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mages
(其實這是櫻花哈哈哈魚目混珠一下XD)


1.
  我五歲以前的日子就是在這個鄉鎮度過的。

  坐在火車上,隨著與城市的距離愈來愈遙遠,窗外的景象也漸漸由高樓矮至平房,最後大片大片的田地映入眼簾,眩目的速度快得連視線也趕不上。火車時而輕微地晃動,鏗鏘鏗鏘的跫音與遠方漸白的天空令人昏昏欲睡。

  剛剛才看完的那本老舊故事書被擱在腿上,孩提時代奶奶常唸給我聽。以當時的年紀而言,這本書的內容過於繽紛,害我做了不少色彩鮮豔、劇情卻莫名其妙的夢。

  最清晰的一場夢是五歲那年做的。其實兒時記憶已經十分模糊,然而夢裡唯一的色彩與甜美的聲音,無論過了多久仍能清楚想起。過於清晰的景象讓我有陣子分不清那究竟是曾發生的事實或只是幻想,總是想著,那大概不過是場鮮明的夢。

  夏季,我與附近同齡的小孩一同到山上的樹林裡玩躲貓貓。整片山林中錯落著一畝畝茶樹田,我們便是沿著連結梯田的山中小徑不斷往上爬,再藏身於哪戶人家存放工具的農屋,或是梯田外圍的樹叢。

  對於才五六歲的小孩來說,將這個農鎮包圍住的山深得可怕,我們當時卻太過天真,從小跟著爺奶輩到梯田看施肥、灌溉、除草,自以為對山裡的形況瞭若指掌。

  坦白說一整座山頭要藏四、五個小蘿蔔頭根本不是難事,很快地視線範圍便沒了小伙伴們的蹤影。
「快出來啊──」

  我一面撥開(在當年對我而言)粗大的枝葉,四處找尋玩伴的身影,不知不覺走到不認識路的地方。山裡就是這樣,一個不小心就會踏上陌生的地界。當時的我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膽子繼續沿著小徑走下去,來到了過去從未發現過的圓形空地。

  「這裡是哪裡啊?喂──」

  我喊了幾聲,得不到任何回應。大家很安分地躲藏著,不讓我找到。

  這時,我的視線被空地中央的樹吸引住。那棵獨立樹立在空地中央,穩穩站著,樹幹不粗壯,一名成年男子正好能抱住它。樹皮的顏色相較之下深多了,有一根特別粗的樹枝從樹幹中間往右水平伸去,好像誰家的長椅一樣,至少能讓一個小孩趴臥,甚至可以再讓一名體重輕一點的女生上去。

  它唯一奇怪的地方是沒有綠葉妝點。禿裸的枝幹骨架寒酸交錯,上頭沒有任何鳥隻停駐。明明時值盛夏,卻落得嚴冬降臨似,在一片綠地間顯得格外鶴立雞群。

  遲疑一會,我好奇走近,沿著它繞了一圈,差點被一根突出土壤的根絆倒。伸出手撫摸它粗糙如爺爺的手的樹皮,枯硬又崎嶇的觸感,帶著一點點不易察覺的溫柔。我將耳朵貼在樹幹上,聆聽自樹木深處傳來的咚、咚、咚的聲響。

  好平靜。剎時間我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安穩睡去。

  突然間,一陣微風吹來,空氣裡多了股淡淡的花香味。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過了很久之後才明白那是春桃的味道。

  一朵不符時節的桃花落到頭頂上,順著髮絲滑下來。我愣愣望著躺在草葉間的粉紅小花,是哪裡冒出來的啊?

  「你吵醒我了。」

  耳邊驀然響起女孩的嗓音。帶有年齡相仿的稚音,語氣老成如成年女人。

  我反射性後退一步,仰起頭來。首先看見的是一雙白皙乾淨的腳,腳趾渾圓的弧度和肉色的指甲形狀一致,漂亮得像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右腳踝隨意頂著那根橫著長的樹枝,勻稱細緻的小腿藏在亮桃色的洋裝裙擺下。輕薄的洋裝看起來十分涼爽。

  我吃力地踮起腳尖往上瞧,一張甜美慵懶的面容正對著我,長長的黑髮散在雙臂側邊。一位約莫十、十一歲,體態輕盈的女孩子半坐半趴地在樹枝上,稍顯不悅地瞅著我。

  但是,她剛剛有在那裡嗎?

  這個問題是事後回想才發覺的。那時的我沒想這麼多。

  「妳是誰啊?」

  「這是我要問你的問題,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

  「你連幼稚園都不能讀不是嗎?小、鬼。」

  我頓時語塞,但仍理直氣壯地反駁:「我今年九月就要去讀了,到時候會住到大──城市裡去。」

  「喔。 真羨幕。」

  她敷衍地回應幾聲,打了個哈欠,淑女地以手遮著嘴。

  我皺起眉頭,還是不知道她的來歷,惱怒她不肯回答問題的態度。

  身後這時傳來同伴的喊叫聲,或許是看我久久找不到他們,乾脆自己跑出來找我。

  我回過頭往來的方向望了一眼,那個女孩子也聽見了喊我的聲音。

  「你朋友在叫你了喔。」

  「妳要不要一起玩?」

  似乎沒想到我會提出邀約,雙眸驚訝地微微睜大,搖搖頭,整個人趴伏到樹枝上。美麗的長髮自肩膀旁垂洩下來,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

