣洩不去,難道我得到了精神疾病?或是我根本瘋了一個月,而不自覺?

不,我很確定,小瑜是存在的。

我相信,有些東西是就算是崩壞了也不會消失,我的感官不會出現如此離譜的失誤。

「那妳有聽過小瑜這個名字嗎?」我換個方式問起護士妹妹。
她沉思了一番,手指在桌上爬來爬去,忽然,散開了手掌往桌腳一拍。
「啊!我想起來了!」睜大了眼睛,她有些激動的說。「我記得那幾天的重傷病患只有一位名字裡有瑜,所以應該是簡曉瑜吧,她曾在加護病房住過幾天,你認識她?」
「恩,應該是她。」
「不對啊!她在你送來醫院的前一天,就已經過世了。」

不可言喻的驚訝驚訝在我腦袋裡膨脹、爆開,手中的湯池底不住地吸引力,滑落。
與小瑜相處的片段彷如電影的回朔鏡頭,快速且暴力的撕扯著我的內心,一股又一股的在胸腔內衝撞,終於,我再也止不住那即將炸裂的心臟,眼前一陣漆黑,身體失去重心,癱軟在椅子上。

再度睜開雙眼時,我已經躺在房間的床上,撫摸著異常脹痛的頭腦,我似圖讓喉嚨發出一些聲音,卻被嚴重的乾渴感強行阻止。
此時我心中出現了無數個疑惑,不僅是自己如何回家的,還有關於小瑜,她究竟是什麼人物。這些疑惑迫使我奮力爬起,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喝了幾口舒緩乾到快脹裂的喉嚨,我打開筆電,在搜尋引擎中輸入了簡曉瑜。
由於查到的網頁實在過於繁雜,於是我又將名字後輸入了我們所住的C大醫院。

謎底,應該就在這關鍵字的背後。

點閱了幾個毫無相關的網站後,我被一則新聞的標題給吸引住,強壓住不住顫抖的身體,我硬是點了進去。

慣性自殘女大生 C大醫院加護病房服藥自盡
【記者李鈞毅/台北報導】C大醫院驚傳病人服藥自盡的消息!前晚住進加護病房的簡姓女大生,於今日凌晨在C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服下二十顆安眠藥,病房人員發現時立即通知醫生,經過一小時的搶救仍回天乏術。張姓護理長表示,簡女是在無人注意時將安眠藥一口吞下,檢視監視錄影器,等到病房人員發現時,早已是服藥後四十分鐘。
據了解,該簡姓女大生在台北某國立大學就讀,在日記內自稱小瑜,課業中上,師長表示其個性乖巧、內向,少與同學互動,很多心事都寫在日記本裡。消息傳回班上,不少人表示驚訝。
醫院是否有疏失?
關於護理人員是否有照顧上的疏失,家屬提出強烈的質疑。簡姓大學生的叔叔表示,姪女正是因為自殘而被送進醫院,之前已有十次的紀錄,本屬應詳加注意照料的病患,家屬不能二十四小時待在身旁,醫院怎能放任姪女吞藥,而在如此長的時間後才發現異狀。
關於相關醫護人員的責任,檢調已介入調查,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李興憲表示,會就加護病房各方面的實務操作以及簡女的情況來詳加判定有無過失責任。而C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柯武祥則態度低調,僅強調一切尊重司法判決。

聯合日報提醒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沉默。
房間時鐘的秒針跳動聲彷如穿越了擴大器,又再次毫無阻礙的刺進我的耳朵,這次我沒有抗拒,任由它侵蝕我的耳膜。漸漸的,它越鑽越深,在無情肆虐完大腦後,開始往下擴散,胸腔、手臂、腹部、下肢,每當一個部位淪陷,那種發自靈魂最深處的悲鳴就立即湧入填滿。
潰堤,我的眼淚。

放聲大喊。
抓起手機和鑰匙,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地方可去。
壓車,甩尾,我不知道還剩多少時間,只能不斷的加速,在大台北街頭無神的狂飆,沒有熱血,沒有刺激,心中只有目的地的我,沒有任何飆車的快感。

