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披散,身上只著紅肚兜和應該是褻褲的東西,褲子有點像是長版的燈籠褲的樣子。

四肢與咽喉都被白綾綁住,綢緞很長,四肢的白綾延伸到屋中拔步床的床柱上,喉嚨上的白綾則是被兩個雙生丫頭掌握在手中,我就像是被綁縛的人形寵物。

其實,說起來,我的眼睛也被白布的遮著,或許是因為我在夢中,所以無礙視線可以清楚地透過白布看清身邊的環境。

屋內像是喜房一樣遍地是紅,我並未有中衣可以穿,或許是被禁止吧?這屋子通有地龍,所以赤腳踩在地上並不會冰冷。

可以在屋內自由的行動,兩個丫頭亦會亦步亦趨的跟著,服侍人倒是非常的妥貼,起碼喝茶吃飯不曾把東西餵到我的鼻子。

因為白綾夠長也許走到外面也不成問題,我嘗試要離開屋子去外面看看,卻是喉嚨一緊呼吸不到空氣──雙生丫頭沉默但是手下用力地將白綾往兩側拉去勒緊了我的喉嚨,只能趕緊收腳往屋內轉身,窒息感至此消失。

耳邊響起了有個邪佞的男子的聲音,他曾說我不能離開這個地方,會派有四個丫頭來服侍我。

今天的是白和綾,昨天是三和尺,都是雙生子並且懂武。

三尺白綾,真是夠惡趣味的名字,而且還挑雙生子不知道是他這個人的興趣還是他那奇異的完美主義性格。

我想著要搭話,可惜是她們盡責的除了服侍人之外連句話都不會講,不是啞巴的原因是好像是剛開始我曾要從這屋內逃離被她們壓制在地時,其中一個才冷冷地說:沒有人可以違抗主子,你,也不行。

那丫頭還是把劍抵在我的脖子上說的。

自此,我不能穿上外衣喉嚨也被白綾綁著,屋內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有利器存在,有也是那幾個丫頭可以碰我連沾邊都不得。

幾乎算是不著寸縷了,饒是在大膽的窯姊兒也沒人敢穿這樣就出去……

這男人真的是非常的惡劣!

但是這倒是沒有什麼,只是被關著好吃好睡的供起來那也算了,但是心底卻有一直揮之不去的恐懼,只能不斷地祈求:不要來。

那個男人,拜託不要出現。

卻是老天爺不曾聽見這樣的願望,每逢月圓之時他必上門……

四肢的白綾突然的收緊變短,硬是被扯往拔步床整個人向後飛去跌到那男的身上。

對,那該死的男人也身懷武功。

總是會把他的臉貼著我的臉頰用曖昧的語氣調笑我還玩不膩,依舊像野貓一樣的潑辣。

然後將我脖子上的白綾在拔步床的床頂再綁了起來--此時我連床都不能離開,除非我想先被勒死。

一個轉向就被丟到床上,只能看到他笑得讓人心底發冷,喉嚨上的白綾好像逐漸地收緊,或許乾脆就這麼死了也罷……



碎碎念:
為什麼沒寫完?因為我咳醒了…
然後不要和格雷做聯想!
面對好友一直覺得我一定是因為有看格雷,
但是現實是我根本連看都沒看過啊!

BY 夢境與腦內關鍵字

共 5 則回應

0
寫的很到位呢 感覺跟架構都一樣
我看了也想到格雷可是我沒看過
預告片嗚嗚

期待你下一篇作品~

luxurious
1
B1 已哭...((文章是在格雷上檔前寫的
不過格雷的預告片我覺得不怎麼樣((菸

哀哀 期待綑綁PLAY這種東西嗎XD((欸
0
有點想要催後續XD
讓人想要看下去,架構很完整的感覺XD


1
不是吼
就是筆觸跟fu有到
總之想看妳腦袋裡的故事ww

luxurious
1
B3 我只有類似的東西wwwww
人物不同,可是感覺根本就是劇情銜接,
那是在這篇出現之前的事情了
在想要不要把貼在FB的也轉過去~~~

B4 剖開來大概會是一堆奇異的東西看完你會崩潰((?
我多做夢或撞到奇怪的東西,應該就可以多產了((欸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