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天願意給我一次機會,我願化身地獄的撒旦前來討回我所失去的一切。」
一名年僅12歲的少女因為雙腿骨折,身體上多處充滿著血洞,靠坐在殘破的矮牆邊,看著被歹徒搞得支離破碎的家以及倒臥在少女旁被歹徒殘害的父母,最後望著凶狠殘暴的歹徒揚長而去的背影,少女腦海裡不斷的重複著如此的話語。最後少女因失血過多來不急救治而倒下。

時間回朔到12年前,
「哇…哇…」
在一間充滿著濃厚消毒水味道的醫院裡,
少女夾帶著上一世的怨念,再一次的降臨在這世界上了。

少女的母親抱著剛出身的嬰兒,對著少女的父親說道:「我們的小孩是如此的可愛,今天的星星如鑽石般的閃亮,我們叫她星兒覺得怎麼樣?」

父親望著甜美可愛的少女點點頭,答應了母親的提議。

在嬰兒時期到星兒七歲的這段時光裡,星兒為了怕引起旁人的懷疑總是在旁人面前扮演著天真可愛的模樣。

但在七歲生日的前幾天,星兒向父母說道:「我將要成為小學生了,今年的生日禮物啊,我想要有自己的房間,以及想要有一隻具有網路的手機。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父母親覺得星兒的表現很棒,而且在幼稚園的時候總是扮演著天才少女的角色,雖然對於星兒這年齡不將玩偶當作禮物而感到些許的困惑,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在之後的三年裡,星兒除了應付課堂上的作業外,她將大多數的課餘時光研究著網路上殺人的技巧以及研究一些關於槍械、彈藥等等的價格以及如何收購這些物品等等。

同時她也將父母親所給的零用金(因為表現優異加上家庭優渥)存下來。

三年的時光裡已存到能夠購買XM-25空爆步槍、10發彈藥以及可能會用到的零件,所等待的只有如何偷渡取貨以及如何藏好此槍等後續的問題。

在星兒十歲的那一年六月,翹掉了一次校外參訪的機會,趁著父母親出國不在家,將所買的裝備存放在大廳中最不起眼的抽屜裡。並期許下一次開啟之時將會徹底改變歷史。

在星兒十歲的那一年,星兒看著電視上軍人射擊的英姿向母親撒嬌的說道:「媽媽,我可不可以向電視上的那些叔叔那樣練習打靶與躲避子彈技巧呢?」
母親對著星兒說道: 「在說可不可以之前,想問問星兒為什麼想要學習射擊呢? 」
「媽媽你看現在的新聞都說外面很亂,想要學習射擊之後來保護我的家人。」
「好吧,但是妳在學習的時候,我要在旁邊看喔! 」
「謝謝媽咪,最愛妳了。」

兩年後,案發事件的當日早晨,星兒的父母如往常般出門工作。
「十二年了,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雖然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衝入我們的家門,但如果沒意外,將是爸媽下班後回到家之後的半個小時,如果順利的話,我與爸媽將能看到明日的晨光,但如果不順利,願上天能夠讓我與歹徒們同歸於盡。」
星兒坐在房間內的梳妝台前,出神地暗自祈禱著。

隨著時間不斷地逼近,星兒將槍械組裝好並放於星兒房間的門後。
家裡的擺設也隨著星兒所希望的慢慢移置定位。

當天下午六點,父母親回來了,星兒招待了爸媽,並央求他們先回到房間,並對她們說:「記得不管聽到任何聲音,都不要發出聲音也不要跑出來看喔!」

父母們雖然心生疑惑,但覺得今天是星兒的12歲生日,就任由星兒折騰,而攜手進入了房間。

半個小時後,外面充斥著吵雜的聲音,突然之間,三名歹徒破門而入。

星兒聽到聲音後,飛奔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趴在地上舉起槍械望著歹徒們,手不斷地發抖,內心中充滿著怨恨並於心中想到:「你們終究還是來了,苦苦等待你們12年,耗費了我大把的時光精心的研究著槍械用法,兩年的痛苦打靶訓練。終於到了驗收的時刻了。」

星兒望著三名歹徒-一名身穿黃衣壯碩的男子與一名身穿夾克的男子以及一名嬌豔的女子,黃衣男子手持著短刃,夾克男子拿著菜刀,而女子手上拿著短槍。

當三名歹徒衝進家門後,女子對著夾克男說道:「這一間倒是蠻特別的,居然闖了空門,真是可惜,還想再品嘗鮮血的味道呢!!」
夾克男說道:「不用管這些,趕緊把這間的好東西找出來,趕緊走人了,拖得愈久愈對我們不利。」
星兒偷聽著她們的對話,頓時了然,原來我們家之所以會遭到襲擊,並不是爸媽在外面宿敵,只是單純的遇到嫌疑犯,而被殺傷了。

星兒觀察著三人的動作,發現夾克男站於門口,女子在少女房們的右側準備敲開父母的門,黃衣男子則因為死角而不知道他在什麼位置。

星兒心想,爸媽可能有危險了,也顧不了黃衣男的位置,頓時朝女子的後背開出一槍,這一槍因為事前安裝了消鳴器,並沒有讓其他兩人聽到聲音。而這一槍因為手部顫抖的關係所設的位置產生了偏差,射中了女子的右小腿。