我深刻的明白,這不是精神分裂症,不是我的幻想。
壓迫感、軌橘太陽、吸人的門板微光、畏懼死亡的心態,此時此刻全都有了解答,只差一個證明,一切的謎團全都能如水氣般散去。

「不好玩,我早就死了。」迴盪在我耳中的,是初次與小瑜見面,她那句匪夷所思的話。
「原來,妳早就跟我說了。」想到這,我更加肯定。
煞車,一個過彎,我將機車停在醫院對面的停車格裡,顧不得掉在地上的安全帽,我轉身直接衝入大廳,再硬生生擠入通往頂樓的電梯。

呼吸,快速的換氣,流動的空氣像是要把我的肺撐爆一樣。

有別於初次來到天台的景象,夜晚,不再有刺眼的陽光,取而代之的,是燦爛的星空。久沒奔跑的我,喘著氣,一手扶在門口的牆壁上。
大門一樣隨風撞擊著門閂,我小心翼翼地繞過地上各種管線,依稀中,一名女孩的歌聲從不遠處傳來。我慢慢地繞了過去,月光下,俐落的短髮、白皙的皮膚,歌聲的主人坐在女兒牆上,雙腳前後擺動,而口中輕哼著那熟悉的旋律。

「你來囉?我等你好久喔。」
一樣的牆角,一樣的對話,我徹底控制不住,上前緊抱住她,不停的擁吻。
「小瑜,我好想妳。」一陣激情,我停下來看著也是滿臉淚水的她。
「白癡小休!現在才來找我。」小瑜緊握住我的雙手,奇怪的,她的掌心竟是如此的溫暖。
「妳還真是我見過自殺最多次的女生。」我撥開她蓋住眼睛的頭髮,輕聲說。「為了瞭解妳,我花了好大的力氣。」
小瑜輕輕的揉著我的手,一抹微笑閃過她的臉頰,不再有詭異的笑容,此時的她不知比護士妹妹還甜上幾百倍。
「我都知道,你好聰明,真找到我是誰了。」

轉身,我們倆並肩靠在女兒牆上,看著滿城的閃爍的燈火,就這樣靜默了幾分鐘,一度,我真以為她是個活人,終究一切都太真實了,完全沒有虛幻的感覺。

「天上星空或人間煙火,你比較喜歡哪一種?」小瑜突如其然的這一句,把我給問傻了。
「星空吧,雖然遙不可及,卻是長久近乎永恆的存在,不像煙火,可觸可聞,卻稍縱即逝。」想了幾秒,我這樣回答。
「對你來說,我是星星還是煙火?」小瑜將嘴靠往我的耳朵,說了這句耳語。

轉頭,我也在她耳邊小小的聲的說:「星星。」

她滿意的笑了,接著將頭靠在我的肩上,我也往她移動了半步。我想,這個時光是要好好珍惜吧,或許以後就沒機會這樣聊天了。
「謝謝你,小休。」小瑜說。


再度睜開眼睛,我竟躺在加護病房,看了看手上插著的點滴針頭,我趕緊抓起床頭櫃上的手機。

四月二十五號,時間回到了當初住院的第六天。

我訝異的望著天花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忽的,我感覺到褲子口袋裡塞著東西。拿出來看,是一整齊對摺的信封。這突如其來的震撼,使我馬上拆開信封,拿出裡面的信紙。
從字跡上來看,是一名女孩留給我的信。


小休:
當你發現這封信的時候,一定很訝異吧!我叫簡曉瑜,也就是你所認識的小瑜。之前有很多事情一直不能跟你說,藉由這封信,我想把所有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
沒有錯,時光真的倒流了喔,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而我正躺在你的隔壁。不過,先別急著叫醒我。
跟你在新聞上看的一樣,我早就該在七天前自殺死掉了,不過由於你和我完成了一些事,現在那段時光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真正活著的我。七天前,我吃下了叔叔忘記帶走的一整罐安眠藥,不到半小時就過世了。後來,我到了天堂,一名像是天使的女孩問我為何要自殺,我就跟她說:「這個世界又沒有人注意我,喜歡我,真心愛著我,我哪來的存在的價值,就連在記者前面義憤填膺的叔叔,也只是盤算著醫院的賠償金而已。」
天使笑了笑,拍著我的頭,回答:「其實還是有在乎妳喜歡妳的人啊,你們就要碰面了呢!現在我在給妳一次活下去的機會,只要你們能真心的在乎彼此,妳自殺的時光就會被取消。」
起初,我不太相信天使說的話,又在醫院飄盪了好幾天,直到六天後,在加護病房看到沉睡中的你。我明白了,她說的是真的。
現在的我雖然復活了,但有關死掉後所有的記憶,包含遇到天使,遇到你的所有事情,都已經消失了喔,你可以選擇不拉開簾子,讓準備要吞安眠藥的我真正的死去。或是向我好好解釋這一切,並把這封信交給我看。
天使說,只要你好好解釋,我會想起來的。當然,如果你真的沒有意願跟我在一起,我不會怪你的,終究這樣讓的做法你的傷必須再痊癒一次,而且你幫我的已經夠多了。我真心感謝,能在生命的尾端遇到這樣的你。
小瑜

