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寫的某一篇長篇連載中的某兩個小配角的故事,自己覺得很遺憾就想拉出來寫齊全。看詩文版真的都是新詩跟現代散文、小說,所以我就想來穿插一下不負責任的古風小說(欸

大家看看就好別太認真挑我了啊...
我心靈脆弱,試試水溫而已 \( ❀ ´︶`)ノ
看狀況再貼下個part..........

********
那年,初雪將落,一個女孩為了喪父的葬費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賣身,她裹著一身不足以禦寒的薄布衣裳瑟瑟發抖,她面容憔悴,可是那雙眼卻是靈動且堅強的,她眨眼望著每一個路過的人,不出聲乞討,也不多訴說自己的處境,只是靜靜的跪著。

父親走了以後,她便什麼也沒有了,她只求自己能賣得好價,讓父親好好下葬,至於後半生的日子,且行且走罷。她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普通人家的女兒在這個年紀都是羞澀的在家學畫眉,挑揀著哪戶人家的公子,等著講親的日子逐漸到來,而她卻是在這天寒地凍的街上,等著誰來將她買走。

來去的人那麼多,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來多看一眼,只因為今年的雨落的少,所有人連飽食都困難,又怎會有閒錢買下這路邊賣身葬父的孤女呢?那些大戶人家的子弟在這樣大雪紛飛的時分總是乘轎的,匆匆而過的馬兒,如何注意的到這街道中黯淡晦暗的一處呢?

不遠處,一片白色刺入女孩的雙瞳,那是一個男人,一個白衣廣袖的男人,他本是披著一件玄色披風的,可此刻卻被他拿在手上,他朝著女孩走來,將手上的紙傘拿給身後的小廝,衣袍一掀便單膝跪了下來,他不顧女孩詫異的目光便將那披肩仔細的搭在女孩的身上,掩得密密實實,就怕有一點風穿過縫隙透了進去。女孩捉住他那隻如白玉一般細長白皙的手,眼睛定定的看著他道:「公子,是來買我的麼?」

他微微一笑,從小廝那接過紙傘,穩穩的擋在女孩的頭頂上,他拂去她滿頭的白雪,將手遞給了她:「我不是來買妳的。姑娘,妳可願意與我走?我府上缺一個管事的,妳就到我府上替我管事,行麼?」

女孩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看著男子,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一人疾步而來,附在那男子耳邊細說了幾句,男子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個作工細緻的玉石,看上去雕的正是一朵梅花,上頭繫著一條紅色絲線,他將那玉石遞給女孩,輕道:「妳若願意,便到秦家莊找我,拿著這個便能找到我了。」

語罷將傘留了後便站起身,轉頭又看了她一眼,溫言笑道後才離去:

「我叫秦初。」

秦家莊當家的大兒子,人稱喜梅成癡的梅花公子,秦初。


********
重新編輯改了篇名內文也有修改哦 ✧ฅ(・ิω・ิ)

慕湘

共 4 則回應

0
古風\ˊˇˋ/

等續集敲碗啊XDD


0
敲碗+1

喜歡古風小說
期待續集~~~
0
敲碗+1
古風小說根本戳到我的喜好><

喔喔 秦公子,玉石與紅線!!!((有病開始亂發花癡
0
B1 B2 B3 謝謝喜歡,不用敲了,下面章節出來了(///▽///)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