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比較長,分上中下三篇。
-------------------------

歪七扭八的黑板字,嘎嘎作響的電風扇。
濕熱、鬱悶、帶有濃烈汗臭味的九月教室。

呼吸聲、講課聲、來自操場的吶喊聲。
對照之下,同學們異常的靜默,記憶中的喧囂談天,彷被強行消音的電視節目般,壓抑的毫無痕跡。

從視線延伸出去的,是灰白的牆壁,經歷了歷屆學生的愛戴,上面佈滿各式各樣的塗鴉,有原子筆畫的竹竿人、立可白寫的三字經還有五顏六色的愛情小語。

趴咑。

滴到桌面上的汗水將我拉回了課堂,揉了揉眼睛,大家還是都低著頭。每次看到這種情景,都是老師在講台上憤怒訓斥作弊同學的時候。然而,今天風和日麗、氣壓穩定,老師的臉上找不到絲毫的憤怒。

再度搓揉了雙眸,大家的臉竟消失了。

猛然,一股強而有力的衝動,讓我的雙腿奮力往地板一踱,鎖不住體內巨如洪流的能量,音波狠狠貫穿了喉嚨。

「啊……」
我雖極力壓抑,卻也持續嘶吼了三秒。身子忽然一軟,我又癱坐在椅子上。

意外、驚訝、無法理解。
沒‧有‧人‧理‧會‧我‧

放開被手掌捏皺的百褶裙,頭腦異常昏脹,我拿起桌上的水壺,試圖喝幾口水來緩解這疼痛。然而,手一滑,整個水壺就這樣掉到地上,看著滿地蔓延的水流,我呆了。
坐在隔壁的小惠面無表情的轉身,手伸進書包裡開始翻找衛生紙,以擦拭濺到桌腳的水滴。此時,我不經意的看到了她桌上的手機,裡面開著社群網站的app,上面顯明的po文讓我不得不注意。

「林諭欣發什麼神經?上課鬼吼鬼叫!!!」

林諭欣?這不就是我嗎?
拿出自己的手機,我趕緊點開了按讚人列表,沒想到,幾乎全班都對這篇po文表示贊同。

震驚的看著大家,偶然,有一兩個人抬頭喵了我幾眼,然後又將頭低了下去,對著手機滑來滑去。

此時,底下出現了一篇回文。
「哀呀 被她發現了 卓文惠妳死定囉~~~」
爾後,最令我感到訝異的回文出現了,是站在講台上的班導,她滑動著手中的iphone,也加入了這場鬧劇。
「同學小心點,現在快把課本翻到71頁。」

身體不自主的顫抖,我環顧四周,同學們依然低著頭,手機螢幕的亮光將他們的臉照的慘白。他們的肢體彷彿興奮的說著八卦,其他則是氣憤的談著不愉快的事情,更還有人比手畫腳開始自拍了起來。
唯一的共同點,他們似乎都帶著一張毫無表情的白色面具,看到不真實的五官。

一股恐懼感逐漸蔓延著我的身體,從腳趾漸漸往上爬升,大腿、腹部、胸部、脖子,最後來到了眼睛。
眼前一黑,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驟然倒下。記憶中的最後畫面,似乎就是身子前咖啡色的書桌了,我沉沉睡著,不顧一切的進入夢鄉。

原來都是夢,當時的我是這麼以為的。
再度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

世界變了,而且快得令人無法想像,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這將是多麼大的一場浩劫。

發出怪聲的窗戶,隨著風來回擺盪,床腳邊的小咪,喵喵叫的跟我討著牛奶。起床,刷牙洗臉,我換上制服,準備迎接新的一天高中生活。




擁擠的車潮、忙碌的行人、快速而不失秩序的步伐,早晨的台北街頭永遠是這般情景。趕上班、趕上學、趕著投入社會,然後花掉全身的精力。

都市人不都這樣過生活?

公車上,聽著音樂的女孩手指不斷滑動著她的手機,短短的五分鐘,她已經在社群網站裡按了六個讚。隔壁的上班族,也對著平板電腦輸入一行又一行的文字,看的出來,他正在使用聊天室跟同事抱怨老闆的人事調動。
偶爾,一兩台機車隨意竄出,司機緊急煞車並狂按喇叭,車上的乘客們也只是台看頭看了幾眼,又繼續低頭把玩著他們的科技產品。

什麼時候,低頭準備開會文件和背單字成了歷史鏡頭?
我納悶著,不禁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著它發著光的四吋螢幕,傳了封簡訊給我的男朋友。

「欸,放學要去哪?」
「不知道,我想回家玩電腦。」
「玩電腦?陪我去書店啦!」
「不行,我拍攝的照片還沒上傳給大家看,改天再去書店,好不好?」
「隨便你。」

將手機塞回背包,我不禁有些惱怒,有時候,我覺得他在社群網站上的名聲比在我心中的地位還重要。
「還不就那幾個讚,有那麼嚴重嗎?」我低聲抱怨。
「還真的很嚴重。」一道聲音忽然從身邊傳來,我轉頭環顧四周,發現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坐在椅子上的男學生。

