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h病了。

用力的把手機摔進抽屜深處後,深深的嘆了口氣。

要請假也不早點說,只有蠢蛋才會逞強,伊川煩躁的想著。

午休鈴響了。

卻莫名的,一點食慾也沒有。

進入福利社也只拿了包邊角被壓皺了的巧克力牛奶。

鐵灰色的雲用力的嵌入乳白色的天空 ,或許等會就要下雨了。

利樂包被吸得扁扁的,吸管因臼齒的磨咬而發出哀鳴。

伊川掏了掏空蕩的口袋,都忘了原來手機還在抽屜裡。

無奈的搔了搔頭髮,還是先回教室再說吧。

背上乾癟的書包,救出埋在抽屜內的手機。

伊川就這麼翹課了。

發了封簡訊給Josh,表示等等會去找他。

結尾仍不忘打上無聊的低級笑話,伊川笑著騎上腳踏車。

穿過商店街時,想起常常光顧的那間甜點店。

記得周末經過時,正在主打復刻商品。

好像是什麼法式千層來著,印象中兩人小時候曾經在點心時間吃過。

毫不猶豫的帶了兩塊走,錢包又空了。

小心翼翼的護著躺在車籃裡的蛋糕盒,伊川不敢騎快。

比平常多花了點時間才到,明明也不是多遠的路。

按了三、四次門鈴,仍然無人應答。

伊川碎念著聽不懂的粗話,不耐煩的掏出備份鑰匙開門。

將蛋糕放進冰箱後,端著兩杯熱水上樓。

一開房門發現那個笨蛋睡得不省人事,伊川苦笑著。

替Josh換上新的冷毛巾後,隨意的坐在床邊。

既然生病,那就好好休息吧。

溫柔的替Josh把被汗水浸濕而黏在額頭上的髮絲撥開,輕輕的落了一吻。

「早日康復,笨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