放下信,我發現胸口的鬱悶感已經完全消失了,靜靜的,一種舒適的感覺從心窩的位置開始蔓延至全身。那觸感,好溫暖,好舒服。

「原來,這就是我存在的目的。」一道親切的微光在簾子底下閃呀閃,我凝視著它,終於明白有關小瑜,一切的一切。

爬起來坐在床邊,我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隔在我們之間的簾子。



「嘿,隔壁的妳在嗎?」
「嗯?」
「我來了,妳要好好的活下去。」


中原小宥嘉

共 37 則回應

好看😍
中間有驚訝到,這個題材我喜歡!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很好看~~~推~~
好看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完當下想到等一個人咖啡的電影版...Orz
拜託再繼續創作吧!
超喜歡你的風格~

U.D.
為什麼我感覺我在(上)就看過(下)的內容了????那封信啊~@____@
中原人推推
B1 有朋友跟我反應劇情其實有點驚悚
B2 B3 B7 謝謝你們:)
B4 我沒看過等一個人咖啡的電影耶0.0
B5 好喔:)
B6 因為那時候還沒改成上下,是完整版的
感人推 !!!
喜歡這種詮釋手法
原PO加油
好棒
再稍加改編一些或許可以拍成電影喔
疑?
所以這是真的故事還是是創作啊OAO
B9 我的小說都是用這種手法來詮釋,盡量讓讀者身歷其境~
B10 我以前鄰居是李安的攝影師,拿給他看過,但沒有消息了:(
B11 這是創作,但後來我一位同學竟然說跟她的經歷好像
中間轉折有驚喜到:)

不過安眠藥沒這麼容易死的樣子……
認識的醫生說,要用安眠藥死的話,吃到撐死比較容易。

--Gourmet Race
B13 確實如此,安眠藥吃不太死人,但這是作品寫完以後才得知的訊息
好看耶推推> <
寫得好棒,看完雞皮疙瘩掉滿地呢!
幻想文?

B15 B16 謝謝:)
B17 這叫做小說
好看可是真的是有一點驚悚哈哈哈
喜歡這篇Q____Q

- Luci是吃貨
很有愛~
喜番
驚悚但好看!
好看!!
期待更多作品 : )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還以為是真實故事
看到時間回流才開始懷疑……

原PO寫得好好喔!
可以拍成微電影啦!!!

原本的B11
想到透明雜誌<3大推
超喜歡~~~~中原小宥嘉(筆記...
閱讀的時候腦中會出現小瑜的長相與聲音,寫得好棒!!推=//=
B19 B22 哈哈,好多人跟我反應這點,不然就是有壓迫感
B20 B21 B27 謝謝你們,有時間也看看我另一篇小說《臉》喔,雖然目前PO上來的(上)看不出什麼東西,但多數朋友看完給的評價比這篇好喔
B25 有機會,我也希望能影像化><
B26 確實是用他們的歌名當作我的小說名,當初這篇得獎洪申豪還按我讚><
B28 後來我遇到一個同學,形象和經歷跟小瑜超像,真的很神奇....
中間的轉折讓我好驚訝阿~~
還以為要變驚悚鬼故事我就要上一頁了XD
寫得好好 我看的時候也會有小瑜的長相跟聲音浮出來
謝謝你把這篇PO上來
我看得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