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先閱讀這兩篇:

第一次挑戰寫比較有涉及推理內容的作品,應該破綻連連吧XDDD還請輕力鞭我XDDD
其實只有快四千字,應該還是算在短篇啦,但是按照置頂的整理文,還是冠上長篇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有什麼意見也歡迎跟我交流 :3

---


現在氣溫攝氏十六度。
他用拳頭比劃了一下都市的光害之下此刻僅能看見的那顆星星,大概仰角六十度。
四吋的手機螢幕顯示她遲到五分鐘了。
到底在幹什麼呀,這傢伙……明明是她約自己出來的啊。
推理迷少年斜斜靠在校門邊,憂慮地盯著夜裡手中四吋的光明。
前座的少女在他收書包時用厚厚的教科書砸上他的桌子。
教科書的封面很新,感覺好像從來沒有被翻閱過。
距離期中考還有十天,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喂,發什麼呆,你有聽到我剛剛說到的話嗎?」
女孩眼裡寫著微微的慍怒,開始轉涼的天氣讓她的雙頰紅撲撲的。
「不好意思。」自己剛剛完全沒聽進去。
「真是的,」她甩動她那頭漂亮的深棕色長髮,「所以說那個檸檬派魔人的事情,你應該已經很清楚了吧?」
最近女孩每天進教室之後,都會在自己的抽屜裡找到檸檬派。
檸黃色的表皮、用巧克力液拉出的花紋、純白沒有標誌的紙袋,怎麼看都是普通的檸檬派。
據前座的女孩說,這檸檬派還算好吃。
而不管女孩多早來學校,檸檬派都已經躺在抽屜裡等待她到校。
這個禮拜他常常看著女孩在早於平常到校的時間趴在桌上小憩,桌子邊放著用紙袋包裝好的檸檬派。
因此女孩推斷,檸檬派應該在前一天就放在抽屜裡面了。

前天他陪翹了社團課程的女孩在教室裡待到警衛來趕人離校為止。
在這段時間除了和女孩同社團的學姐跑來找蹺課的她——她彎下腰躲進桌子下面,而他順口撒了個她身體不適的謊——以外,完全沒有人經過或是往教室裡東張西望。
他們沒有告訴別人臨時留下來的計劃,會每天留下來念書的同學也比他們還早離開。
昨天亦然,除了知道那個同學會在七點三十分離開,警衛會在八點開始巡視校園,八點五分經過他們教室之外一無所獲。
而今天,檸檬派仍然乖乖的躺在她的抽屜裡,一如往常。
「所以今天我們晚上來學校一趟吧!」她說,「檸檬派一定是在大家離校之後才放進我的抽屜的。」

於是自己就半被強迫性的與女孩約好八點在校門口集合。
為了不讓其他人,尤其是檸檬派的主人知道,詳細的時間地點都是用手機訊息聯絡。
那剛好是警衛離開警衛室去巡視,可以藉機偷溜進去的時間。
少年背靠著涼涼的牆面,仰望著冷清的天空。
「女孩子這種生物,是為愛而生的。」
女孩那天留了這張紙條給他,至今他仍不明白這段話的意思。
按照字面解讀,這段話簡直就像是在對自己告白。
但為什麼呢?那個性格暴戾,有時卻美得像是天使的女孩有什麼理由喜歡上自己?
自己明明是個毫無吸引力的人,和書裡那些有趣的角色不同,如果那女孩真的看了書就會明白。
女孩子真是難懂。
那個前座的女孩到底想對自己說什麼?
少年按開手機螢幕,八點十分了。
那個約自己來的女孩仍舊遲到中。

七點五十五分,太早到的女孩決定提前溜進教室。
待會再發條訊息給那個推理迷吧。
她趁警衛拉上校門的前一刻衝了進去。
「伯伯,我有東西忘了拿!很快就好!」
她在試圖阻止她的警衛走出警衛室前扔下這句話,迅速跑向自己的教室那棟大樓。
黑暗的教學大樓讓她有點害怕,她仔細地踩上階梯以免跌倒。
待會一定得順便告訴那傢伙小心一點。
爬上三樓之後,她看見自己的教室還是亮的。
難道還有人在嗎?
她握緊外套口袋裡的手機,朝教室走了過去。

