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歛雙眸,長長的眼睫細細地顫,琥珀色的眸子專注地凝視著面前的畫布。修長的手握著vangogh 6號的圓頭畫筆,在原木色的調色盤上細心的混合顏料,他用著毫不遲疑顫抖的手在米白的畫布上描繪出那道自己心底永恆的傷疤。

──剎那。

是如此的喜歡那人用著低沉的嗓音喚著自己的模樣。微微上揚的眼眸溫柔瞇起,深黑的眸底承滿暖暖的溫和笑意,薄薄的唇是淺淺的櫻紅,總是那樣恰好的向上勾起完美的角度。

那樣的一張臉,純淨美好到令人心疼的撕心裂肺。擲著畫筆的手一筆、一筆的描繪出那人的模樣,柔軟而蓬亂的髮梢、溫柔微勾的眉眼、薄而多情的雙唇,那人的一切他是如此的熟悉,就算閉上眼睛,他也能毫無差錯的描繪出那人的模樣。他突然想起,那人曾經這樣的對自己說。

──嘛,一天中有24小時,24小時有30個須臾,1.2萬個彈指,24萬個瞬間,480萬個剎那。那麼,和你一起度過的每個時刻,都將是最美好的永久,剎那。

他已經記不清當時自己的反應了,但他卻是那樣清晰地記得,那人在說著這話時的模樣,如斯溫柔。

手中的畫筆一頓,他那樣輕的,笑了出來。

那樣久以前的事了呢,自己卻記的依舊清晰。很懷念、很懷念的啊,彼此都還只是個少年的時候,那些平凡卻又溫暖無比的日常,在他的心底刻下了永不抹滅的印象。
淺淺的嘆了聲,繼續了方才停止的動作,他以一種小心翼翼的姿態,用著無比眷戀的神情,悉心的畫著。

每一年的這個時候,他總是會畫下那人的模樣,他想記錄,記錄著只屬於彼此的剎那。

小小的畫室裡頭凌亂著他的作品,唯有那人的畫像,他總是小心翼翼的收藏起來,他從沒想過要讓那人看見這些畫。但,也許、也許等到彼此都成了白髮蒼蒼的老公公時,他會邀請那人到自己這小小的畫室,讓那人看看,自己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珍惜著彼此的過往。

少年時期的他們,是張狂的、曖昧的卻也是無比溫暖繾綣的。他是那樣熟悉那人長長的睫毛,專注的眼神以及唇角勾起的模樣,是那樣的想念著那人總是舒適的體溫和淡淡的清晰香氣,是那樣的想念著,彼此曾經晦澀難解的情感。

而眸色微微的沉。

他想起了那天,那人以一種憂傷愧疚的姿態走向自己,薄薄的唇緩緩的開闔,訴說著對他而言如此殘忍難懂的話語。

──剎那...我要結婚了。

深棕的眼眸蓄滿歉意,而那個當下的自己似乎只能靜靜地笑。

成了男人的伴郎,他只是淺笑輕輕地看著面前憂傷的男人,走向前,輕輕的,在男人唇邊落下了一個羽毛般的吻。而後他轉身,眼眶裡的溫熱濡濕了臉頰,但他依舊輕輕地笑著,如此心痛。

會是個溫婉聰慧的妻子吧。對方有張清秀乾淨的側臉,垂著眼睫的眸底卻閃著慧黠的光,站立在那人身旁時他悄悄地想。

看著那人和他的妻完成了結婚儀式,他跟著眾人起鬨的對新人們惡作劇,他始終是笑著的,胸腔裡的跳動,卻早已不會疼。
婚禮結束後,他開始了這張畫。

唇邊噙著淺淺的笑,他用著那樣溫柔的眼神,添上了最後一筆。

畫布裡的男人,笑的溫柔繾綣,眉眼春風的一如當年。

擱下手中的畫筆和調色盤,拿起準備許久的拆信刀,向著畫裡的男人,他以一種溫柔虔敬的姿態輕輕的吻著男人的唇角,而雙頰微微的濡濕。

哪,就停止在這個剎那吧,一如我的名字,一如你曾經的話語。

勾起淡淡的笑意,擲著拆信刀的手快速而俐落的畫過自己纖細的頸子,血噴如泉。

──哪,我留住了和你一起的剎那芳華。

vanovi

共 3 則回應

0
不!!!太揪心了QAQ
在過去剎那是如此美好,現在剎那卻成了不可承受之輕。
剎那、剎那,剎那鮮血渲染了曾經。

--酣末
0
唉唉唉
愛情讓人心碎

不過為甚麼要這樣子!QAQ

吉岡
0
欸你說,為什麼既視感如此深?

「我留住你了。」「你走了。」

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事情,就不論我現在喉頭有被劃一刀的刺痛感了。

雨天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