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幾篇傳送門
-------------------------------------------------------------------------------
窗外的那道白光已經不知消逝多久,那種熟悉的感覺依然盤據在心頭。

看著手中因擠壓而破碎不堪的蛋糕,彌兒又想起了葉魅最後的笑容。

不由得,眼淚又掉了下來,好痛…心好痛…葉魅現在到底如何了…剛剛那道白光的熟悉感又是怎麼回事…好多好多的問題湧上了心頭,她終於承受不住,衝出大門,就算死,她也要和葉魅在一起。

天空依舊烏黑一片。

(這夜,怎會如此漫長...)沒頭沒緒的亂找的她,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剛剛的地方。

但地上卻只剩一片鮮血狼藉,空氣中飄著的,是葉魅那熟悉的精魄氣息,空中飄著一顆顆的微小塵埃,在黑夜中淡淡閃爍著。

看著這些精魄碎片,彌兒終於忍不住淚水,無止境的大哭著。

為甚麼…為甚麼!她望著夜空,大聲嘶吼著,失去摯友的悲傷不斷啃蝕著她,使她痛不欲生。

從小,她就沒有甚麼情緒變化,被嘲弄時,她從未憤怒過;馬戲團被虐時,她沒有掉過一次眼淚,不曾快樂、不曾氣憤、沒有悲傷、沒有痛苦。

直到遇見了葉魅,她才開始找回了自己從未有過的情感。

第一次,她嚐到了眼淚竟是如此苦澀、如此心痛,極度悲傷的絕望。

這濃厚的悲傷氣息,引來了附近的魑魅魍魎和眾多精怪,卻沒有一隻敢輕易接近,空中的精魄碎片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悲傷,靜靜的飄落下來,輕輕的覆蓋在她的身上,像是葉魅在安慰自己一般,就這樣,她不知哭了多久…

「你就是那隻狐妖在保護的人?」突然一陣聲音退開了一旁圍繞著的魑魅魍魎,從彌兒背後傳來。

哭紅眼的她轉過了頭,背後站著一位約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她手中還抓著一條黑蛇。

她眉頭一皺,那條蛇,有著和蠱老相同的惡臭氣息。

「你…是誰」雖然眼前的女孩並未讓她感受到任何不善,但她手上那條不斷掙扎的黑蛇,無庸置疑的和蠱老有關,讓她自然而然的戒備了起來。

「我是祝晴沙,這傢伙是我剛在路遇到的,把你剛剛宣揚的說出來吧。」晴沙放開了手,黑蛇滑落。

「咳…咳…我家主子有令,如果要救你的人類朋友的話,就到河堤交出自己的精魄,否則你的朋友只好乖乖的去見閻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蛇說完,看了看晴沙,就想離去,晴沙手一揮,一陣火焰燒向了牠。

「你說我說了就要放我走的!!」被火焰吞噬的黑蛇大聲哀嚎,劇烈的在地上扭動著。

「省省吧!」沒有任何表情,晴沙冷冷的說著,眼前的黑蛇很快就成一團焦炭。

「牠…在說笑吧…」彌兒愣著,溫洋和小絮被帶走了?!她該怎麼辦,現在葉魅已經不在了,她該如何去救出那兩人,但更不可能眼睜睜看他們因為自己而死。

該怎麼做…她完全想不出任何方法。

「看來~你似乎遇上了麻煩呢~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那老頭談談。」晴沙看著地上了焦蛇,毫無表情的說著。

「ㄟ!你有沒有查出啥啊?為何今晚蠱老的蛇會大量出現在城市裡,他到底在尋找甚麼?」一個人影騎著摩托車停在她們面前,拿下了頭上的安全帽,是位和晴沙年紀似乎相差不多的男孩。

「你自己看看吧。」男孩看了看彌兒,紅色的雙眼如同擁有一種魔力,可以看穿人最深層的自己。

男孩先是驚訝,然後皺了皺眉,看著晴沙,沒有說話,她只點了點頭。

「我先去河堤,你等等帶她跟上。」

「ㄟ!去河堤幹麻啊!!」男孩才剛要問著,晴沙已經飛向河堤的位置,留下了他和彌兒。

「上車吧!真是的,有事都不說一聲的,這女人。」嘀咕著,男孩要彌兒坐上來。

隨即衝向了河堤。

-------------------------------------------------------------------------
鑑於乖乖工作兩天明天終於又是愉快的休假日的老闆
不想要明天早上又被催稿PO文~
就默默的在大半夜超進度PO上來囉~
希望半夜看的讀者會多一點QQ
每天早上放文章都沒人看....
謝謝還願意支持我地幾位讀者
萬分感謝(鞠躬

大半夜默默發文沒先說的老闆 言

共 5 則回應

0
都不說的~~
0
為什麼都默默就發文了啦

終陌
0
催稿催稿=w=

【貓與狼的狐狸窩】
0
想說看看晚上人會不會比較多阿XD
不要催稿了Q口Q
老闆靈感有限阿
1
老闆加油呀~~~
眾多孩子們再等著你餵養呢=w=/ (誤

【貓與狼的狐狸窩】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