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轉〉 謝三進

船班已經出海,這是第幾次了
呆看潮漲,任舊情節靠岸
聽濤聲,以為是時間緩緩移步
向前踟躕的足音。
面海無雨時,我曾嗅出
萬物有悔的氣息

日升月落,雲移星隕
我曉得了往事,在心中的刻印
知道生活是信紙
妳已毫不保留寫滿自己
韶光迢迢的信使
遞給我厚厚一疊秘語:

「在星體古老的時計面前
 我們的遺憾太年輕......」




——謝三進《花火》(2011)




夜裡想起尚有詩集未讀,翻閱了一會兒,特此分享卷一之一。

--Gourmet Race

共 3 則回應

2
忽然想到某個冬天獨自跑去旗津海邊凝視早落的夕陽,把手上的菸吐成海上的霧,數著入港的大船

我就蹲坐在那邊直到夜晚降臨
0
唸讀了幾回。喜歡,謝謝分享

波奇鳥
0

日後會繼續分享:)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