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閉的衣櫃鎖上紫色的衫、紫色的大衣。

套上Zara斗篷戴上帽,木門半掩但我已出了門,窄窄的巷未曾因雪而明亮一點,我們都撫著磚壁行走," Alex. "Adrian喊住我,試圖抓緊我的那雙手因為摸到無名指上的戒而鬆開。

" 好久不見。"
" 是很久。"
" 我有很多話想說,這幾年你跑哪去了?"
" 我回了臺灣 "瞥了錶,我促" 挑重要的講吧!"
" 你...變了很多...我... "
我很想說其實沒有,但我聽見自己的回答:
" 人總會變。"
在浪漫的法國我們吐不出一句羅曼蒂克,Adrian把他最後的寶藏留在了風裡,只是他不確定,他的財富是否有禁得起這場風暴的質量。

" je suis clean. "

後來我在回家之前遇見了毛帽的Nick,他在我的臉頰上留下了兩聲,說
" 這裡不是Lyon。"

S.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