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降落在一片雨霧之中的河內,走下飛機艙口的階梯,小跑步著進了接駁的巴士,接著來到了等候辦理轉機手續的櫃檯。
原本向著台灣而去的颱風一個轉向,然後陰錯陽差的,我們正慶幸著因為離開了台灣能跟颱風擦身而過,它卻跟著我們到了越南。
於是我對河內的第一印象,是飄著細雨的。
因天候不佳,接待人員滿臉歉意的取消了城市導覽的旅遊行程,並將我們送往轉機的飯店。在飯店把行李放下後,雨勢間歇,我們於是走出飯店,決定就算淋著雨,也要體驗這個城市。
我們在飄著無邊絲雨的城市間穿行,經過了一些說不出名稱的古蹟,城樓什麼的,城門上巨大的窟窿懷疑是戰爭或後的痕跡。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看不到半個紅綠燈,車輛穿行著,不絕於耳的喇叭聲很難被習慣,這似乎也是這個國家的一種習慣。在混亂中有著一定的秩序,比起台灣紅燈停綠燈型的規律,這或許也是一種自在。
Post images
隨意找了個人多的路邊咖啡座,我們坐了下來。久聞越南咖啡的盛名,我們入鄉隨俗的找了間滿座的路邊咖啡,點了鄰桌客人喝的冰咖啡。商家熱情的,或許是因為我們外地人的身分,引來不少注目。簡陋的小店裡沒有甚麼高級的裝潢,就幾張矮凳子跟矮桌,純粹的越南風味。所有人都面朝馬路坐著,很像我在歐洲看見的咖啡廳,所有人都習慣坐在戶外,差別或許是:歐洲人喜歡曬著陽光,而這裡的人只是貪圖戶外微風帶來的沁涼。小小一杯黑咖啡,裝著近半杯的冰塊,這邊的人喝咖啡沒那麼講究,就是冰的或熱的黑咖啡,或許加點煉乳在搭上一杯冰開水,厚重卻又難以忘記的香氣,就是越南咖啡的神髓。
Post images
缺少事前的計畫,我們只能在旅館附近的地方信步閒晃。即使是如此,河內的魅力依舊不減,路邊抽著菸斗的小販,從來沒看過的路邊小吃,陳舊且雜亂的街道,不斷地讓我們有小小的驚喜。尤其食物實在太令人驚艷了,我們在路邊隨便亂買亂吃,居然沒有踩到過雷,無論是越南河粉或是較不出名字的水果,而且價錢低的令人印象深刻。
依照在國外旅行的經驗,往人多的地方走絕對不會錯。我們找到了一攤高朋滿座的路邊皮燒烤店,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叫了些菜。除了烤魷魚絲著實乾硬了點外,很驚喜的吃到了著名的越南酸肉,重點我還是到了法國聽民訴的老闆娘講起才知道那較酸肉。酸肉是一種包在蕉葉中的豬肉,加了香料後發酵發熱一個星期,吃的時候把蕉葉撥開,沾著辣醬吃,跟啤酒是絕配。
Post images
由於坐了許久的飛機,大家都累了。回到飯店後,晚上九點我一個人走到櫃檯,跟他說我要找這附近最好喝的咖啡。櫃台小姐推薦的咖啡並不遠,離飯店大概快800公尺的路。於是我漫步著,一面欣賞河內獨特的夜景,一面往目標的咖啡廳走去。或許是衣著與當地人落差頗大,在晚上也很賞當地人會在路上閒晃著,我明顯聚集了不少投以好奇的目光。來到了一間很有特色的咖啡廳,門口停著一輛巨大的紅色哈雷,有點像美國的酒吧,只是牆腳的神位讓我很難不去注意。經過了好一番溝通才點到了咖啡,照例是一杯冰開水。這裡的咖啡太濃了,沒有冰開水很難喝得下去,但是一口咖啡一口冰水,卻能很恰當地將咖啡稀釋在恰到好處的濃度,果然比早上喝的咖啡,香氣又更濃郁了一點。我跟其實英文跟我依樣破的店員隨口亂聊,隨後就慢慢走回了飯店。
回飯店的路上,還是飄著細雨。我看著路旁三倆的人群,和這個明顯易於我生活環境的景色,這就是異國。想著接下來的旅程,這些未知的,流動的記憶,讓我充滿了期待。
我在從河內往德國的13個小時的飛機上醒來,四周一片黑,旅客們因為調整著時差大都還在睡夢中。 我忽然想起過去旅行的那些日子,那些期待著出走,從這個地方到下一個地方;與陌生人比手劃腳的談天;在沒到過的餐廳吃著一道從沒見過卻異常美味的菜。 在入夜已深路燈照亮的石磚步道上踱著步伐。 自覺得流浪著從這個地方到那個地方,慢慢的讓這些、這些經過的一切,流動的時間,定格的畫面,慢慢慢的將我填滿。然後,就該來到終點。跟起點是同一個地方的終點。旅行就是一個不規則的圈。
流浪總是要走向終點的,沒有終點的流浪,就變成了逃亡。

-----------------------------------------------------

錦戶亮

共 2 則回應

1
圖文搭配彷彿身歷其境,真好耶
1
B1 哈哈 我把他當遊記在寫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