我看著他,他也用他炯炯有神眼睛盯著我看。忽然,一陣劇烈的晃動,公車緊急煞車,所有的乘客都被往前拋了過去,男學生拉住了我的手,並讓我靠在他身上。
出車禍了,我們的車體硬生生地撞上一台闖紅燈的轎車,看著碎裂的擋風玻璃,我不經傻在原地,一時間不知該做些什麼。

「喀擦!」
「喀擦!」
「喀擦!」

時空靜止的幾秒後,車上的人如同機器人般,都拿出了手機,對著車禍畫面拍起照來,接著,又紛紛開啟社群網站APP,上傳、打卡、等待回應。

一名頭破血流的OL,也自拍了起來,並用程式加上了哭泣的卡通臉,她左手按壓著傷口,右手按下了分享鍵。
「出車禍了…好痛喔~哭哭」

下了車,發現圍觀的民眾也紛紛拿出手機,不僅如此,甚至還有汽機車違規停在路旁,他們都做著同一件事:對著毀損的公車頭不停地拍呀拍。

我和男學生並肩站在路旁,他雙手插在口袋,似笑非笑的觀看這一切。
突然,他轉頭問我:「你不拍嗎?少說也五六十個讚吧。」
「不用了,我不覺得這種事有什麼好分享的。」我回應。
他聳了聳肩,回答:「可是大家都在這麼做啊。」

此時,警車和救護車來了,他們急忙著擺放路障,並將傷者抬上擔架。男學生低頭對看了看我,輕聲說:「我叫謝政倫,妳以後一定會再和我見面。」語畢,轉身離了現場。
我看著他,心中滿是疑問,搭上下一班公車,再度踏向前往學校的路。



「林諭欣,妳知道嗎?妳上電視了耶!」一踏進教室,我的好姊妹小岱就跑著跟我大喊。
「是剛剛的車禍嗎?也太快了!」
「什麼車禍?不是啦!」小岱拿出手機,開啟了Youtube。「是妳上課突然大喊的影片被po到這裡,然後被新聞台拿去播報了。」

「一名相貌清純可愛的高中女學生,疑似上課太悶熱,竟忽然站起來大吼,班上同學還被嚇了一跳,紛紛東倒西歪。此影片才po上影音分享網一天,點閱率即破五萬,被網友評為最搞笑的課堂場景,至於片中大吼的女學生,則被封為『吶喊妹』………」

看著新聞畫面中的自己,我不禁又氣又好笑,此刻同學也圍了過來,對著我又大叫又歡呼的,讓我脹紅了臉,身子不知所措的微微顫抖。

「林諭欣,妳現在我是我們一姊了!」
「昨天臉書有多少人分享按讚妳知道嗎?好幾萬人耶!」
「出道、出道、出道!」

聽著他們的起鬨,我越來越慌,最後終於忍不住,大喊了一聲「唉唷!」並拉著小岱跑出教室。
「他們瘋了嗎?」我邊跑邊問小岱。
「沒有啊,妳是真的紅了。」她滿臉笑容地回答。
「但我不想這樣紅啊!」我大喊。

一路上,又有一些其他班的同學大聲地對我呼叫「吶喊妹」,甚至警衛養的校狗也是汪汪叫個不停,我們跑著跑著,最後衝進了老師辦公室。

「諭欣、岱慈,妳們有什麼事嗎?」站在飲水機前面準備泡茶的班導,看著氣喘吁吁的我們,說出她心中的疑問。
「這個……」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師,妳有看到林諭欣上的那個新聞嗎?」小岱插嘴。「她說她不想紅,所以躲到這裡避難了。」
「避難?」
「恩,因為全校的同學都在對林諭欣喊著她的新綽號。」

班導將裝好熱水的保溫瓶放回辦公桌,打開了放在桌上的筆記型電腦,點閱了一陣子,並指著螢幕說:「是這則新聞嗎?」
我看著自己大吼的臉,點點頭。
「諭欣,妳聽我說。這件事有點難處理,如果要教官在朝會的時候請同學不要過度反應,他們反而會更興奮、激動。」她轉過身來對我說。
我試圖想反駁些什麼,但話還沒從嘴裡發出,就被硬生生地給堵住了。班導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說:「先忍個幾天吧,我會先跟班上同學說的,也會去教官討論看看,我想等這個熱度減低,應該就沒事了。」

