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首歌的背後,都有每個人自己一段故事。是快樂?是懊悔?或是什麼糾結在心上的情緒久久不去?真要說的話:是成長,更是人生吧!』

張懸—親愛的

踏出地下街的出口後,一個人步伐緩慢地向前走著。晚上的臺北依舊熱鬧不已,一棟棟大廈聳立而成的囹圄總有種窒息的壓迫,馬路上來往的車流匆忙不已,比起早晨更是多了許多,或許都市的人都已經習慣在入夜的時刻繁忙吧!越過了數個街口,總算是看到那堵水泥灰的圍牆,應該是防止淹水蓋的吧,心裡一面想著一面向前,總算是看到河岸的夜景。
坐在橋下的河堤,只是靜靜地融入在這片景色之中。眼前的河水平靜地流動,不湍急也不洶湧,水面粼粼的映著對岸一大排的住宅燈光,時不時隨著水面上的漣漪起伏著。不遠處的另一座橋上佈滿了閃爍的LED燈,七彩顏色的變換在頓時間成為黑夜之中的彩虹。扭開了瓶蓋,把玻璃瓶裡面濃度極低的酒精飲料往嘴裡送,極淡的酒精味在口腔裡開始蔓延,感覺也開始有些發熱了。
『欸!坐在那邊的!』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讓人不禁嚇了一跳,回頭卻發現是個不認識的女孩,一個高中生。
『看什麼看啊!我就是在叫你啊!』兇惡粗魯的口吻配上清秀紅通的臉蛋,再加上身的制服,衝突極大的反差有種莫名的滑稽感。
『笑屁啦靠!』女孩踏著搖搖晃晃的腳步,慢慢坐了下來,接著歪歪斜斜的靠著肩膀。身上飄發出淡淡的香味,而此刻混雜著酒味更是使人有些悸動。四處張望,看見不遠處有台腳踏車和斜背背包,應該是她的吧!
『這什麼啊!你喝的根本不能叫酒吧!』一把搶走酒瓶,她用種極其豪邁的方式猛灌著,一面狂飲一面吐槽著。沒辦法反駁,因為酒量確實不好,不敢一個人嘗試其他濃度更高的飲料。只好尷尬的笑一笑,摟住了從不相識的她。河堤再次安靜,只聽得到稀微蟲鳴,和有人大口灌酒的聲音。
晚風正刮著,懷裡的女孩似乎有些發抖,仔細一看才發現,身上竟沒有外套。一件單薄的制服根本抵擋不住夜晚的寒風,想到這,又摟得更緊一些。心中交雜的莫名的衝動以及難受,大腦在酒精的催化下早就失去功能,只想要順從最獸性的本能……『啪!』清脆的一聲耳光,響徹這片夜色。
『有準你看嗎?』臉頰熱辣辣的痛著,有些酒醒才發現,怒不可遏的目光死盯著,越發通紅的臉頰不知是酒精還是情緒的影響。女孩一手遮著領口,一手拿著酒瓶,而臉上寫滿了生氣與羞赧的感受。
『對…對不起…』回過神後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失態,趕緊站起身想逃離犯罪現場,卻發現袖口被女孩緊緊的拽著。『陪我一下吧,別亂來就好。』女孩囁嚅著。
越深的夜伴隨著越冷的風,早已成空的酒瓶靜靜的躺在背包旁,上方來往的車輛似乎少了,原本還有些吵鬧的蟲鳴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不間斷的啜泣。『我恨你……嗚嗚……』字句交雜不清的罵著,女孩倒在懷裡,身上披著有些陳舊的西裝外套。維持這樣又哭又罵的狀態也有十幾分鐘了,完全不能理解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她變成這樣,但卻能從毫無邏輯的語法中聽出滿腔的憤怒。『……』到現在還是跟從前一樣,不曉得如何安慰女生,只好靜靜的摟著女孩,聆聽他想表達的一切。
『一切都會度過的,都會沒事的。』看著沈默的河流,你輕輕地這樣說著,是說給誰聽?已經熟睡的女孩?窮途末路的自己?遠處閃著的彩虹是夢想、是虛幻,而此刻的河岸是終點、是起點?

這篇....寫完的感覺是,跟歌沒有關係@@,不過就是聽著歌順著感覺寫的
希望各位別太計較XD


--因為手很酸,所以慢慢刻--

共 2 則回應

0
同校同系推個XD

sky_bei
1
顆顆原PO我懂你。

寫完文之後發現這篇文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很正常。

因為我們都廢啊。
B1 同校同系推。

交大沒梗臣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