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最喜歡的小隊長。想把全世界的愛都給你。
那麼那麼那麼那麼喜歡你。

-
青漠
-


他不是那種一眼看去就讓人覺得好相處的人。

不是特別端整的五官,乍一看甚至有些嚇人,沒有特別表情的臉,笑起來的時候客套又生疏,帶著一點不自在的彆扭。
但妳知道站在眼前的這個人是整個學生會的核心,那張總是欠缺情緒的臉就那樣比任何人都細心的擔下了瑣碎的事情,贏得了所有人的景仰與稱讚。妳已經習慣每天推開社團教室的門看見他正坐在長桌的底端,對妳點頭輕聲的道早,他有不怒而威的氣質,連普通的早安說起來都有威嚴的味道。

可他也有極其普通的一面,在陽台旁那一排的迷迭香是他種下的,遠遠看去一片鬱鬱離離。有幾次妳來的早了看見他一個人拿著花灑站在窗外一點一點悉心澆水,眉目在晨光之下暈染的溫柔,唇角看來幾乎是在微笑。
因為那一幕,妳覺得沒有比他更適合綠色的人。

他總是留的晚,案邊的資料疊的像山一樣高。拿著筆的姿勢端正,下臂的肌肉因為用力構成美好的形狀,筆尖擦過紙上有沙沙的輕響。一聲一聲,如風吹過林木。

他走路很輕,一步壓過一步,先是踩實了才邁出。大家在校慶的前一天沒日沒夜做著準備的時候他會靜悄悄的用貓一般的步伐踏入,回頭看見的時候他好像已經在那裏很久很久,手邊是摺好的紙花堆,沒有變化的表情看見大家驚訝的眼神只是淡淡說,剛剛處理完事情了還有些時間,你們做這些真辛苦了。

他有很好聽的聲音。
跟令人有些畏懼的外表不同,他的聲音是四月的雨水,看著像一層霧,進去了是綿綿密密的網。缺少情緒起伏的聲音卻顯出溫柔平緩的氣息,他總是那樣站著,交叉著手,睥睨的姿態卻生生脫出了一分清冷的味道。配上那樣細潤的嗓音變成一種奇異的疏離,像是他站在那裏卻又離你們好幾個光年,距離著好幾個光年他卻依然在你們身邊。

他讓妳想起荒原裡面蔓衍的草,離離蔚蔚,柔軟而又堅韌,那樣獨自的瘋長在沒有人煙的地方,帶著遙遠而決絕的氣味。有時候妳又覺得他是孤山上面的一株松木,天地之間除了己身便無其他,獨立而巍然,千山鳥飛過而沒有一隻為之停留。
他在他自己的世界挺立。這幾乎帶著一些絕世的隱喻,卻又那樣鞠躬盡瘁的在這些世俗的紛繁裡面擾攘。

妳們敬愛他。卻也疏離他。這種疏離源於景仰源於崇拜,源於他身上缺少了一點人的味道。


可他到底還是一個人。

只有那麼一次,探勘迎新宿營的場地,地點是距離學校一段距離的小山,蓊鬱蔥籠的綠色,在夕陽溫柔撫觸下閃著金色的妝。他站在坡邊看遠方的海,也像是鍍著一層光芒。妳就站在他身後幾步路的地方,不敢動,不敢問,也不捨得離開這個位置看他過分溫柔的眉眼沉浸在無限遙遠的彼端。

然後他轉過來看著妳,帶著笑--不是那種疏離客套帶著不自然的笑,而是沒有從剛剛的餘韻中抽離所殘餘的情緒。

那瞬間美的像畫,妳每每想起卻莫名的想要哭。
他沐浴在一片夕陽中洩漏了一點人的味道,他到底還是一個人。他到底只有一個人。


妳不用同情他。所有的同情與心疼對他都是汙衊。他是他自己世界裡面唯一一個居民。他獨自欣賞這個世界的萬千事物而發自內心喜悅,他愛這個世界愛這個學校愛身邊的所有人用一段剛好的距離,然後微笑著觀看這些他創造的美好。

妳一步一步踩踏在他所建立的王國,為此喟嘆為此驚艷為此臣服,然而到頭來妳還是只能站在他身後的幾步處,凝視他的背影。

那不是愛情卻遠比愛情更加複雜,愛情建立在平等的關係之上,而妳對他敬若神明。在妳唯一的信仰體系那是妳沒有辦法佔有的光,妳願意付出妳的所有作為獻祭換來他的一點輕鬆,然而他甚至不要妳的所有,溫和清冷的語氣,四月的雨,沒有聲音卻依然像能冷進心底。

他只是對妳說,各盡其能,不用那麼勉強也沒有關係。


妳一直夢想看見那樣一天。
他的身邊站了另外一個人,周身多了不可思議的溫度。那人眉目溫柔清淡,掛著好脾氣的笑,像無窮時間中不會停歇的一條河。
妳聽見心跳的聲音,聽見沒有止息的遠方吹來的風,荒原淹起水,草木生長而星辰流轉,妳看見他綠色的臉在潮水的淹沒一點一點沉下,縮小著,縮小著,萎入土中鑽出一朵溫柔的花。


花期終至。


FIN

共 3 則回應

0
憂傷而美麗縹緲的短文 ❤
很喜歡這樣的描寫,有種雨後的味道…
0
好喜歡文青
0
B1 謝謝XD 其實是昨晚在花癡順手寫出來了/////
B2 我通常都被當憤青難得聽見這個評價好開心!XD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