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的是日本名字orz
因為想表現有日本方言的感覺,所以裡面爺爺說的話會用台語來寫喔。
我有參考台灣閩南語常用字典,如果有用錯字的話還請跟我說。
為了通順,一律把中文版本寫在文末的註解,還請見諒<(_ _)>

---

我住的村莊裡有棵很大的樹。
樹的前方剛好是加賀爺爺的家,村裡的孩子們總是叫它加賀爺爺的樹。
獨居的加賀爺爺脾氣很差,孩子們是不許在樹下玩耍的,每當我們試圖靠近那個五人才能環抱的大樹時,加賀爺爺總會從屋裡一拐一拐的衝出來,揮著拐杖,用牙齒幾乎掉光的乾癟嘴巴嚷著有點難懂的方言,要我們趕快離開。
加賀爺爺是這個村莊裡的小孩共同的恐懼。
別的大樹的樹枝上或許綁著輪胎做的秋千,樹下也許擺著棋盤和板凳,有些小孩甚至會把裝著彈珠的玻璃罐找個樹洞藏起來。
只有加賀爺爺的樹孤零零的,無論樹上樹下都是一片冷清。
而脾氣奇差的加賀爺爺家也鮮少有人造訪,那棵大樹就這樣佇立在村莊裡,樹葉依然繁茂,但要是它會思考的話,一定覺得自己很孤單吧。

後來,不知道哪裡開始謠傳加賀爺爺的樹那裡聚集著幽靈。
記得這件事情是健太郎跟我說的,過了不久,全年級的孩子都知道加賀爺爺的樹那裡鬧鬼。
謠言越傳越誇張,連同班的秋子都說她聽過加賀爺爺的樹在夜半時分說話。
連成績最好的秋子都這麼說了,那好像沒有不信的理由。
所以大家曾經興趣缺缺的加賀爺爺的樹,又成了大家冒險的新地點。
雖然每次都被大吼大叫的加賀爺爺嚇個半死,大家仍樂此不疲,一放學就提著書包和便當盒鬼鬼祟祟地溜了過去。
今天我們也一如往常,在放學之後集結成大約五人的小群體,在帶頭的健太郎一聲令下,我們就偷偷摸摸地往加賀爺爺的樹那裡前進。
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懶得從屋裡跑出來了,加賀爺爺索性搬了張椅子坐在樹下,雖然雙眼微瞇,只露出一點點縫隙,乍看之下就快睡著了一樣,但看見我們這些小毛頭時還是很有精神的睜了開來。
「死囡仔!緊走!遮毋是予恁耍的所在!」*1加賀爺爺坐在藤椅上,使勁揮動手上的竹製拐杖。
最膽小的里美已經哇地一聲嚇哭了。
但是健太郎卻衝了過去,像是沒聽見一樣開始繞著樹跑,加賀爺爺氣急敗壞地扶著椅子站起來,踉踉蹌蹌地追著健太郎揮舞拐杖。
他甚至開始試圖攀爬加賀爺爺的樹,年老而不靈活的加賀爺爺只能吃力地用拐杖揮打健太郎,這時的我們也有點看不下去了。
「好了啦,健太郎,」秋子把雙手圈在嘴巴旁邊喊叫,「不要鬧了,快點下來!」
健太郎聽到秋子的叫喚後一個回頭,馬上被加賀爺爺拎著領子從樹枝上抓了下來。
「猴死囡仔,猶毋緊走?」*2氣喘吁吁的加賀爺爺狠狠打了健太郎一耳光。
「幹嘛打我呀!老頭子!」衝動的健太郎摀著紅通通的臉頰,眼眶含著淚大吼,「你的樹鬧鬼啦,還不快點砍掉!」
夠了啦,健太郎!孩子們著急的叫著。
但加賀爺爺剛剛還氣得發青的臉卻突然平靜了下來,他淡淡地看著他的樹,良久良久都不發一語。
「憨囡仔......」
過了很久,他才望著樹喃喃地說道:「彼是樹仔佇咧唱歌啊。」*3

