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不想再從事任何社交活動了。
她倦怠的想著。
曾經她積極參與所有活動,因為她的能力,她的個性,總能帶領氣氛駛向一個熱絡的場面。然而在這趟旅程回來後,她不再想從事任何社交性活動。
營隊,隊輔,活動長,主持人,主辦,飯局,聯誼,打破僵局,陌生到熟絡。
全部都在這一切中循環,而她早已無感。
不難,全都不難。打開陌生人的防備只要陪一些笑臉,露出無害的微笑和專注傾聽的眼神,適時的打岔加上一些有趣的分享。
不難,全都不難。主辦人只要規劃早已玩到幾乎膩了的遊戲,用很歡愉的口氣加上假裝很投入這個局,現場氣氛仍能很爆炸。

所以,
又有什麼必要
繼續這種輪迴呢? 看著身邊的人庸碌著這些生活…
她無奈笑了一下,難道這些人追求的,就是這些?或許,在這些把自己變成忙碌悲劇的主角的同時,能讓他們找到意義,或許…



共 7 則回應

0
同系的!!!
0
覺得認同.....
1
不想參加就不要參加阿
又沒有誰強迫誰
0
廣告傳播系好好玩
1
這些話某個朋友也曾經對我說過
於是她定期到偏遠地區幫小孩上課,以完整她自己

上一次是蘭嶼,我很喜歡她能夠勇於追求人生意義的樣子

她曾經跟我說:
希望我們都保有孤寂的影子,一直都是清澈的怪人!
共勉之

G.
0
B5我喜歡你的文字
我也是在旅行中找到意義
0
有能力就把層級拉高吧
我是自由的
我們是自由的
全人類是自由的
that would be something different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