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作可能含有血腥、暴力場面。


  新春開出的第一炮,永遠都是紅的。那是一種傳統,一種移不了的風俗。
  沒錯,今年的新春,是紅的。
  那是怵目驚心的,血紅。

  「新聞快報:今天凌晨零點發生集體自殺事件」映在電視螢幕上的字樣很不真實。
  但窗外……
  包得緊緊的封鎖線,仍然封鎖不了籠罩大街、揮之不去的血腥味。
  她皺了一下眉頭,關上窗。把冷氣機當作抽風機開了使用。

  -

  自己一個人住需要打理很多事情,一旦忙碌起來,就很容易錯過一些消息。即時的資訊通常是透過新聞、報紙、網路等管道才能入手,但她今天自己用雙眼看見了報紙頭條。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報紙新聞的頭條。

  零晨一點,原本剛入睡的她被來往的車聲以及鳴笛聲吵醒。她本來就是不易入睡的人,被這麼一吵,更是完全失去了睡意。她起身,下意識地往聲源望去。

  映入眼簾的,是染成一片鮮紅的凱達格蘭大道。
  那是如此鮮艷而充滿刺激性的紅。多麼諷刺而充滿腐朽氣息的紅。
  只一眼,後腦便如同爬滿了蟻,鮮紅的視覺效果刺激著瞳孔一陣收縮,侵蝕著、咬噬著理智,身體則本能的因畏懼而縮了起來。

  那是對死亡的本能抗拒。

  原來死亡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

  儘管如此,她還是忍著全身的顫抖,爬到床上。
  睡吧,也許醒來以後就能夠發現這是一場夢。

  跟往常不同的是,這次她連胡思亂想的力氣都沒有。
  而這一覺,則成了她生平最安穩的一覺。

  -

  對一個有憂鬱症的人來說,世界是怎麼樣的呢?
  其實就跟常人無異,甚至只要他們不說,你就不會發現你身邊的誰有憂鬱症。

  但那是他們正常的時候。

  有時候,或許有理由,或甚至根本沒有理由,他們就是會陷入一種低落、一種恐慌。一個人的時候,就是會毫無來由地感到不安,陷入自己的胡思亂想。

  就像她一樣。

  她總是想著:死亡大概就是一個結束,一個解脫。
  她偶爾會不受控制的想著:要是誰誰誰死了就好了。
  她會在之後不停的想:為什麼我會這麼想呢……我真是一個糟糕的人……
  她甚至會這麼想:像我這麼糟糕的人根本不應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吧……
  她也有很小的機率這麼想:這都是生下我的人的錯。錯在他們生下了我,卻又棄我於不顧。

  她是孤兒,是年幼的犯罪未遂者,也是年幼的自殺未遂者。

  「六樓的高度……很容易就能摔死吧。」點起一根菸,她關上電視,目光落在那窗,還有那窗外。
  刷著地板的人很勤快。水流過地板的樣子似乎已經透著琉璃色的光。

  血色的血色的血色的血色的血色的畫面閃過腦海,她似乎還看見了屍體遍布的樣子。

  一瞬間畫面襲上腦海,她下意識的握緊雙拳,後腦彷彿被人揍了一拳似的,疼痛伴隨暈眩感炸了開來。

  也就那麼一瞬間。

  回過神來時,她只能大口大口貪婪地吸取氧氣。而當她感覺到右手傳來的一點燒灼感時,她才發現,手中的菸已經被自己捏的失去原先擁有的形狀。這讓她直覺的連想到死亡,和屍體。

  她厭惡地丟掉手中變形的菸,不再看,不再想。

  她需要有些東西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巧合的是,這時候她的電話響了。

  仿如救星。

  -

  「喂。」
  「哦你接電話了,謝天謝地……」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再熟悉不過的男聲。
  「我沒事,放心吧。」她總是這麼說。彷彿說了沒事,自己就可以沒事。
  「沒事就好……所以你知道了?」
  「昨晚鬧的很大。我不想談這個,可以嗎……?」

  電話那頭的男聲似乎有些擔心,卻還是轉移了話題。
  他是她的男朋友。
  在她的印象中,他是一個有點脆弱,也許需要人照顧的大男孩。但他總是在關鍵的時候能夠堅強起來,扛下諸多事端和責任,扛下脆弱的自己。
  他是她的一切。
  沒有了他……這件事,她從來不去想。
  她不知道想了之後,她還會剩下什麼。

  她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現在我在你家的樓下。」聊到一半,他突然這麼說。
  這嚇了她一跳:「你從台東趕來?」
  「是啊,給你一個驚喜,然後……」

  聽到這,她打開窗戶,空氣中那種淡淡的腥甜味讓她忍不住皺眉。然後她探頭出去。

  黑色的上衣,紅色的字樣……
  不,那是白色的字樣,只是被血染紅。
  他身上的上衣,和她昨晚看見的「屍體們」身上的衣服完全相同。
  而他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原本應該是亮銀色的刀。
  仿如手術刀。
  就是手術刀。

  六層樓的距離,有多遠?

