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仰賴著安眠藥。

並非無法入睡,只是純粹沉溺於藥效發作時的暈眩快感。傾盡氣力與睡魔對抗,神志游離於清醒及混沌之間。彷若彌留前最後的掙扎,唯一能做的是,放棄意志,任由靈魂掙脫肉體,淪陷於黑暗之中。

那是場宛若死亡般的經歷。

我迷戀這種感覺,著魔似地一次次拆開銀箔包裝,就著一口水,將死亡的體驗票吞入肚裡。多數的睡眠障礙者在服藥後,會在床上靜待睡意將意識淹沒,而我則是倔強地撐著,試圖與藥效對抗。直到突如其來的暈眩感侵襲腦門,想站穩卻步伐踉蹌,一晃腦袋,天地便顫動起來。

我會幻想著自己正與死神拔河,扶著牆跌跌撞撞倒在床上,才像完成使命般地鬆了口氣。

躺在床上後則是另一場抗爭。

我的靈魂脫離了掌控,與意識拉扯,抗爭了千百回。明明是這麼激烈地戰鬥著,卻突然想起了卡夫卡。這一切太過意識流,讓我在這場人造彌留裡,充分體會到意識流不僅僅只是意識流,而是場精神的出走。
人類歷經所有,卻無法經歷死亡,所以追求、所以渴望,然後模擬並熱衷於其中。瀕死但不死、想死卻不願死,我想這是人類最最深沈的求知慾。夏娃大概沒料到自己是多麼偉大,自偷食禁果後,人類終於開始了『真正』的人的生活,不只開始生產,也開始死亡。

我並沒有要長篇大論的意思,我只是想呈現,死亡這件事情本身是如此難得可貴。

法國聲名狼藉的情色文學作家──巴代耶的獻祭理論中,瀕死是種極樂體現,但死亡卻扼殺喜悅。理由在於若真的死去,就無法體會瀕死快感。於是出現了代替人類感受死亡的祭品,譬若羔羊、譬若嬰孩。

在偶然的情況下體認到這種難以掌控的感覺,而痴迷於『瀕死感』的我,也許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但我並不想改變。直到遇見了獻祭理論,我才恍然大悟,這源自於對生命的覺悟。

這異樣感受太過新奇、太抽象,也太不適合與人分享。

二十多歲談論生死似乎是有那麼點老成,也有些道貌岸然。多數的人惟恐必之不及,大部分是敬而遠之,少數的人則選擇忽略。

而我選決定,想像它。

現在,我正處於脫力的狀態,腦袋仍叫囂著要寫下更多的體驗,但打字的速度已逐漸緩了下來。螢幕在我眼前以昏昏欲睡的頻率晃盪著,一如我那被安眠藥蠶食鯨吞的平衡感。

也許我會再撐一下,與幻想中的死神搏鬥著,然後靜靜地,安眠死去。

----------
好孩子不要迷戀安眠藥喔,想睡覺請室友打昏就好(X
清醒看這篇就覺得好中二.......

酣末

共 6 則回應

0
小心安眠藥成癮哦。
成癮真的不好戒......


還是覺得想試試看安眠藥的北方一PUMA
0
老中二
1
我突然想到垂釣睡眠...
0
我怎麼覺得很有帶入感……

啊我忘了,我本來就是中二啊。

雨天
0
B1自己都說成癮不好戒,還是想嘗試,嘖嘖嘖,puma你這樣不行喔(?
B2 嗨,小中二。
B3 好耳熟,國文課本鍾怡雯哈哈哈,可惜我已經忘記內容了OAO
B4 哈哈哈,你也是小中二(指
0
唔....
好 深層的渴望
一種無限下探人類極限的慾望
追求著難以言論境界的感覺
果然每個人都有著黑暗哈哈哈

吉岡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