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握緊那枚玉石,半站起身的看著秦初離去的方向,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這樣想把握的東西,她竟想去追秦初的背影,竟想去拉他的衣袖,告訴他,她願意。父親病重時,母親毅然決然的離開家,她連哭都沒有,只是緊緊的咬著牙根看著母親離去的方向,一語不發,她沒有哭喊要母親留下,因為她知道母親與她一樣,若生決意,則心若磐石。

不知是心中的什麼意念留住了她,她始終沒有追隨那人而去,她只是重新的跪了下來,將手中那枚玉石小心翼翼地放入衣裳裡,低垂著頭在心底問自己:

他還會來麼?

一陣冷風拂來,一個身材壯碩,臉上還嵌著一個刀疤的男子,惡狠狠地站在女孩面前,女孩無甚表情的看著他,不卑不亢。

「賣多少錢?」男子粗聲粗氣的朝女孩吼來,彷彿心情很是不悅。

女孩思忖了一下,是啊,賣多少錢好呢?自己這樣瘦骨嶙峋的,該賣多少錢?她看著那個男子,許多都未出聲,那男子看來有些不耐,又重新朝女孩問了一次:
「多少錢!」

「……不知道。」

男子見女孩如此回答,一時也傻住了,他嗓門大,就在他剛才出聲問價錢時,就已經將周圍行走的路人們全都吸引了過來,從外邊看來,女孩買身葬父的地方竟圍了一圈人潮,甚是壯觀。

男子乾站了一會兒,他本是奉人之命來買這女孩,卻被這女孩以「不知道」給回了,一時他也顧不了那命令,看著越來越大的喧嘩聲,感覺自己被戲弄的猜測愈來愈大,他脹紅了臉,上前一把將女孩拉起,舉起手便要打下去。女孩措手不及去擋,也不知是被嚇的還是別的緣故,女孩竟就瞪大著眼看那男子,即使臉都成蒼白無色了,仍然定定地盯著。

男子雖知此舉魯莽,可看了女孩那眼神便更覺羞辱,本已停在半空中的手忽地向下拍去,可就在那掌風迅速接近那女孩只餘一寸便要碰上時,一條緋紅色的綾緞自他後頭襲來,一把便將男子的手卷去,摔在了地上,骨頭斷裂聲彷彿驚雷乍起那般醒耳,原地之處響起一波波的讚嘆之聲。

「胖子,是不是想念我白璇璣那招落櫻紛飛了呀?我這才使一半呢,你就五體投地啦?瞧著可憐了,這手定是廢了罷?早與你說過想我了到璇璣坊來找我呀,別每次都要這樣引我出現麼。這樣華麗的開場該搞得我多不好意思啊!」

眾人聽到這聲音紛紛拍手叫好:「是璇璣坊坊主來了!是白璇璣來了!」


********


慕湘

共 1 則回應

0
原ok等妳的更新喔~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