八點十二分,女孩遲到十二分鐘了。
就在兩分鐘前,警衛已經回到警衛室,年過半百的微胖男子坐在大而舒適的椅子上滑手機。
他嘆了口氣,在腦內構思好最爛也最容易說服人的藉口後,走向警衛室。
「伯伯,我有東西忘了拿,麻煩你讓我進去一趟。」
警衛從手機螢幕抬起那雙眼袋很深的眼睛,「現在的學生哪,有夠健忘,東西放學的時候就該整理好,不要這樣添人家麻煩。」
雖然一邊嘮叨著,警衛還是從辦公桌上一疊文件夾子裡拿出讓門禁時間過後返校的同學簽名的簿子。
「剛剛有個女孩子也是,雖然門禁時間還沒到,但也不在本子上簽名就衝進去,現在還沒出來……」
女孩子?該不會是她吧?
那女孩至少應該知道要傳訊息告訴他自己已經進去了吧,如果說她已經隻身一人前往教室,但是十幾分鐘都沒有發任何訊息或打電話給他,那就相當令人擔憂了。
是被什麼事情阻礙了嗎?
他翻到簿子裡還有空位簽名的頁面,準備簽上自己名字的時候發現前一行的名字非常熟悉。
是那個每天都會留下來念書的同學,時間是……昨天晚上八點十五分。
再往前看一格,同樣的名字,同樣的時間,只是日期往回推了一天,他往回翻了幾頁,那個名字沒有再出現過。
「喂,不要亂翻之前的記錄啊。」警衛的聲音打亂他的思緒,「快點簽一簽,快點上去拿東西吧,真麻煩。」
推理迷少年腦中一片混亂,他在簿子上草草簽上自己的名字之後,跑向目標所在的教學大樓,他抬頭看了看。
教室的那個方向,看不到一點亮光。

「你還在呀,」是那個每天都會留下來念書的男同學,「今天待得真晚呢。」
男孩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是啊,離段考只剩十天了。」
「對哦。」少女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不那麼驚訝。
慘了,都沒念書。
「那麼妳這麼晚來學校做什麼呢?」男孩問。
少女走向自己的座位,「我來找我忘了拿的東西。」
男孩臉色瞬間變得有點慘白,「警衛快來了,如果不是重要的東西就明天再來拿吧,不然會挨罵的。」
「但就如你所說,段考快要到了,」女孩的手探進抽屜,「而且我已經找到了哦,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
純白的紙袋裝著的檸檬派。
「你知道是誰放的嗎?還是……就是你呢?」
啪地一聲,教室的燈光在男孩彈指之下熄滅。

八點六分,警衛的手電筒亮光剛掠過教室,往下一間教室前進。
少女的背貼在她座位附近冰冷的地上。
而她身上壓著另一個少年的身體。
「我說你也不用這樣吧……」少女試圖推開那個每天都會留下來念書的男孩子,「快點起來!喂!這樣被看到很不妙啊!」
男孩像是沒聽到她的聲音一般用手用力摀住她的嘴巴,她則開始踢腿反抗,男孩騰出一隻手壓制她,而她則張嘴咬下他的手掌。
男孩發出一聲悶悶的慘叫,而她用力往他的臉上揮了一巴掌,她使勁掙脫,往後方移動直到雙手能夠摸到自己的桌子為止。
趁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女孩撐著桌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她靠著自己的桌子大聲喘息。
女孩伸手抹去沾在下睫毛上的眼淚,他們相視無言,男孩趴坐在地上,漲紅的臉頰在無光的教室裡仍然清晰可見。
腦中一片混亂,不知道是不是剛剛撞到地板的緣故,後腦勺附近傳來陣陣的脹痛。
她忽然想起有個少年在校門口等他。
得趕快告訴他……那個在校門口等著自己的少年。
她從外套的口袋拿出手機,閃爍的提示燈告訴她那個少年傳了好幾通訊息,甚至撥了電話給她,但為了順利潛進校園,她早就關了靜音。
「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不好好告訴我送我檸檬派的原因就好了呢?」
她用顫抖的手指按著手機的觸控螢幕,淚水滴到螢幕上方,她努力用袖子擦乾模糊的手機螢幕。
「好好地用言語說清楚,不敢說的話,就寫張紙條放在袋子裡也可以。」女孩空出一隻手,用手背擦去再次奪眶而出的淚水,「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呢?」
「因為喜歡妳。」男孩像是在嘲笑什麼一般顫抖著身體,從散落一地的書本堆中站了起來。
女孩睜大了眼睛,用衣袖擦乾的手機螢幕顯示現在已經八點十二分。