眼看沒有其他辦法,我向老師道了謝,和小岱一同離開了辦公室。
「吶喊妹!」
又是一聲討厭的呼喊,我摀住耳朵,快步走向合作社。

有別於小岱的草莓牛奶和奶油麵包,我的豆漿、飯糰熱量低多了,但令人納悶的,我明明每餐都吃得比她清淡,體重卻總是多她一公斤。

「妹妹,妳們今天考什麼啊?」合作社阿姨總是掛著笑容,和她認識的每一個學生寒暄。
「還是一樣啊,英文單字還有數學隨堂考。」我回答。
「妳們現在當學生還真累,想當初我們那年代沒幾個人念大學,高中畢業就好。」阿姨一邊找我零錢一邊說。「現在大學雖然好考,但好大學還是難呢,沒考上又找不太到好工作,真辛苦。」
「阿姨,諭欣現在更辛苦了,她變成明星了耶。」小岱笑嘻嘻地說。
「明星?妳去拍偶像劇喔?」
「不是啦,是Facebook啊,她在那上面好紅喔!」
「哈哈,那是你們年輕人的東西,我們歐巴桑不懂啦。」阿姨大笑。「不過有機會叫我孫子教教我,好像挺有趣的。」

「李岱慈,妳白癡喔?」出了合作社,我賞了小岱一個白眼。
「幹嘛生氣啊?現在大家不都喜歡在網路上爆紅嗎?」她還是不明白情況。
「妳喜歡,那給妳紅好不好?」我怒吼,拋下她獨自走回教室。

這一整天的學校生活,上課時不時有同學傳紙條給我,裡面不外乎寫了「啊~~~」、「吶喊妹」等文字,還有些加上了生動的表情符號,我每收到一張就塞一張進書包裡,完全不想開啟沒完沒了的傳遞輪迴。
每到下課,我就戴上耳機,避免外界聲音持續干擾我的心情,隨著音量越轉越大,我內在的不安與憤怒感也持續提升,終於,忍不住了,我拿起手機衝到走廊上,打給我那大概在玩手機的男朋友。

「喂?」果然,電話才響了大約兩聲,他就接了起來。
「欸,不管,你放學一定要陪我。」
「我不是跟妳說了嗎?我的網路相簿還沒整理好,我朋友等我一個禮拜了。」
「我心情很不好,你可以明天再弄嗎?」
「我明天會陪妳,好不好?我保證。」

掛上電話,我連聲再見都沒說,走回教室桌上的課本和考卷,然後通通塞進書包。

第一次,我想翹課。

隨便掰了個身體不舒服的理由,再加上我平常的優良紀錄,我向教官和班導請了假,直直地走出校門。
搭上公車,我閉上眼睛,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小姐,起來囉,終點站到了。」不知過了多久,一道溫柔的將我喚醒,我抬頭一看,竟然是早上車禍時拉住我的男學生。
「你怎麼也在這?你跟蹤我?你想幹嘛?」我驚訝地站起來,對他發出如連環珠的疑問。
男學生向後站了一步,臉上依然掛著他招牌的笑容,輕聲說:「妳先別激動,我只是碰巧在這裡上看到妳。而且,終點站到了,快下車吧。」
刷完了悠遊卡,我還是不解心中的困惑,又向他提出疑問:「那…你今天早上為何說會你我一定會再見面?」
「噢!那只是一種直覺啦,我們每天也都搭同一班公車上學,不是嗎?」
「這倒是真的。」我點頭表示贊同。

看著四周,我來到了一個陌生至極的地方,鹹鹹的氣味隨著海風飄來,岸邊的風沙來回飄動,天空和大海襯托著彼此的顏色。
「這裡是瑞芳。」男學生說,拿出相機向海岸拍了一張照。
「你也翹課喔?」我走向前。
「翹課?我可是公假出來的!我是校刊編輯,今天來這邊拍一些刊物要用的照片。」他回答,臉上掛著一絲驕傲。「妳呢?」
「我心情有點不好,所以想出來吹吹風。」我說著說,在堤防上坐了下來。

接著,他似乎不想理會我,拿著他的單眼「啪啪啪」的拍了好幾張照。白色的制服在陽光下格外刺眼,看著他架式十足的拆裝鏡頭,前後取景,我才想起來我那半吊子的男朋友,根本不懂攝影,還硬在臉書上自稱攝影達人。

「心情不好,妳該不會想跳海?」男學生攝影了一段時間後,將相機收入包包,慢步走過來。
「才沒有!我原本只是想去書店逛逛,沒想到睡著了。」我趕緊辯駁。
「哈哈,我想也是。」他大笑。「妳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我揉揉太陽穴,努力地從記憶擠出來:「謝…謝政倫?」
「答對了!妳好厲害。」他似乎很開心。「那我可以問妳的名字嗎?」
「我叫林諭欣,原本不想告訴你的,但我現在已經很有名了,我想認識我的不多你一個吧。」我沒好氣地回答。
「什麼意思?」謝政倫好像不知道那則新聞,他疑惑的搔頭。不過,看我一臉不想回答的樣子,臉上又堆回了笑容。「走,我知道一個地方,心情不好去那就對了。」