女子被射中後頓時嚇了一跳並蹲下來查看腿部傷勢,發現腿部中彈後對著兩名同夥說道: 「小心一點,這房子並不是沒有人,而是有人準備反狩獵,真是不錯的局面!! 」

星兒見到女子蹲下後,再一次的對女子頭部開出一槍,這一槍總算拿出了兩年學靶的本事,女子終究還是在沒找到射殺來源的情況下死去。

黃衣男子與夾克男望著女子倒下,黃衣男對著夾克男說道: 「這名獵手還挺厲害的,看來我們需要拿出點真本事了,先把那名獵手找出來吧,否則沒辦法幹活。」
「不錯的提議,只不過看來老子已經知道小老鼠的位置了,有看到那扇開著的門嗎?之所以任由那名女子被射殺是為了確認子彈的來向,那名獵手就在門後。」

星兒因被察覺到所在位置,心中頓時嚇了一跳,當星兒再度查看兩人的位置時,黃衣男已距離星兒只有20公尺,夾克男則在黃衣男的身後準備展開雙人刺殺。

星兒頓時站起身,小碎步後退後,直面對著黃衣男開出了三槍,一槍瞄準左心,一槍瞄準右心,一槍瞄準額頭。

當黃衣男走進星兒房內時,腳步一頓,不支地倒下了。

而這時夾克男望著立於黃衣男倒下位置前的少女說道: 「小小年紀居然可以在我刀疤面前射殺了兩名同夥,真是不錯的槍技阿,但既然你要擋我的財路,看樣子你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廢話少說,接受撒旦的制裁吧! 」
星兒對著刀疤開出二連槍,但因為刀疤的動態視力與前兩位不同,輕鬆的判斷出子彈的軌跡而避過了。

「不錯的技術,但對我來說還是親而易舉,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叫槍技。」
刀疤將菜刀丟置地上後從夾克內拿出雙槍對準星兒連續開出六槍。

星兒見刀疤將手伸入夾克時頓時感覺不妙,慌亂的跑向床邊。

但刀疤的六槍卻因此而集中了星兒的雙腿。

星兒不禁懊惱,在戰鬥中怎麼可以背對敵人呢?現在我的子彈只剩下三發,得想想怎麼樣才能夠在這三發解決他。

星兒在思考的過程中,查看著房間內有沒有設麼可以利用的工具,當連續掃過兩次之後發現後方有一個在星兒5歲時生日,媽媽送星兒的泰迪大熊娃娃,頓時有一個計策。

刀疤對著星兒說道:「以妳這年齡能做到如此程度已經算很不錯了,準備好到地獄報到了嗎?哈哈,已經被嚇到說不出話來了嗎?接受制裁吧!」

星兒完全不理刀疤的胡言亂語,左手抓著後方小熊的腿,右手持著XM-25空爆步槍準備展開最後一搏。

刀疤說完後,將雙槍瞄準後開出了10槍後,就轉身往門外走去。

但當刀疤準備跨出星兒房門的時候,刀疤的胸口出現了一把刀子,背後也被擊中了三槍,最後倒在黃衣男子的身邊。

星兒用手緩緩的移動並靠坐在牆邊對著刀疤說道:「看來就算是如你一般的強者也會犯同樣的錯誤阿! 」

星兒的媽媽望著倒在血泊中的三人以及因雙腿中彈而靠坐在牆邊的星兒,頓時鬆了一口氣。

星兒望著站在門口的媽媽說道:「媽媽,我真的真的保護了你們了喔!」
媽媽對著星兒說道:「辛苦你了,孩子,不用多說什麼了,我們先去醫院吧! 」
一家人也顧不上收拾,星兒爸爸抱著星兒上車後,一家人開著車馳向了附近的醫院。

半個小時後,警察趕到了星兒所住的地方,看著房屋內雜亂的家具,倒在地上的三名嫌疑犯,頓時感到驚訝。詢問隔壁住戶的狀況後,警察趕到了醫院。

警察對著星兒說道:「感謝妳將三名嫌疑犯制住,雖然法律規定不能隨意射殺別人,但因妳是正當防衛,這一次將不會收到處罰,並會賜予妳英雄勳章。好好休息吧!」

後記:
八年後,星兒成為了皇家軍人學院的執行女教官,教導著年輕的子女如何使用槍技以及在戰鬥過程中需要注意些什麼樣的知識等等。
而童年的這段槍戰記憶將伴隨著星兒不斷的繼續走下去。


-----------------------------------------------------------------------------------------------------------------------------------------------------------------------------------------------
有點像以電影播放的方式來寫,
雖然一開始的設想是要寧造復仇的氣氛,
但後來寫著寫著還是變調了~~

請多多指教喔~~

俠客

共 7 則回應

1
這房子並不是沒有人,而是有人準備返獵殺

不小心看到XD


1
B1 已修改了喔~

俠客
0
喜歡 <3

星巴克女孩
1
雖然你說是槍戰文 但是我感受不到肅殺的氣氛@@
文筆雖然頗順 但心情、緊張的描述太少
而且感覺你略過太多 這種故事應該比較適合寫成長篇
女孩和歹徒周旋的時候應該要很緊張 我卻一點情緒起伏都沒有
再加油唷 ~~

玳瑁貓
0
俠客4 ni

動態視力太強la,超近距離躲子彈

然後兩條後腿是怎麼回事……星兒其實很多條腿!?(乾

然後那隻熊到底多大隻多硬啊XDDD星兒躲在熊後面?還是?


感想……超好笑的XDDD

覺得超展開很歡樂,雖然這可能不是你的本意……


不過扣除小缺陷的話其實還不賴我覺得XD
0
B3 謝謝妳的喜歡
B4 我再琢磨看看如何撰寫緊張氣氛與心情描寫後再來修改看看~~
謝謝妳的建議~~

俠客
0
覺得可以描寫詳細一點會更精采
整體設定還不錯 > <b

by晨心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