健太郎被他媽媽一邊道歉一邊拎著耳朵提了回家,其他的孩子們一哄而散,我也拎著書包和便當盒緩緩地散步回家了。
吃完晚飯之後我便回到房間寫作業,寫得正入神時,窗戶卻發出撞擊的聲響。
雖然有點害怕,我還是小小力地推開了窗戶,結果居然是健太郎。
「健太郎!你來做什麼呀!」我回頭看看房間門口,幸好老媽沒有經過。
「我是來跟你討論事情的啦!」健太郎的嘴角咧到了右臉頰上包著紗布的地方,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你半夜能夠找個機會溜出來嗎?」
「可以是可以啦......」
「那好!」健太郎的笑臉不能更燦爛了,「半夜十二點,我們一起去加賀爺爺的樹那裡,看那棵鬼樹到底在唱什麼歌!」
才不要咧,「被我媽抓到的話很麻煩耶,健太郎你不能自己去嗎?」
「剛剛秋子、里美跟亮太都這樣拒絕我......」健太郎頭低低的,「拜託啦,你是我唯一的希望耶。」
在好奇心和濫好人性格作祟之下,我還是答應了。
健太郎這傢伙真是惡劣。

半夜十二點,我跟老媽謊稱要去主宅外面的廁所之後便出了門。
健太郎已經在我家的圍牆外面等我了。
畢竟還是國小五年級的學生,在月黑風高的夜裡溜到傳說鬧鬼的大樹那邊還是稍微有點害怕。
就算沒遇到鬼,還有比鬼更可怕的加賀爺爺在那裡等待我們。
想著想著就有點後悔,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們兩人一面說服自己膽大包天,一面畏畏縮縮的朝著加賀爺爺的樹前進。
晚上的風好冷,我們兩個縮成一團,在一陣大風吹過之後,樹葉的沙沙聲從遠方傳來,聽起來真的有點像人在說話。
「那、那只是樹葉的聲音啦!」健太郎強顏歡笑地說,「才沒有鬼咧,什麼鬼都沒有。」
我點點頭,我們兩人手勾著手一起走向那棵大樹。
樹下有亮光,仔細一看,是加賀爺爺拄著拐杖站在樹下,他在地上放了一盞油燈,像是怕風扇起的星火燒到大樹一樣,刻意放得離他的樹有一段距離。
在火光照映之下,加賀爺爺的側臉忽明忽暗,竟然有一種平靜而莊嚴的感覺。
「夭壽咧,他怎麼連晚上都站在那裡!」健太郎在我耳邊輕聲說。
我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往前走,保持在離加賀爺爺和他的樹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觀察。
加賀爺爺伸手撫摸那棵大樹的樹皮,就像是在輕撫愛人或是初生嬰兒一般輕柔。
他將頭抵在樹幹上,同樣輕柔地環抱住大樹,拐杖被他擱在白天搬過去的藤椅上,加賀爺爺就這樣靜靜地擁抱著大樹站立著。
然後,在寂靜的夜裡,我們聽見他以他那有些難懂的方言對著樹幹悄聲自語。
「千代喲,千代,早起的時陣,彼咧囡仔甘有甲妳弄疼?」*4
在搖曳的火光之下,不知道是幻覺還是我太累了,竟然看見樹幹伸出了一雙手,接著出現了軀幹和臉孔。
健太郎拉緊了我的袖子,「你看啦!真的有鬧鬼!」
我摀住他的嘴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識相地閉上嘴,和我一起站在暗處悄悄地盯著大樹那兒的動靜。
那張女人的臉柔和而美麗,長長的頭髮繞在樹枝上,繁盛的樹葉綴在那個從樹幹中竄出的女子頭上,就像課本裡面歐洲神祗頭上的桂冠。
她緊緊地擁抱著加賀爺爺乾癟而老去的身體,雙眼輕輕地閉著,嘴角像是在微笑一般微微上揚,像是在仔細傾聽加賀爺爺說的話一樣,緊緊地將耳朵靠在他的側臉上。
「千代喲,千代,」加賀爺爺的側臉被樹上的女子遮住了,看不見表情,那個兇狠的加賀爺爺此時聲音卻發著抖,是夜裡太冷了嗎?
「妳甘知影,我真思念妳?」*5
像是在回應加賀爺爺一般,整棵樹的樹葉都沙沙地響了起來,女子如銀鈴般的笑聲參雜在風中。
「我真想妳、我真想妳啊。」加賀爺爺的聲音顫抖得更加嚴重了,他抬起頭面對著樹中的女子,「妳甘知影,千代喲?」*6
女子依然柔柔地笑著,她望進加賀爺爺盈滿淚光的雙眼,嘴唇顫動著,在這個只有風和樹葉作響的夜裡,女性的歌聲如火光一般晃然。

