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很直覺得,想抓住些什麼。
在台東時總抱怨吃的選擇太少,每次都吃著那些不怎麼好吃卻又差不多的東西。
今天在午後時分,把窗簾拉開,讓陽光灑在床畔的矮桌上。靜靜的躺著,才想起一個人在台東時也時常在這個時間這樣靜靜的感受空氣間的淡漠,和窗外偶爾行過的車聲。
然後我想起我在台東住過的每一個房間,到過的每一個地方。
想起了一個人孤單的走著廢棄的鐵軌,登上早已陳舊的月台。想起太平溪出海口的牛群,白鷺鷥拉開的雪白翅膀沉浸入潮水的豔瀲。想起望園飄進竹籬的山嵐,想起我最喜歡的那家便當店招牌排骨的味道。
那時的房間在二樓,窗外有一棵鳳凰樹。打開整片的落地窗,風吹起厚重的窗簾,讓陽光斜進室內木質的地板上,譜架上的樂譜被風翻頁,發出的沙沙聲。
好像,還少了妳的琴音。
總是這樣,在一個城市停留,習慣;再到了下一個城市,停留,習慣;再到……
最後,卻都只剩下想念。直到再次踏上,光從鞋底傳來的觸感就會讓我知道,這片土地曾深深的與我相濡以沫。
攤開手心,那些貌似抓不住或是抓得住的,皆已成詩。


-----------------------------
錦戶亮

共 4 則回應

記憶裡的城市,總是那個模樣,卻又不是那個模樣
詩遍城市的每個角落,悄悄收納在左心房處。
該不會你也跟我一樣迷戀城市 XD
我都迷戀別人的城市,自己的城市就......希望BRT趕快拆掉別擋路(喂
BRT 也算是城市風景啦~ 雖然有點中看不重用XD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