「哇!」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我,從來沒有看過這般的美景。
清澈見底的海水、碧藍到不行的天空還有漫天盤旋的海鷗,我不敢相信北部還有這般景色。
「我稱這裡為現實。」謝政倫說。「回到了城市,我們又得面對一張又一張虛偽、無情的臉。」

原來,謝政倫的爸爸正是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從小,他就生活在利益氣息濃厚的名門世家。家裡登門的親戚,不是發生困難要借錢,就是請求他爸爸安插個主任等級的職位。
「雖然那時候我還小,但我看的出來,他們虛假的笑容底下,都只是在互相算計而已。」謝政倫抬頭看著天空說。「我的爸媽每天忙著公事,沒有時間陪我,所以家裡除了管家,最親的就是我的那些科技產品。」
「所以,你才這麼會攝影?」我轉頭看著他,說真的,這輩子還沒看過真正的豪門貴族。
「攝影是上高中才學的,還稱不上熟練,要說我真正厲害的呢,莫過於電腦囉。」謝政倫的嘴角微微翹起,看的出來,他對於自己的電腦技術十分有自信。
「有空出來多聊聊吧,貴公子。」起身,我發現夕陽已漸漸降落,遠方的雲海被渲染成慵懶的橘紅色,而海面波光粼粼,金色的水花彷如魚鱗般來回跳動。
「走,回台北吧,再晚點太陽要下山了。」伸手牽住我的手掌,他輕輕使力,我就輕鬆地站了起來。

回程的公車,睡意又再度找上我,不知道為什麼,在謝政倫身旁,總是有股安全、可靠的感覺。隨著呼吸的節奏,我靜靜的閉上雙眼,什麼都沒想的睡著了。

再度睜開雙眼,剛好是到家的前一百公尺,我按了下車鈴,急急忙忙的趕到門口下車。而謝政倫,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概在前幾站下車了吧。」我心中默想,並快步走回家裡。

深夜,我打開了臉書,想看看我那男朋友到底po了什麼好照片,沒想到,才剛連上,就看到好友通知多達有五百多人,而收件夾也有一百多封訊息。裡面不外乎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甚至還有卡通少女圖案當作大頭貼,名字奇特的男子,留下了類似「妹妹妳好可愛喔,要不要當我女朋友啊?」的言論,擔心漏掉認識的人或重要訊息,我還是壓抑住噁心的情緒,一個個全部看完了。

不出我所料,真正認識的只有兩個國小同學,其他都是無聊男子居多,至於訊息,只有一篇來自李岱慈的道歉文。

此時,我的男朋友也發送了訊息給我。
「諭欣!快去看我的相簿,順便幫我按個讚!」
瞬間,一股暴戾的怒火衝上了我的腦袋,我的手幾乎就要往電腦槌打下去,將筆電的螢幕用力蓋下,我離開電腦桌,走回書桌打開厚厚的課本,試圖穩定情緒。

電話響了,每當我突然下線,他都會馬上打給我。
「諭欣,妳怎麼了?」
「你還敢問我怎麼了!你知道我今天心情有多差嗎?一回到家看不到你的安慰,就只是要我幫你按讚。」
「對不起嘛,我不知道你心情不好啊。」
「我早上就跟你說過了!你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那幾個讚真有那麼重要?就算你得到了幾百個幾千個又怎樣,你還是一個普通人,不會因此變明星知道嗎?」
「可是……我拍那些藝術照就是為了給大家看,按讚代表他們看過啊。」
「少來了,有多少人只是按個讚連看都不看啊?跟你說,我不想理你了!去跟你的好網友們玩吧!」

掛上電話,我立刻關機,除此之外還不夠,我連電池都拔了出來。

「神經病世界!」從抽屜拿出日記本,我用原子筆在上面寫了這五個大字。
到浴室洗了洗滿是汗水的臉,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內心不禁感到顫慄,我的臉竟脹紅的像蘋果一般,真的,好久沒有生這麼大的氣了。

回到房間,我二話不多說的躺在床上,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哀…」我嘆了口氣,想著或許睡一覺,一切就會變好了吧。

「天真!」遠方有股低沉的聲音這樣對我說。

不理會那個令人厭惡的聲音,我舉起右手對著天空擺了個中指,接著進入沉沉的夢鄉。

---------------
中原小宥嘉

共 3 則回應

0
未看先推小宥嘉

-Toki
0
哈哈哈看到校刊編輯公假出來就會心一笑
是說林諭欣這個名字我也寫過耶!
我是從補習班榜單上找名字的XD


粉紅陸行波波鳥
1
B1 謝謝><
B2 這是我看著臉書聊天室組合出來的名字ㄎㄎ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