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風從天邊滑落至我的裙邊,再昂首呼嘯而過。無淵的夜空隨即衝出一束光芒,新的一年從璀璨亮光中炸裂而出。那一分鐘,我踮起腳尖在你耳旁輕聲說著:「我喜歡你。」

隨著春節的來臨,窗外的行道樹漸穿起了翠綠色的新衣。期待年假的心早已在校園渲染開來,結業式當天熱鬧的交談聲在教室流竄,卻透不進我和你的氛圍中。「寒假來了,又無法常見面了。而且日子好長喔!」我嬌嗔的說著。

「不會的,日與日的距離不過是那一分鐘而已。」你輕柔的拍著我的額頭。
「那接下來的二十三小時又五十九分鐘呢?」我不甘心的嘟起嘴追問著。
你還是一如往常,笑而不語。

日與日的距離的確不長,行道樹脫去舊衣,換上一整身的醒目火紅,蟬聲在教室裡恣意歌唱。我們一同跨過無數次日與日間隔的那一分鐘,時而歡笑,時而爭吵。我習慣了在新年的第一顆煙火,直達高空爆裂開後的一分鐘,踮起腳尖在你耳邊說著新年快樂。

「你聽到的第一聲祝福來自於我,也應該是我。」我甜甜的笑著,笑聲裡有著淺淺的驕傲。

驪歌悠然響起,即使相擁而泣仍要別離,慶祝的煙花在禮堂上空大肆綻放,亮光在同學們的頭頂朵朵盛開,眼矇裡有著璀璨的光。我只是透過遠方的小窗,看見了片片離散。

「我會等你回來。」我輕聲說著,埋進你的胸口任淚水滑落。遠處的風以銳利的鋒芒刮捲你的風衣和我的長髮。歡送的人群漸漸將我淹沒,最後只剩震耳欲聾的思念和你渺茫的背影。

這是近幾年最嚴峻的冬季,寒風直逼。兩旁的行道樹顯得突兀,也許是人們太害怕孤寂,硬是在這些冷清之中掛上幾顆孤傲的亮燈,任憑它們一閃一滅的笑著街道的人。

這是第一年沒有你的跨年夜,我在人潮湧擠之中佇立。你搬到了世界的另一頭,在台灣的落日後生活。再一分鐘……我低下頭,眼淚直墜在我的腕錶鏡面。逐漸模糊的雙眼使我無法清楚計算剩餘的秒數。我只是隨著舞台上的主持人、四周擁擠的路人,在口中喃喃的胡亂數著。「碰!」我聽見新年的第一聲煙花在夜空炸裂的聲音。接著的此起彼落聲響我已全然無知,只是發愣的低頭望著泥濘的草皮、望著浸濕的布鞋、望著曾經一同踏過的歲月。回過神再抬頭已是一片漆黑,一片漆黑好像不曾綻放過煙花似的,好像所有的璀璨都不曾璀璨過一樣的。我發愣的望著這片夜空,竟淺淺的笑了。

「我忽然明瞭一分鐘過後接下的二十三小時又五十九分鐘是什麼了。」我在心中悵然的對你說,「不過是煙花過後的黑夜和無以計量的……傷悲。」



------------
過年到處都聽得到煙火鞭炮聲
能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欣賞煙火是件幸福的事情



予言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