「时の流れにみをまかせ
あなたの色に染められ
一度の人生それさえ
舍てることも构わない
だからお愿いそばに置いてね
今はあなたしか爱せない …...。」 *7

在我們印象中兇狠可怕的加賀爺爺在風中啜泣了起來,女子一面唱著歌,一面輕輕地撫摸他的雙頰,然後像是對待真愛之物一般,在他刻滿皺紋的額上啄下一吻。
接著,在一片樹葉沙沙聲作響之後,女子便像是幻影一般消失了,留下那盞燈火和凝視著樹的加賀爺爺。
在長長的寂靜之後,加賀爺爺轉過頭來,在我們還來不及溜走的時候對上了我們的眼睛。
他只是用白天那個淡然的表情掃視了一下我們倆之後,輕聲地說:「所以我就講,彼是樹仔佇咧唱歌啊。」*8

從那天起,健太郎不再呼朋引伴地吆喝大家一起去加賀爺爺的樹那裡玩。
秋子笑他是不是因為被加賀爺爺打了,所以就變成膽小鬼。
「這樣的話,可是比里美還膽小喔!」綁著兩根辮子的秋子皺著鼻子笑了起來,她轉向我,徵詢我的同意,「你說是吧?」
我只是跟著笑了起來,並沒有回答。
「少囉唆啦,才沒有什麼鬼咧,」健太郎跟著咧開嘴巴大笑起來,「那只是樹在唱歌啦。」
「什麼啦,好難懂哦。」
「一定只是樹葉聲沙沙作響聽起來像歌聲吧!」
「還是真的有鬼在唱歌啊,好恐怖!」
「沒錯哦,我也看見了。」為了讓健太郎的話更加可信,我跟著補充了一句。
「加賀爺爺的樹,在夜裡唱歌。」



(完)

註解:
*1:死小孩!快走!這裡不是給你們玩的地方!
*2:死小孩,還不快走?
*3:傻孩子......那是樹在唱歌啊。
*4:千代喲,千代,早上的時候,那個小孩有弄疼妳嗎?
*5:千代喲,千代,妳知道我很想妳嗎?
*6:我很想妳、我很想妳啊。妳知道嗎,千代喲?
*7:摘自日文版我只在乎你最後一段歌詞,中文版如下: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絲絲情意
*8:所以我就說,那是樹在唱歌啊。

- Luci是吃貨

共 6 則回應

2
噢噢噢噢噢不知為何我想到樹上的小鳥笑哈哈的鬼故事
1
B1 你很煩XDDDDDDDDDDDDDDDDD
2
結果剛剛看的感覺被B1一句話就回不去了(掩面

胖達
1
B3 快~同校的朋友~告訴我你還沒看到留言時的感覺~
B1我同學我要掐死他~~~~~
1
我好喜歡這個故事喔QAQ
一直像到我家巷口有顆蓮霧樹,小時候不知道怕,總往那邊跑,大人總說招陰叫我別去還是一直去。

有類似的回憶腦中就一直浮現那個場景><
能夠勾起共同的回憶感覺很棒ˊˇˋ/


0
B5 謝謝亭~~~
感覺好像很多人的童年記憶裡都有這樣一棵大樹的樣子,我之前在ptt飄版那邊混的時候也讀過很多跟大樹有關的故事,除了有共同的記憶以外,可能樹真的招陰XDD
謝謝你的喜歡,很高興能夠被你喜歡~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