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雨來的突然。

不期而至的雨,空氣裏面都充滿潮濕的霉味。她斜躺在木質地板的邊緣處,背抵著冰涼的水泥牆壁,拿著魔術方塊沒意思的轉。無機質的白色LED燈管是外面猛然晦暗的天色之外唯一的光亮。雨打在玻璃窗戶外的塑膠藍色雨遮,踢躂像兵荒馬亂的蹄聲。

他端坐在離她不足五十公分的地方,橡木椅子,捧著一本《雪崩》--窗外明明下的是雨--過度直白的燈光打在他臉上,眼角的晦暗處都明亮了起來。她百無聊賴舉起冰涼的腳底板貼他的大腿,溫熱處,聽見他低低調笑,哎呀,約嗎。

雨聲太吵了。聲音都暗下去。部隊還在行進,滴答滴答,像古老唱機中重複播放的溫柔曲調。

她直起身,牆是冰的,貼著都冷,腳底板往上移動,灰色的短褲因為動作捲至大腿的根部,幾乎是有些挑逗的氣味了。

「約你妹。」她開口,一字一頓很清晰。猛然收回腳--換成了整個人的上半身都貼過去,她拿走他手上的詩集,精緻的臉孔靠在他的膝緣,吊著嗓子嗲聲嗲氣對著書頁念: 帽子留給父親/衣裳留給母親/鞋子留給兒女--歪膩著的聲音,提到一樣東西她手就不安分的湊上去取。沒有一一對應,喊著帽子她碰他的眼鏡,衣裳的時候解領帶,鞋子她伸手碰他腰間金屬扣環被人死死按住。

她無辜抬起頭,一張笑的從容的臉,脫了眼鏡,眼神真摯。「我就是說說,妳別當真。」

她一看他那表情就樂,裝模作樣的聲音停了下來。

「你怕了。」這三個字是原本脆生生的語調。「可這種天氣不就該做愛嗎?說好的文青風格。」

「呵,大小姐現在改走文青風了。」他一樣好脾氣,唇角的弧度半分沒動。「最近看的是理想國還是上帝之城?」

「食戟之靈102話。沒你會裝,還看詩集。」

「連載都到107話了。妳這延遲的程度,非洲線?」她手安分了,但還是整個人枕在他大腿上,半跪半趴的姿態。他把她抓起來安到一旁的軟墊上,自己也在木頭地板上盤腿坐下。「今天演青樓女子嗎,沒停止給我福利。」

「孰料遇著薄倖郎啊。」

他聽了。還是那樣眉眼彎彎,語氣溫和柔軟,討人厭的樣子。「又被甩了?」

「多餘的又。」她嘟噥,整個人鑽進去枕頭心。「我明明覺得我怎麼看也是中上之姿啊。」

「……內涵不足?」

「不足你妹。」她很快說。聲音被枕頭掩住還真有些悶。「連你都不要我。」

「連罵人都沒知識,這詞妳剛用過了啊。」他依然笑,語氣是輕的。手探過去溫柔碰她露出來的後腦杓。「我可喜歡妳了。」

她從枕頭裡面探出一雙黑色眼睛。

「我就喜歡妳沒氣質的嚷嚷髒話特別甜膩的口氣。」

睫毛巴眨巴眨。圓滾滾的眼睛。像他家裡養的那隻老法鬥。他想著嘴角的弧度又上揚幾分。

「我也喜歡你處變不驚萬年如春風和煦的諷刺口吻。」她說。然後把枕頭甩到他臉上。

對話就結束了。
他轉過身去撿被她丟到地板的那本詩集,湛藍色封底,硬度稍高的紙質彎成卷的時候稍稍施力才能成形。她用腳撈過剛剛隨手丟掉的魔術方塊,還沒解開第一面。喀拉喀拉喀拉,煩躁的扭轉著尋找答案的聲音,紙頁翻動的聲音,窗外雨水的聲音。


雨還沒停。


FIN

正事沒做,稿子卡了。只好繼續用匿名逃避現實。
D卡至今依然沒人願意加我好友。這裡面被甩了無數次的是我的心。

共 6 則回應

0
我好喜歡這麼如春風和煦的文青男(重點誤
感覺是炮友的青梅竹馬,卻又更曖昧了些,但也沒有更深入的情愫......
我也可喜歡原PO惹(?
趕快睡覺啦哈哈哈

--酣末
0
我發現所有的詞彙在我的生活中都會出現XDDD

完了我怎麼比較像女主角(x


喜歡,嗯,喜歡。
0
喜歡這兩個人的互動阿XDD


2
噗,我寫到一半也覺得自己戀愛了(不)
看見妳的評論好高興XD因為有看出來兩個人的關係//
我覺得就是那種關係很好的青梅竹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辦法成為情侶(感覺不對)但互相很了解的知己。
約炮只是嘴上的垃圾話XDD
以及我也好喜歡妳<3

我昨晚就是好想寫垃圾話啊XDDDD
會覺得熟悉真是太好了,女主的說話方式才是我的真我啊(欸)

我昨晚寫完也很開心XDDD
好想要一個(假)文青青梅竹馬啊⋯⋯
0
我就跑過來了希望不要覺得我是跟蹤狂///
真的好喜歡這種文字的感覺…雖然我也說不上來是怎麼樣的情緒w
總之,我可是很喜歡姊姊的喔(燦笑
0
小天使我一看校名系級就認出妳啦愛妳!<3
這是當時卡著點文不敢發文所以來這裡解解悶,現在欠債都寫完了就可以恣意奔放就沒怎麼寫了ww
總之愛小天使在這裏看見妳好開心呀雖然我這陣子沒上今天才發現嗚嗚嗚嗚不減我的愛!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