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正是秋末,倫敦魔術學院裡的樹木早已在枝上凝了層霜,這天氣簡直和剛剛才交出去的期中考考卷一樣,令人難以招架。
  
  冷風一吹,低溫挾帶著僅存的落葉以及些許廢紙在地上沙沙作響,人們也將脖子縮在厚重外套裡頭,如同無頭烏龜一般地緩慢走著。
  
  「哪一班的阿?才剛考完期中考成績就出來了?」
  
  狄和夏德正研究著一張剛才在學校廣場裡撿到的考卷,初級魔藥學原理,零分。
  
  「……古典魔藥原理這種課本早就該丟了!!就像傳統調配愛情藥水一樣,最重要的素材為在滿月時交配的蟾蜍卵……」走廊上,狄正念著其中一段被老師評為愚蠢的申論題。
  
  沒拿到分數也就算了,還被特地評上愚蠢,可想而知教授不是普通的憤怒。
  
  「不過依我的高見,現在這種東西早就已經不適用了!!」夏德接著替考零分的那傢伙唸出一段爆炸性發言:「與其拿蟾蜍卵,不如將愛情藥水分為男性用及女性用,男用的藥水裡面多加上一匙美女體液,而女性的則需要添加半匙鑽石粉末,當然如果太貴買不起鑽石粉末的話……阿,其實也只有那些沒錢的男人才會需要愛情藥水啦~總之沒鑽石粉的話,用燃燒後的美金餘灰效果應該也不錯。」
  
  「哇喔~」夏德不禁對膽敢在期中考卷這樣寫的傢伙肅然起敬。「這個人有點猛耶!!故意去跟自己學分過意不去,他一定有著平凡人沒有的勇氣。」
  
  「或者根本就是一個笨蛋。」狄看了看考卷上的名子,稱不上是秀麗的字體張狂地寫下一行字:大一黑魔術系,艾琳。「艾琳?!!該不會是那個剛入學就引起轟動的學妹吧?」
  
  「怎樣轟動?很正喔?」夏德搶過考卷,眼神中燃著從未有的熱情和活力,這個留著一頭金髮的青年從來只對美女有興趣,在魔法上的造詣卻只是一般般,不過他還是憑著無人能披敵的好口才以及演技從教授那騙到了足以升上高段班的學分。
  
  「當然不是,聽說他雖然長得不錯,不過還沒到那種能轟動的程度。」狄看了身旁的夥伴一眼:「怎麼?你有興趣喔?」
  
  「喔,沒啥興趣。」夏德眼神又回副一如往常的死氣沉沉,對手中的考卷也隨即失去了興趣。
  
  「……欸夏德你在幹嘛?」
  
  「嗯?折紙飛機阿~」
  
  「……喂!!你不要我一說她沒很正你就把人家的考卷拿來摺紙飛機好嗎?!!!!」狄啐了一聲:「嘖,真不知道當初怎麼會認識你這人品惡劣的傢伙耶!」
  
  「幹嘛這樣?你不知道紙飛機可是承載兒提夢想的崇高藝術嗎?」
  
  「喔。」
  
  「別句點我好嗎?」夏德端詳了手中剛完成的作品。「你覺得我現在把它射下去,剛好射到它主人的機率有多少?」
  
  「趨近於零吧?」狄和夏德現在正處在精靈殿堂三樓的走廊,正下方就學校廣場,眼皮下的人群熙熙攘攘,要剛好射中零分考卷的主人根本就是不可能。
  
  「哈哈這難說喔~」夏德掏出一根羽毛筆並在紙飛機的機翼上繪製精美的花紋。「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獨門魔術──天使的邂逅!!!」
  
  「……原來你魔陣學都在搞這個,難怪上次期中考你幾乎零分。」
  
  「哼哼,比起追尋那無趣的學分,我相信用我發明的這個魔陣才能拯救更多等著我去邂逅的女孩!!」
  
  「別了吧!!什麼天使的邂逅,你和天使根本是兩種完全不相似的物種阿~別人是帶來希望你是帶來白目和……白目。」狄似乎是除了白目這個評價之外再也找不出其他評價了。


--
TO BE CONTINUE...

雖然已經有三萬字的存貨了
但還是希望喜歡的話回一下哦
您的回文是我發帖的動力~

-桃園夜千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