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樣的形容詞可以解釋現在這個場面?混亂嗎......有點不精確。暴動嗎......好像也不太合適。在抱起凱凱的同時,一把塑膠刀就這樣投射過來,他下意識舉起雙手擋住,才發現手上的凱凱中刀了。塑膠刀跟著凱凱的淚滴一同滑落的瞬間,我突然想起該用甚麼樣的形容詞了......群魔亂舞!在這滿是小孩的遊戲間裡面,伴隨尖叫、笑鬧、玩具飛舞、小孩狂奔....大概就是群魔亂舞了。

「對不起。」我轉頭,看著一位年紀可能還沒滿二十的女孩跟我道歉。
「痾...」我疑惑著。
「丟刀子了,是我的女兒。」她帶著歉意說著。
「痾....」我遲疑著,遲疑著她的年紀帶了個小孩。「哈哈哈,沒關係啦!我家凱凱先搶她的玩具的。」

「才沒有!」
「你就有!」
「沒有!」
「有!」
「沒有!」
「有!」

無限循環的小孩辯論,我只是默默的抱起凱凱,然後跟那位女孩使了個眼色便離開遊戲間,回到餐桌上,逼迫貪玩的小鬼靜靜的吃完他的餐點。然後再次體會到帶小孩的困難,還有就是帶小孩吃飯不能來到這種有遊戲間的餐廳。

那時候,她就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了。那是一個很悲劇的故事,我有時候也會像現在這樣超離於自己的身體,只是靜靜的看著凱凱吃飯,想著的卻是那個已經不知道該用甚麼來訴說這段關係的女人。她替我生了凱凱,或者說,我在她的青春年華不小心讓她大了肚子。那年,她才十七。

我是認真想要負責的,那個年頭我兼了三分差,每天就為了那個女孩跟凱凱在打拼著生計。學校也休了,同學也疏離了。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工作跟家庭的不溫暖。原本應該要是一段聽起來很辛苦卻很溫馨的故事,到頭來,那女人先受不了了。她無法接受跟著我吃苦的生活,她以為還可以像我弄大她肚子以前,有家人給我錢,然後再拿那筆錢給她花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生活,是在踏入社會以後才會得到體悟。在這之前,你可能喜歡看電影、吃美食、逛街購物。但是,一旦有了生計上的擔憂,妳只想著怎麼省電費、省水費、省電話費,省一堆妳根本無法想像的詭異開銷。而不再是,踏入社會以前的,社會化扮家家。

總之那個女人走了,連帶我提款卡裡面的所有積蓄。也不多,就兩萬五左右,卻是致命的。不懂事的少年,搞大女孩子的肚子,被家人趕出去,然後跟她相依為命的女孩卻在最後一刻出走,連他當年逼我讓她生下的孩子都已經不願帶走,不帶任何情份的捲款離去。我卻,恨不了她。但是,是誰毀了誰的人生呢?

「爸爸!!!」凱凱的一聲大吼,引起整間店的注意。

視線從回憶中抽離,漸漸將模糊的影像聚焦,最後出現凱凱的臉。我愣了一會,看著凱凱不滿的表情,然後看見桌上空空如也的碗盤,我開始明白,這小鬼想告訴我吃完了,他要回去魔界了。見我沒有反應,他一奔,就消失在餐桌上。這時,我的精神才完整的回歸。我一個起身想要阻止那個小鬼,不料那小鬼卻撞上另外一個小女孩。然後,女孩開始暴哭。

「你就繼續橫衝直撞沒關係啊!」我一臉無奈的走過關心小女孩,忽略一臉無辜坐在旁邊的凱凱。
「妹妹別哭,哪裡痛痛嗎?爸爸媽媽在哪裡?」我小心翼翼的問著,但是妹妹就是一陣爆哭。

真要形容的話就是撞擊的瞬間到倒在地上之後,時間跟她周圍的氣氛整個凝結。然後在某一個你無法捉摸的時間點,一陣哭聲從她的共鳴腔中爆發出來,那種宏亮的聲音,我覺得連五百出來跟她喊聲都不一定會贏。眼見這女孩的哭聲止不住了,我還在思考要怎麼安撫的時候,一雙溫柔的手從她的胳肢窩竄出,然後將她提起,擁入懷中。

「小妮別哭,哭哭就醜醜囉。」那女孩,她這麼說著。
「好痛......好痛啦......嗚嗚.......哇!」
「不好意思,那個男孩有事情嗎?」一邊幫忙擦小女孩的眼淚,那女孩問著。
「喔沒關係是他撞到你們家女孩的,我才該說對不起。就別管他死活了吧。」
「請務必別在孩子面前說這種話。」女孩有些嚴肅的看著我。

有時候你不得不說緣分這種東西很奇妙,那是某天我兼完大夜班很累的清晨,我路過家裡巷子口的早餐店,看見一個非常眼熟的女子,而那女子正好跟我四目交接,我還在思考這是誰的時候,她竟然揮著手向我打了招呼。於是我回以一揮,然後邁步走向她。

「忘記我了還回應我?」那女孩笑著。
「所以我來確認妳的身分了。」
「在那間有遊戲間的可怕餐廳,我們第一次碰面哦!」
「妳說有魔戒大門的那間啊....我想起來了。」
「啊?」
「沒事沒事。妳住附近嗎?」這種年紀的女孩會毫無打扮穿著隨便出來買早餐,除非住附近,不然這無異於自殺。

從那天之後,我們開始有了交集。因為彼此小孩在遊戲間的相遇,然後我們相遇。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尤其我跟她年齡相近,所以那天陪她買完她跟她女兒的早餐,我就跟她交換了LINE,然後就回家睡大頭覺了。我們漫無邊際的亂聊著,有時候聽她說著她的女兒經,我也說著我的小惡魔經。漸漸的,我越來越了解她女兒,她也越來越了解我兒子。但是莫名的是,我們的話題永遠都不會提起彼此的伴侶。像是江湖規矩,或者是天生默契。總之我們彼此都沒有去提及這塊。她沒問我,我不知道理由。我則是因為,我怕她也跟我一樣,有著一段可能異於常人的,講起來會讓人難過的過去。所以沒有特別提起。

十九歲,女兒四歲了。喜歡看神奇寶貝,然後拿著大石頭以為是寶貝球對著她的皮卡丘玩偶投擲,幾乎每天都在玩這遊戲。她喜歡女兒撒嬌的模樣,女兒會用她還稚嫩的肥肥臉龐磨蹭她的手臂,然後整個人飛撲到她懷裡,這是她覺得最快樂的時光,每次只要女兒如是動作,她就有辦法忘卻很多煩惱。這女孩,有甚麼煩惱呢?

「妳女兒真的很可愛啊 : )」 用LINE回她的同時,我疑惑著,她的煩惱。

但是如果提起了,說不定就牽扯到另一半了。那麼,還是不要多問會比較好吧?正當我準備要用明天要上早班,跟她說晚安的時候,聊天框的最下方,輸入欄的上方出現了一串字。

「陪我喝酒,好嗎?」



那天的月亮很圓,月圓,卻未必每個人都想團圓。



待續。



BY 燈火闌珊處

共 3 則回應

0
對不起我看成【連戰】親密.1
我還想說是甚麼八卦文嗎
0
總算等到你啦!!!!!
等續集~~~

星期一天氣晴
0
B1 對不起 我笑了 哈哈哈哈哈
B2 我覺得你會等很久=口= 這篇很虐哦 我覺得...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