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許久不曾回到那個地方去了。


自從神主牌移到新家 後,踏進舊屋的機率就少了許多。

「也許偶爾來晃晃是對的吧?」我一面這樣想一面熟門熟路的從沒有鎖緊的窗縫中把門鎖打開,老舊的門鎖因為海風受潮,上面長了些斑駁的綠斑,讓我費了不少工夫。

看著發紅的手腕,也許我不應該再繼續下去,門鎖卻在同時被我打開。

油漆剝落的米色木門被我使點勁推了開來,膨脹的木板已經變型,發出木頭擠壓的刺耳聲響。

陳舊的空氣襲擊過來,潮濕且帶著霉味的混著回憶鑽進我的腦海。上一次走進來已經是快要十年前的事情,為了什麼呢? 我突然想不起來。

奶奶珍視的絹花依舊維持盛開的模樣,只是上面鮮豔的顏色已經淡去,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它們好像才顯得不那麼虛假,像是物品逐漸染上了人世間的氣息,變了越來越栩栩如生,越過絹花伸手打開窗戶,老舊的窗花像對老朋友一樣正對我朝著手。

一切都熟悉又陌生。

好像一如記憶,卻模糊的記不清。


「你是誰?!」
身後突然發起的聲音讓我嚇到後退一步,轉身就撞上了絹花,揚起的灰塵大量引起我的噴嚏,那人似乎也被我嚇了跳,緊張得抓著隨身的長條狀物。

「我才要問你是誰吧?這是我家呢!」我沒好氣的回罵,沒有禮貌的人。

那個人卻更生氣的回我,

「你在胡說什麼,這裡是我家才對!你是小偷吧?」我氣憤的起身想要理論,卻發現我手中握著什麼。被折斷的絹花靜靜躺在我的手心上。

「糟糕!!」慌亂的想要把花插回去人造花盆裡,那是奶奶十分珍視的東西,但,花盆消失了。

怎麼回事?

新鮮空氣不知道什麼時候充滿了這間屋子,空氣不可能流通的這麼快。

震驚的轉過身去看,電視機的款式變得比我印象中更為老舊,是還需要打開門簾手動轉台的那種,卻被保養的一塵不染,要說是古董,但那完全沒有使用過的痕跡。壁紙花樣都和我記憶中的一樣,但是那顏色卻鮮明的多。木頭沙發一樣壯觀的聳立在客廳中央,電話也一樣,老爺鐘也一樣。

那個人更進一步威脅的走了過來,一走近的時候我卻傻住了。

熟悉的臉孔,不過這時候她的頭髮是全然的漆黑,還閃耀著陽光的色澤,一律愛穿得洋裝還是沒有變,那雙眼睛是我認識的那雙眼睛。儘管時隔多年,我絕對不會錯認這個人,和我的記憶之中,還有那些珍藏的相片完全穩合。

「奶奶......」怎麼可能呢?一定是幻覺吧?無法分辨事情的是非與真假,連話都破碎不成聲。

從港口吹來的海風捲走了我的低喃,剩下無法思考的我,和步步逼近的奶奶。




共 6 則回應

1
穿越?!

by 咪搜八個
1
覺得時光的痕跡
在妳的筆下
越發清晰^^

luxurious
1
B1 是阿 穿越,雖然老梗了XDDD
這是你的詩文第一篇耶(?

B2 (戳
我想要少點廢話 可是還是待努力XD
1
穿越萬歲(歡呼~
廢話多一點沒關係 我喜歡~♡

玳瑁貓
1
親情和歲月的交織
雖有淡淡的哀傷
但能看見年輕的奶奶
就有一股暖意直竄心頭

期待後續

-悟心痕
0
原來是穿越啊
我還以為是過於深刻的記憶混淆了現實與想像ˊˋ

星期一天氣晴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