  「我不是說了嗎,你吵醒我了。」見我不明所以的神情,她又補了一句:「春天時再來吧。」

  後方的小徑入口沙沙幾聲,同伴的聲音愈來愈近。我似懂非懂「喔」了一聲,想了想,拾起地上的花,往小路跑了幾步後,隔壁鄰居的兒子從樹叢後方走出來,半埋怨地迎接我。

  「你在幹麻啊?這麼久了還沒找到我們。」

  我賠罪地笑兩聲,跟在他身後,踏入那一片綠林前回頭看了眼,發現那個女孩不在樹上了。

  空氣裡依然飄盪淡淡的花味。


§


以前寫到一半就棄坑不寫的舊作 一直以來都沒什麼靈感把它補全
不過最近回了鄉下一趟又突然有些想法
決定找時間好好把它改寫一番ˊˇˋ

因為之前隨身碟弄丟的緣故 要把舊的檔案找回來還真是費了我一番功夫......
到之前出沒過的各大創作論壇慢慢複製貼上才把這些作品建檔ˊˋ
所以為了避免我再度把檔案弄丟 乾脆隨便開了一個部落格放作品哈哈哈
可能之後會慢慢寫一些生活雜記 剛好一舉兩得~~~~~~~
如果有人有興趣我再把網址放上來給大家 不過目前裡面什麼都沒有就是了XD




粉紅陸行波波鳥

共 24 則回應

神隱少女來的

遇到神隱少女的被神隱少女



...覺得照片像EX不給愛心惹

-Green
主角是男孩紙啦XDDDDDDDDDDDD

靠北XDDDD
對噗起讓你傷心惹


粉紅陸行波波鳥
乾~~~~~~是偶像波波鳥!!!!!!!!!!!!!!!!!!!!!!!!!!!!!!!!!!!!!!!
新年快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波波鳥的紅包
春天時再來吧。


好奇下次男孩會在什麼狀況之下回去呢

but
二段一行
遙遠的遙是不是錯了XD不小心看見XDD


喜歡~等續集!

雨天
偶像個頭啦哈哈哈哈誠惶誠恐誠惶誠恐害羞啦////
新年快樂~~~~~~~~~~~~

不給 哼

乾~~~~~~~~~~~~~~~~~~~~~~~~~~~


粉紅陸行波波鳥
波波鳥的圖文搭配都好有感覺噢ˊˇˋ
很有童話的感覺(?
女生是桃花的化身嗎
期待下集

可口奶滋
嘿嘿我很喜歡拿圖搭文或文搭圖
比起背景音樂 我覺得拿照片配閱讀更有味道

嗯嗯女孩紙是桃花
這是桃花少女與男人的故事( ´ ▽ ` )ノ


粉紅陸行波波鳥
波粉來報到~~~~
之後要給部落格喔我想看XD
覺得少女的反應好可愛
不過我一直以為主角是女孩子...

終陌
以為是女孩子+1
期待後面~

- Luci是吃貨
我有點猶豫耶因為部落格裡面有一些我的個資 email啊ig之類的
這樣會不會被狄卡認為是交換個資XDDD

到底為什麼會以為是女孩紙(扶牆)


粉紅陸行波波鳥
B12 是我該換眼鏡了嗎
哪裡有說是男孩阿OAO

-Green
桃花少女叫他「小鬼」耶!!!!!
有人會叫小妹妹「小鬼」嗎XDDDD
是語氣太像女生嗎ˊˋ 設定上是個溫文儒雅的男生啦ˊˋ


粉紅陸行波波鳥
可能是看到首圖被影響哈哈哈哈

- Luci是吃貨
sorry首圖是美膩的作者波波鳥(撥髮)


粉紅陸行波波鳥
覺得因為主角遇見了少女所以主角是男孩紙(這什麼判斷

可口奶滋
B14 我以為小鬼是沒有性別取向的暱稱耶
好吧仔細一看,分辨關鍵應該在「甚至可以再讓一名女生上去。」吧
(我猜的)

所以這是個還沒五歲的溫文儒雅男孩嗎
在那邊補設定XDD

...那頭短髮跟衣服STYLE QAQ

-Green
什麼邏輯XDDDDDDDDDDDDDDD
不過也是滿合理的啦 主角是女孩紙的話就會遇見桃花少年惹ˊˇˋ
啊決定第二部來寫桃花少年的故事(X)

是這樣嗎XDDDDDDDDDDDDDD
其實不是哈哈哈哈 關鍵字就是小鬼
原本的舊文有明確指出「身為一個男孩子被叫『小鬼』真是奇恥大辱」但是後來修掉惹

是沒五歲的小屁孩
長大後才會溫文儒雅XD
很喜歡這個主角的設定呢其實////

說不定我們兩個真的曾經......(X)
開玩笑der 我不是故意撞style讓你傷心難過的(掩面)


粉紅陸行波波鳥
我覺得你的文讓我有靈感了XDDD
一直想投稿 但是又沒靈感~~
看到你的森林和偶遇就「叮鈴」地出現畫面了~

文很棒 期待續集唷~~

玳瑁貓
靈感有時候都是這樣突然冒出來的呢
我也是某個週末在那樣的深山農鎮待了三天、過年回鄉下阿嬤家
才忽然之間對於故事中的森林與村鎮有了更鮮明的設定和畫面
自然而然新的靈感就跑出來了 現在正在腦海中慢慢醞釀更多劇情橋段ˊˇˋ

很高興可以幫妳找到靈感嘿嘿
謝謝喜歡~~~~


粉紅陸行波波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妳字裡行間充滿蝴蝶氣息耶......
桃花少女精怪跟萌呆男的故事啊,好可愛哈哈


酣末
真假我完全沒看過蝴蝶的作品耶XDDDD
我甚至沒有特別被她的題材吸引哈哈
在書店曾經稍微翻過 後來還是沒興趣(´・Д・)

什麼呆萌男主角啦XDDD


粉紅陸行波波鳥
part 2這邊走


粉紅陸行波波鳥
馬上回應搶第 2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