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記得大一的國文課,很年輕的教授,除了講義上面的先秦諸子外總是喜歡聊些課外的瑣事。

那時候她說,名字是最簡單的咒語哦。
一個人之所以為一個人,你之所以為你,在我喊出你的名字的時候你就被「限定」在你的名字之內了。

是天氣很好的日子,窗外的陽光明亮而慵懶愜意的下午,諸子百家的東西忘了個七七八八,這句打趣我卻一直記在心上。

-

我想自我認同其實是一件本質上很模糊的事情。

當我奮力的想要往內尋求我究竟是誰,我究竟需要什麼,想要什麼,有著怎麼樣的個性,卻總是在這樣的探掘中更加失去了方向。就連最簡單的外向與內向都難以判定,是個嚴謹的人或是隨性的人,喜歡充滿冒險或是平靜的生活,簡單的二選一卻總是充滿了太多的模糊地帶,連自己也無法掌握這些特質的流動。

每當想到這個總會跑去看看巴南語句,看著裡面自己覺得被說中的東西再想起那個4.26/5.0的平均契合程度,笑著覺得也許每個人都跟我一樣充斥著對於自己的徬徨與迷惘。

-

近來喜歡上玩wootalk。
最有趣的時間就是在剛進去的那幾秒,最近胡鬧的多,篩選變得麻煩,往往自己進去要等幾秒確定對方沒問「約嗎」才能說聲嗨。那幾秒鐘的互相沉默總是讓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像是兩個人心照不宣的暗號--明明是身處在不同空間素未謀面的兩個人在那一瞬間都在等待同樣的事情,帶著一點忐忑跟期待。

我喜歡那種自己是一片空白的面對一片空白的另外一個人的感覺。

單純從文字中展現自己,在一片陌生中只能透過文字了解對方而對方亦只能透過文字接觸自己。脫去了所有的外在的所能直接見到的東西,仿佛這樣呈現在彼此面前的--理論上而言,應該會是最原始的那個自己,不是作為某個大學某個地區或是某個性別的自己。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明明正是因為這樣的全然匿名性而有趣,到頭來大家還在互相確認著那些客觀意義上的屬性。

你是什麼地方的人?
你是什麼性別?
你念哪間學校?
你的年齡?

彷彿不透過這些東西的確認我們就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而我習慣性地迴避與逃離反而像是某種掩藏真實的展現。但我想即使是那麼努力的不去觸及現實中的這些的我也是對這些感到好奇的,明明眼前的人已經實實在在的在跟自己說話,卻依然要憑恃著那些外在的、客觀意義上的東西來評斷那個人。

每一次的聊天就好像是把所有的自己先拋下在重新拾回的過程,有時候碰上的是那個喜歡聊大學生活科系專業的我;有時候是那個每天宅在PTT說話都帶著鄉民風格的我;有時候是纏著對方嚷嚷著LOL戰隊黑特TOYZ的宅;有時候是言詞謹慎仔細輕飄飄的聊著純文學的我。

這才是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好像在重新探尋自己的人生,脫去了外在的這些哪些是我喜歡的。用著不同的風格說話,得到各種不同的評價,其實明明沒有特意的在扮演什麼,卻彷彿每一個自己都有些微的不一樣。昨天晚上跟我在那裏互相罵髒話的人可能也不會想到我是這種會在這裡PO抒情文章的小文青。

-

很久以前打LOL的時候,取了個男性化的名字。其實並不是故意的。

後來才知道妹子號有多好用,隔著螢幕的兩端,僅僅是名字帶來的性別威力就有如此力量叫人咋舌,雖然那時候我已經揹著那個名字男性化至極的ID一路被噴上30等淚流滿面。也不是沒試過開場在聊天區無恥的說句「小妹新手請多指教」,結果被痛快地回了一句人妖號啊學的真不像。

你說本質這種東西怎麼說,我明明就是個妹子,在顯示器前面卻沒有一種能證明自己的方式。
卻又隱隱的覺得開心,你看也只有在這種虛擬的土壤之下我們才不再被原本的東西所標籤。

-

所以其實不只名字是咒。


我們被各種東西規制在了一個特定的框架之中,提取了某樣關鍵字就觸發某一部份的自己。這些東西構成了自我本身,但當這些東西都抽離了自我的同時又會讓人感到惶惶不安。我一向不樂意被用任何的特定印象定位,就好像我甚至覺得D卡的詩文版根本應該完全匿名連學校系級性別都不應該有--但倘若如此,也許又會讓人忍不住頻頻詢問起對方的資料。

話說回來,正是因為D卡這麼透明才讓我一直沒法認真的寫自介,硬是寫了最偏激的那個自己放上最好的照騙。
嗯,至今沒有能通信的好友,不禁感嘆大家還是挺注意內涵的。

-

一點感慨。猶豫了一下應該放在這裡還是心情。後來想想應該算是作文吧,就放在這裡。
不妥的話再刪除,哈哈。反正我也就是想打打字而已。

共 17 則回應

1
讀完以後有想把自介刪掉重打的衝動
可是校名刪不掉......

總是有些標籤撕不掉呀(笑

G.
1
網路世界之上人群更傾向於彼此分類
遠離非我族類
擁抱相近的彼此
但在現實中 我想任誰都有過彼此相差極大的朋友過

所以是"咒"增加了網絡距離?
但沒有了"咒" 我們又能縮減多少遙遠?

