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2年前寫的,請鞭小力一點><
------------正文--------------------------
吹著凜冽北風的極冷夜晚,我帶著寂寞走過你身側,帶起了空氣的波動,但十分微小,恐怕連你的睫毛也不會因此而顫動吧。呵,或許你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儘管我們有過一段至深的情感,當我與你平行,你或許會感覺到我身上無法克制透出的寒冷吧;忽地,你轉向我,眼神像在搜找著什麼,你的手向我伸來,但你卻無法觸摸到我,就算我與你再近,連額、鼻、唇都親密相貼,你仍無法感覺到我,可能只會覺得莫名冰冷。

今晚,分明應是個美好的夜晚,空氣乾淨清冷,天空沒有一絲浮雲阻擋群星的閃耀,雖說月明應星稀的,還是個完美而滿的月,那天,似乎也是這樣美好的。

那是我們初相遇的一天,你一人,闖進了這平時根本沒人會進來的破花園,我驚訝並立時躲進木樨花叢中,從葉縫中偷偷觀察這誤闖的青年,那天月光皎潔,映得你皮膚更加白皙,你看起來十分慌亂,手上拿著被查看多次而舊的地圖與手電筒,背著裝很多東西的後背包,一頭因奔跑而亂的深棕髮下是炯炯的雙眼,忽地向我望來,我那千百年不曾跳動,不,應該說根本沒有的心臟,為你,出現了幻覺。你走近我,撥開了金木樨叢,向我嗅來,我臉上出現不該會有的紅暈,此時我和你僅相距5公分,你說:「就是這裡!奶奶家就是這裡!我終於找到了,這個香味錯不了的。」你向後一退,並開始狂喜的跳著,喔,原來是韻如的孫子阿,的確,自從韻如往生,就再也沒人來這了,連至親也沒有,所以他就是那小毛頭阿,他確實是和韻如最親的孫子,但願他看不見我,這只是一個短而甜的夢。他又說話了:「好,找到後我要把它恢復成原來奶奶還在的樣子。」我詫異了,十幾年的安逸如今就此打破,遠方傳來是那不務正業老土地的訕笑。

過了幾天,你回來了,帶著一堆園藝工具,我站在龍柏樹上看著你充滿幹勁的表情,又過了幾天這破花園確實變回韻如還在的樣子,你面對著荒破的日式平房說:「房子阿…是個不小的工程,好,繼續努力!」接下來的幾個月,看著你進進出出的忙碌身影,還有逐漸變整齊乾淨的屋子,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使我不小心撤去結界,脫口叫出:「韻如。」你一震,轉身望向我,帶著疑惑看著我:「請問妳是?」我此時才清醒,呵,我怎如此蠢,解釋也沒用,那不如攤牌吧:「我是鬼,沒錯我是木樨花鬼。」我等著你落荒而逃,但你只是愣了幾分,就又回復了那暖人的笑容並說:「啊,原來你就是那個奶奶說的美麗花精靈啊。」紅暈又染上我的雙頰,我惱而再度築起結界,躲回老龍柏上。你騷著後腦說:「呵呵,我不小心把他嚇跑了奶奶,怎麼辦?」接著是靦腆與不知所措,我不禁失笑,讓木樨花叢無風而顫。

之後,我逐漸和你有了近一步的對話,直到有一天,另一個女孩闖入。她是個甜美的女孩,那天她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深藏樹林的美麗花園,你們有了共同話題,也越走越近,幸好你從沒提起我,但,木樨花卻再也沒開了。你逐漸忘記了我,我也因極度的悲傷,將你對我的記憶刪去,我抱著我只存半縷的花魂靠著老龍柏看你和她的甜蜜,你忘記我,也忘記你童年最重要回憶的金木樨,龍柏嘆氣:「靈樨,何苦呢?」又一片黃葉飄落,我輕輕的說:「情劫啊情劫。」,龍柏葉無風而擺動了起來,累了,真的累了,我輕閉雙眼,感受從來沒有的安寧。在他的日記中上寫著:「活了60年的桂花樹一夜枯黃,徹頭徹尾的無救了,心中隱隱透著酸,不是因為是奶奶種的才難過而是有一件被我遺忘的事,到底是什麼?!」

可惜,他是再也無法了解了,秘密就深藏於老龍柏裡。

共 2 則回應

0
有種淡淡的 說不出來的感覺 很喜歡 ><
以前第一次聽到“木樨”這個名字的時候
瞬間愛上 ˊ///ˋ


薏仁做事薏仁當
0
很開心有人喜歡:)))

謝謝妳<3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