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潔的玻璃鞋
等待著,午夜曾偶遇的佳人
過期的南瓜馬車上,只剩下
一支雙人舞的時間
是夢的捉弄?還是命運的擱置?
鐵皮人,渴望的心
沒有勇氣的獅子,無力給予
帶領桃樂絲返家的,那雙銀靴
在故事的開始,就已穿在腳上
人魚的眼淚,終將喚不回王子與聲音
那一雙腿,是女巫矯飾的諂媚
而化為裊裊泡沫的你,是我對大海無止盡的追隨
渴望在那鬱鬱湛藍的深遂斑斕裡
尋一個幸福童話

蠻牛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