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幽暗、霉味,傳來,侵擾著鼻。想起了,將給妳的詩文,是該修改,還是該照原本的,原封不動地親送給你。是想起,妳那對於我告白的回應,是如此突然,如此驚天動地,如此的震搖著那顆餘燼的心。似乎擾鼻的霉味,幽暗房間,已經不如此的重要,始我徹夜不眠的,是那分顧慮。雖然還有幾個月,才是送信的日子,不過,還是想著妳的開口,妳是否會深記,還是我到那時,會將它,一字不漏的灑像那片天空,讓它隨著鳳凰花墜落,忘卻在這泥地裡。還是該親送,還是該交由他人,又是困擾著。還是.......。唉,看來徹夜為眠,只有著顧慮,困擾,侵襲著腦,或許還有的是......

by.山中飄雨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