  「然後……看你最後一面。」他的聲音仍然平穩,他的笑容仍然和藹而甜蜜。
  但,他的眼裡狂暴竄動著的,那種近乎絕望的瘋狂,卻直接而深刻的灌進了她的眼中、腦中。
  他放下拿著手機的左手,舉起右手,往喉頭劃了一刀。
  血液和生命就這樣傾瀉而出。
  他的眼神,從意志堅決的瘋狂,變成了虛弱掙扎,在最後,似乎笑了一下。

  她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看著他生命力流失而再也抬不了頭、再也無法站立而倒下。

  六層樓的距離,就這麼遠。

  現在她失去了一切。

  -

  六層樓的距離,有多遠?

  她問自己,聽著耳邊破風的聲音。

  大概,數到三吧。

  一、二、三。

  她睜開眼睛,看見了,過去自己愛著的人。現在則是一具屍體。

  距離眼睛,兩公分,鼻尖恰好可以碰觸到他。

  她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啊,這就是六層——

雨天

共 16 則回應

1
六層的距離…

和加速度(欸

還不錯的短篇…
1
看完這一篇,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為什麼”
是什麼樣的原因促成一連的鮮紅綻放
宛如排炮一般 一個接著一個 爆破
死亡是終點無可否認的對某些人是解脫
尤其一個憂鬱症的人 死亡是會傳染的
文中對於主角腦中的畫面描寫的很震撼
渲染力很大 讓人置身於那鮮紅之中
一個有點悲傷的故事 可是又是那麼理所當然
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描述


玄依
3
雨天,我喜歡這篇
用平靜的筆調描繪出死亡輕如鴻毛的一面
但又重重的將情感刻劃至讀者心中
這是很棒的一篇作品

小夜歌
4
已經事先看過就不多說了,
我只對你的題目表示深深的無言以及無言和無言。

-吃書的貓
1
好吧…
我沒有特別想說的...
唉,這故事很痛啊。

我要來認真考慮要不要改題目了啦
大過年的怎麼可以一堆血紅素呢~

吉岡
1
對於這種連筆調都在急速墜落的作品感到喜歡~

- Luci是吃貨
1
B1 掉了。(?
B2 是啊,為什麼呢?
文中我沒有刻意提到集體自殺的原因,被染紅的白字黑T上面的訴求在每個人心中都有。
或許你心中已經有答案也不一定。
然後還是不免俗地謝謝你喜歡XD
被喜歡的感覺超爽(欸你
B3 謝謝你喜歡~
也許因為我有病才會這麼寫吧HAHA
B4 我、我、我就不會取名字嘛QQ
B5 紅色是生命與直覺、以及熱情的顏色。
血紅素則是紅色之中最深刻、影響力最強的呢~
就拜託吉岡補HP了,不然本版失血過多XDDDD
B6 原來Luci喜歡刺激的(筆記(?
2
以前其實是ptt marvel版常駐人士XD
那邊有篇作品到現在還在富奸啊啊啊

- Luci是吃貨
1
這題目......還真是誤人子弟(誤
跟你的相比,我覺得我那篇奔騰偏向浪漫
你這篇則是淡定得不得了
感覺一切就是合情合理呀 太有病了XDDD

玳瑁貓
1
未看先猜雨天

1
很喜歡文中病病的感覺跟鋪陳,雖然看完之後我看著窗外凝望了很久XD
我家正好是六樓XD
總覺得從文章中感覺到風壓的速度


1
看到憂鬱症那邊寫得很貼切
像是他隨時就會窩在床角發作
不過題目實在XDD
1
好喜歡女孩接到男孩電話到看到男孩割喉自殺墜樓的那一段,
深刻的描寫是失去是多麼的痛苦,
痛苦到因此而墜樓~

俠客
0
B8 嘿我去翻了一下,好病態的版(x
看到紅鞋的第一反應是:主人是跳下去的。
B9 別再說題目了XDDDDDD
合情合理病入膏肓。這時候要說:病的不是我,是這世界病了!
未看先猜根本過分XD
六樓……其實我有懼高症(爆
B12
嘖嘖不留簽名檔。
隨時會發作啊,然後失眠。
結果睡得最好的那一晚是被嚇出來的哈哈哈……
就別再提題目了(中箭
B13
總結:六層樓的距離,有多遠呢?(x
1
你的開頭好吸引人XDD
雖然最後所有人都死光了
不過感覺不會有很扯或離譜的感覺

2
B15 謝謝你的讚美XD

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很脫序
也許這就是現在這個世界的某種樣貌吧
馬上回應搶第 1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