我喜歡你的"咒"
換做白話一點 我會稱其為標籤
在現今大家表面上瘋狂的排斥被貼標籤
一方暗地裡標籤卻又成了我們依循的準則
0
改自介會變得跟我一樣沒有朋友喔XD(欸)
有著台灣大學+照騙+女性的先天buff我還可以弄到加了這麼多天都被拒絕,朋友都在開賭盤了XD

我也不喜歡校名系級還留著,人果然還是會帶著標籤生活下去啊。
連wootalk玩久了,對方常常一聽見我的校級就又換了態度,委實灰暗。
0
我覺得咒這個詞很有意思,想想也的確跟標籤可以相互代換。
在被歸類到某種群體之中的時候,同時也會自我強化成為那個群體的一部份。
這才是我最近迷戀於匿名聊天最大的原因,也許是可以多少扮演一下不同的自己。

網路上跟現實中究竟哪個有更多的距離我覺得是微妙的事情。
也許一旦標籤出現了人就一定會開始劃分彼此的類別,(是的其實我覺得現實中也是如此)
網路上經營很久的帳號也會有類似的問題。
而我只是厭煩了這件事情本身,卻又沒辦法真的離開所以只好偶而上網開小號呼吸兩口自由的空氣XD
0
哈囉你好我是雨天。

覺得會愛上能夠寫出這些文字的人XD
不過也有可能只是愛上這篇文字?

呵呵我好像也認真了

雨天
0
嗨其實不是第一次見面了,我是每次都忘記放上簽名檔的Rue。(#
我還以為我的風格很好認呢XD

謝謝你這麼喜歡,我在wootalk上也是每晚都在經歷被拒絕的過程只好上詩文版找溫暖XD
確定自己的文字還有吸引人的價值真是開心XD
0
B6 對不起我是金魚腦(無誤

記憶力最弱可以弱到什麼程度?問我就對了嘿嘿(x

雨天
0
如果原PO是男生的話我可能會動個心(?)XDD
哀呀這又是一個咒...

0
沒關係我就是好玩認個親XDD

等等要男生才可以嗎,沒關係那我們做普通筆友(欸)
讓我想起昨晚願意跟我聊天的每個人都是以為我是男性的男性朋友....QAQ
0
名字是最簡單的咒語←這明明是陰陽師小說裡,安倍晴明對源博雅大人說的話。
1
是的XDD
當時老師是說陰陽師居然被看出處,但因為我怕引述的不完整就還是以老師當時說的為主XD
她還順便安麗我們去看哈哈哈哈哈哈
0
人類的好奇心是很強大的。對於空白的東西,只好找些東西去補。人心擁有豐富的層次與複雜的面向,只好拿些客觀的事實來刻劃彼此的模樣。原po的觀察很細膩,細膩到讓我有些訝異。標籤並不讓人們不自由,只是人們更想發覺不一樣的自己的這種可能性
0
因為我正屬於自我混淆的階段XD
讀了很多理論性的書,也看了很多相關的文章,事實上某種程度也在逃避的既有的生活圈來定位自己到底是什麼。只是一旦真正讓自己落於空白中又會有些惶恐。
我覺得"限制"這兩個字其實是很中性的意思,他區分出了內外,某種程度上看起來是限縮了自己,但其實也唯有透過這種"限制"人才會找到歸處。
只是待在裡面久了也還是會讓人懷疑究竟是因為我是A所以我被畫上了A的印象,還是因為A是我所以我必須成為A那樣的人。才想要逃離吧。(有點拗口)
1
妳的話讓我想到尼采的文字,他說:一個人必須在生命之外找到一個立足點,用不同的方式,如同一個已經活過的人、許多人、一切人那樣去了解生命,方能觸及生命的價值問題。有足夠的理由表明,這個問題是我們所不可企及的問題。當我們談論價值,我們總帶著靈感、帶著看待事物的方式談著,而這些都是生命的部分。

我想妳的問題也一樣,這些都只是「自我」的表徵而已。無法真正去觸及「自我為何」這樣的問題。

0
我也喜歡聊純文學A_A
1
這段話太有意思了,我晚上就看見這個回應一直沒能好好想想就拖沓到了現在。
結果想了半天覺得好像捉到了些什麼又好像沒有捉到,決定明天去總圖借尼采原文回來拜讀。(冒昧請教應該是《偶像的黃昏》這一本吧?)

我想想的確是,到頭來只是透過這些自我的片段在尋找表面的東西如何拼湊出自身;然而還是沒有從構成的角度重新思考我為什麼是我跟這些東西的源頭從何而來。
希望明天拜讀過後能有些許不同理解與斬獲。啊,謝謝介紹這段話讓我有新的好書可看。

其實我不是真的很懂純文學(掩面)
聊的時候可能有百分之七十的覺得這樣很有氣質,百分之三十才是真正的體悟。(羞愧)
最近終於開始決定認真念些經典名著了orz
0
這段文字本是尼采拿來批判教會道德的說明。我只是覺得類似便拿來與妳分享。倘若對懷疑普世的道德這件事上沒有興趣,我覺得讀起來是相當索味的,這類哲學的書總是要反覆讀好幾次才能稍有心得。也容易誤解,畢竟翻譯是件極困難的工作。但如此也讓思考能更靈活,所以不要懼怕這種文字,盡情探索吧,共勉之。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