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需要一些慢、緩、複、想。
總會咀嚼出些風韻來的。

【功德狀】

儼然那事幅跨了沃夫的底限,它早已在事發之前做好所有預想,謀定而後動。這事的啟動的關鍵是由沃夫而起,終結也必須歸於他。半路殺出程咬金,抑或一場及時雨來得正是時候;對著天秤的兩端,始終傾斜。

火車緩漸地駛入山洞,很深很深很深,又深邃又漆黑的山洞;沃夫回到生命之最初。那裏,一場腥風血雨正廝殺完畢,塵埃未定且驚魂依顫。它以上帝之名攻據了城池,並以仁慈與王者的形象而塑造。

王者的眼淚藏於金皿銀盅,沃夫僅能展現他的孤高冷傲,如君王自稱寡人那般的自處;它的寂寥註定無從排遣,但能消緩半分爾爾。它使著一把玉匕將眼角的臃腫划開,讓瘀血流淌而下......

眼前的物事逐漸清晰,如旱漠依止了風,同雨後的彩虹,祂正領帶沃夫擺渡至彼岸。彼岸的花與草,豐美而足食;這裡不是天堂,是一方淨土,不可或得的人間仙境。

沃夫宣讀著一封空白的手紙。上頭寫道:「......我願棄逐一切能夠的權利,以換取砌築喜樂的大能。.....」於是毅然決然拋下一切。

他踩至一片赤礦紅土之上,並將五指併成一道弧面,擋下屬靈的耀眼。瞭瞰遠方的一切。看見了的就是一段不遠的行程。森林的獵人卡普曾告訴過他:「與獵物相處的智慧,不是鬥勇拚力,而是善於等待。」急性子的獵人總容易暴露行跡,讓獵物有逃跑的空間。

沃夫對著遠方疾喊:「這是我的獵場,牠是跑不掉的;如果不是,就再翻越過另一個山頭吧!」胸膛撕裂的傷,永遠都是向天至高的尊敬。屈服與尊嚴,他拾起的是......

沃夫喃語細聲地說:「很遺憾的,我的夢土沒有你;但我曾經想望,把最好的都給你。」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抉擇是必然的道途。他始終成為符切社會與他者期待的樣子。

波奇鳥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