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她的一道牆,
當上半身赤裸著與男友親熱時,
她很清楚自己的底線在哪裡。
她很清楚她不會與這個男人發生關係。
於是只是堅定的推開他欲往下的手,拒絕了。
不是他不好,是她過不去自己的關。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關。

第一任男友是瘋狂炙熱的初戀,那時的他帶著她初涉慾望的禁地,用危險而被禁止的性引領她達到最極致的叛逆。
對一切懵懂的她只是被無端的謊言說服了,
放心只要不射在裡面就不會懷孕。他這樣說。
確定?
不放心但又無知的她再三確認,但秉著信任與愛,讓她在高中未滿十六歲的那一年,給出了第一次。
而事後她查到了不戴套的危險。
她寧願相信是他也無知而不是刻意欺瞞,儘管如此,心靈仍有一段時期的煎熬與痛苦。

有著第一任的性經驗,第二任她更加害怕。儘管那個他時常渴望著能更進一步,屢屢遭她或溫柔或嚴厲的拒絕。
他並沒有因此停止愛她,他仍盡一切的付出與愛。正因如此,每瞧見他失落的目光,她總感到歉疚。
最後他們達成協議,做好安全措施並且不內射。她又再次為了愛而妥協了一步,她相信他會不同,或是說,她選擇再去相信一次;他也明白這對她而言是多大的突破與信任,幾乎是她能為他做的最多,所以一直珍惜著。
就這樣持續了一陣子,有一天只聽到他的一聲
…射了。
正疑惑為何不如往常,居然在進行到中途時聽到這句話,接下來更五雷轟頂。
套子破了。
她往下看她的身體,幾乎到處都是他的殘餘。她一向的鎮定和理智瞬間瓦解。
把自己清理乾淨後,她無法面對他。
他道歉賠罪,但她已無心接受。明明承諾不會在裡面的,什麼承諾都比不過一時的爽快是嗎?
她回家了,無法遏止的哭了整晚,覺得自己是天大的笑話。像是被背叛般,心破了一個洞。一切的苦也是自找的,是自己的信任自己允諾自己要給與的,怪誰?
憑什麼以為有人會重視或者在乎自己身體?
對他們而言需要承受的只是一時的罪惡感,而她,身為女人,要承擔的可能是一個生命。一個,生命。
她痛哭哭到啞了,哭到他徹底慌了,求著她。只求她不要做傻事。
都把自己糟蹋成這樣了還要做什麼傻事呢?
她無言的責備
最後她吃了事後避孕藥解決這次的事件。

相信一個人後被破碎
於是懂得保護自己。
因為只有自己能用最完善的方式愛護自己。
誰能保證另一個說著愛妳的人會愛妳大於自己?


這是她的牆,而她現在還無法跨越。


蘋果姐妹

共 3 則回應

3
他嘴裡說著:危險,風險,就是展現愛的方式
可惜了慾望本身的真實性。即使我們都以為理性凌駕於一切之上,那是高估了理性的謬誤
0
是男人太幼稚
但你可以多做一點防禦措施
就是在做之前先教他
過程中也一點一點吸收關於這的知識
然後一起成長
2
真愛的話,一輩子等待而不踰距也是應該的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