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寂寞著的行星
任荒涼侵蝕每個白晝
演化還未開始
呼吸跟姓名都還未產生意義
直到雷聲著急
劃分所有混沌的疆域
你才開始聽見我
億萬個世紀的痛楚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