推理迷少年以這輩子最快的速度爬著樓梯。
那個女孩究竟在哪裡?遇到了什麼事?
他多麼希望這一切只是她忘記傳訊息給自己,千萬不要出事,千萬不要出事啊。
少年往那間他熟悉的、每日都會進入的教室跑了過去。
「林以潔!」他用力推開教室的後門。
映入眼簾的是歪亂的桌椅、頹倒的書包、散亂的書本、倒臥在地上的那個每天留校的同學,還有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的她。
少年趕緊走過去,按著少女的肩膀。
「你總算來了啊……」她抬起頭,臉上掛著亂七八糟的淚痕,一臉疲憊,「我沒事,我很好,但他不太好……」
她指指桌上純白的紙袋,裡面一如往常裝著黃色的檸檬派,「是他放的哦。」
少女用雙手搭著他的肩膀,一臉倦怠的臉上硬是擠出一個笑容,將臉靠近他的耳邊。
「說因為喜歡我才放的,」女孩的聲音在他耳畔疲憊地喃喃,「想吃的話,給你吃吧。」
少年的眉頭一緊,「少囉唆,快走吧,有什麼話以後再說吧。」
女孩點點頭,「扶我。」
他聽話地將手繞過她的肩頭,撐住她耗盡力氣的身體,「那麼那傢伙呢?」
「叫警衛來吧。」她沒有回頭。

午餐時,她拉著推理迷少年走到通往頂樓的樓梯間。
「那傢伙果然今天請假了呢。」思考再三之後,他用這句話開了頭。
女孩點點頭,「我想也是。」
「他會轉班嗎?還是……呃,之類的。」
「誰知道啊。」
「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少年從便當裡夾起麵筋,稍微嗅了嗅後放進嘴裡嚼起來。
從他的角度,只能看見少女的側臉。
同班的男孩子因為不知道那幾天兩人什麼時候才會離開,於是決定在兩人離開之後才返校放檸檬派。
總是門禁時間離開的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警衛會開始巡視,所以兩天都在簿子上登記之後進入校園。
而昨天是恰巧中的恰巧,因為兩人沒有留校所以才讓那個男孩多留一會,確定兩人不會突然出現之後才離開,卻又撞上了決定提早進入校園的女孩。
「那,為什麼是檸檬派?」少年一邊嚼著麵筋一邊問。
「檸檬花的花語是什麼,你知道嗎?」她的語調冷靜得仿佛在敘述別人的故事一般,「是新鮮。」
因為新鮮,所以想要現在擁有你,那傢伙是這麼說的。
在敘述的過程中,女孩的眼神意外的堅定,她盯著地面上遙遠的一點,沒有動搖。
「最後他當然沒有得逞啦,」她瞇起眼笑了起來,轉過頭面向吃著麵筋的少年,「我把他狠狠揍了一頓哦!」
「這樣啊……。」少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女孩終於打開自己的便當盒,粉紅色的便當盒子裡裝著火腿蛋炒飯。
「是說,昨天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耶,之前都叫我欸啊喂的。」
「少囉唆啦。」少年又從便當裡夾起了一個麵筋,像是要躲開少女的視線一般用力地嚼。
「那,王奕安,你可以今天開始陪林以潔留下來唸書嗎?」
距離段考只剩九天,少年想起昨天放學時他看見的那本宛如全新的教科書。
「好啦,林以潔。」
坐在前座的林以潔,是悄悄偷走他的心的魔法少女。
魔法少女的請求,是不能隨便拒絕的。





- Luci是吃貨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