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過是個劣質的未完成品。」
  「得不到父親的愛的你,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所以……去死吧。」

  「父親身邊,只要有我就夠了。」


  ……


  我醒了,從一個漫長煎熬的噩夢裡。
  醒來後我還是我,還是那個無法反抗那男人發出的任何命令、只能唯命是從的人造人。
  夢的結果是我被丟棄了。
  眼前停滯的最後一幕是老三拉著那男人的手臂,一臉得逞的笑容,看著我跌進垃圾處理通道。

  因為不反抗,所以就成了殘次品嗎?

  看著自己晶瑩剔透的皮膚,裡頭淡青色的血管彷彿快要衝破那層薄薄的束縛。
  象牙白是那男人最喜歡的顏色,嗯,之一。

  說起來,那男人前前後後總共也才創造了三名人造人。包括我。
  我們三個長得很像卻不一樣。
  老大有點嬌小,有點可愛,呆呆傻傻的,純良而且容易被騙,是個笑起來有如陽光一般燦爛的男孩;我是老二;老三是我們三人之中最得那男人疼的,雖然他驕縱,但老三懂得撒嬌,懂得如何迎合那男人的喜好。

  更重要的是他不像我跟老大一樣,不是被那男人養在身邊的狗。

  忘了介紹一下我自己。
  你們可以叫我諾亞,諾亞方舟的諾亞。那男人創造出來的戀愛型人造人。

  那男人是我們三兄弟的製造者。
  世界上的人都說他是瘋子,而他也的確是瘋子,他可以為了製造我們放棄一切。
  這種放棄直到製造出老三之後才得以結束。

  他終於滿足了。

  因為那男人心理有病,製造出來的東西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老大是過於天真、我對任何事情都麻木且冷漠、老三則是只要得到他的愛可以什麼都不要,而為了得到他的愛可以做任何事。
  任何事。
  相信我,如果有機會,老三一定會把老大跟我毫不猶豫地處理掉,然後用很純真無知的語氣對那男人解釋一切只是一場意外。
  至於理由是什麼都不重要,他會解釋得恰到好處。

  這樣的老三讓我開始學會害怕。

  或許正因為我們是以戀愛為目的製造出來的玩物,我們會用盡一切生命去愛人,至於對方有沒有以同等的愛回報?那不重要,製造我們是為了讓我們所愛的人幸福,而不是只有我們自己幸福。
  我們得以幸福的方式就是讓所愛的人幸福。
  下三濫的設定。
  這就是他的惡趣味,以這種玩弄其他人感情的扭曲方式得到快樂,這就是他。

  雖然他既灰暗、扭曲又噁心,但我還是愛著他。我腦中的系統是這麼說的。
  以往我都以為自己是屈居於他的命令之下,因為我們的程式這麼寫,所以我必須愛著他。
  我曾是相信即便是我們這樣的非人也是有靈魂存在的。
  腦中的程式主宰著我的生理反應,讓我面對他時會臉紅、會心跳加速、會頭暈目眩,看到他跟老三膩在一起會覺得心悶、不愉快,讓我表現出似乎是愛著這個人的模樣;心中的靈魂卻一直告訴我不要被生理反應誤導了,我不愛他,我只是被他囚禁的寵物。

  但我開始疑惑了。
  如果這些感覺都不是我愛他的證明,那、什麼才是愛?
  愛是什麼?

  自從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之後,我每天都過得行屍走肉,很快地,我的皮膚不再細緻光滑,臉頰逐漸消瘦,連他最喜歡的雙眼也不再那麼炯炯有神。
  這種日子沒有持續太久,老三找我了。

  他約我到位於地下室內的垃圾處理室,說是那男人有話要對我說。
  我知道他在說謊,可我還是赴約了。
  或許我還在期待那微小到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機率,期待會發生奇蹟。

  接下來,就只是重複噩夢裡面的對話而已。
  然後在老三將我推下那通往焚化爐的通道前幾秒,那男人出現了,我們視線相會,他臉上帶著不符合期待的錯愕,伸出來的手似乎想抓住什麼。
  突然一陣無以名狀的喜悅,然後我突然明白了。


  愛,就是為他生,為他死,為他變得不再是自己。

-
最後一句話忘了是從哪部小說看來的,很震撼人心的一句話
代入了一些比較科幻的情境哈哈希望你們喜歡030

re.i

共 2 則回應

3
那句話很貼切
有多少人正在為他生為他死為他變得不再是自己呢
0
是很貼切沒錯哈哈我看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明明一句話很平鋪直敘也沒有多餘的修飾,可在當時看起來就是一股不知該說當頭棒喝還是其他的感覺
不過現在稍微成長了,愛應該還有其他的面貌哈哈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