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廣場上巨大的聖誕樹前,安靜的像是夜晚靜靜飄下的雪花,輕輕淡淡。

幾乎融入人群之中,她佇在那,安靜的彷彿不存在。

明明聖誕節早已過去、明明耶誕氣氛已經消退,為什麼廣場上的聖誕樹依然佇在那?

明明已經分開、明明已經下定決心,為什麼,心中的某個小角落依然疼痛難耐?

她繞著聖誕樹,走了一圈又一圈,她沒有在期待什麼,沒有在期待哪個人會來擁住她,告訴她這一切已經過去。

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突兀地出現在視線中,她突地停住腳步,重心有些不穩,差點撞翻咖啡、差點栽進來人的懷裡。

她抬起頭,那人好高,高的彷若是耶誕樹上最明亮的那顆星。

眨眨眼,她確定他不是星,也許是他眸裡的星光閃爍,也許是他墨色的瞳孔在夜裡特別晶亮。

不管是什麼,她確定他不是他。

所以她低頭,繞過他,繞過閃爍的星,然後繼續前進。

又碰見了。

她有點疑惑,是因為他跟著她,還是她自己走到他面前?

所以,她依然低頭,繞過他,繞過閃爍的星,然後繼續前進。

再度碰面。

三度碰面。

也許五次了?十次?

還是一百次了?

他停在那,不斷等著她走到他面前。

她向前走著,不歇地走到他面前,然後,繞過他。

他的咖啡冷了吧?他的腳酸了吧?他等一下就會離開了吧?她依然走著,但是沒發現自己在期待什麼。

他是誰?他為什麼在這裡?他想要做什麼?還是純粹在看風景?她依然走著,還是沒發現自己的心思已經偏離。

冷風呼嘯,行人紛紛走避,她還在走著,他依舊佇著。

他能等多久呢?他能堅持到何時?下一圈是否他就不會在那裡了呢?她依然走著,仍然沒發現原本的哀傷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更像是試探。

試探著某種堅持。


倏地睜開眼,她望著天花板。

「又做夢了?」

「又做夢了。」她翻身窩進身旁的懷抱裡。「我夢到你。」

「真的?」

「真的。咖啡冷了嗎?」

「傻女孩,那天我拿著的不是咖啡啊。」

「那是什麼?」

「嗯……也許真是咖啡吧。」

「是嗎?」

「是啊。」



***


他站在廣場上巨大的聖誕樹前,看著她安靜的像是夜晚靜靜飄下的雪花,清清淡淡。

幾乎融入人群之中,她佇在那,安靜的彷彿不存在。

明明聖誕節早已過去、明明耶誕氣氛已經消退,為什麼廣場上的聖誕樹依然佇在那?

明明已經分開,明明那人已經離開,為什麼見她如此,他心中的某個角落依然疼痛難耐?

她繞著聖誕樹,走了一圈又一圈。他沒有在期待什麼、沒有期待著她會讓他擁著,讓他告訴她這一切已經過去。

捧著冒著熱氣的奶茶,他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停下腳步,他也只能站著、捧著,等她走到面前。

她突地停住腳步,重心有些不穩,差點撞翻奶茶、差點栽進他的懷裡。

他垂首,她好嬌小,嬌小的彷若是耶誕樹上多的數不清的小小星飾,然而卻最是明亮。

定睛,他確定她不是星,也許是她眸裡的星光閃爍,也許是她珀色的瞳孔在夜裡特別晶亮。

不管是什麼,他知道,她確定他不是他。

所以他只能怔怔地看著她低頭,繞過奶茶、繞過他,然後繼續前進。

又到他面前了。

他有點困惑,是因為他跟著她,還是她自己走到他面前?

所以,還是只能見她依然低頭,繞過奶茶、繞過他,然後繼續前行。

再度碰面。

三度碰面。

也許五次了?十次?

還是一百次了?

他停在那,不斷的等著她走到他面前。

她向前走著,不歇的走到他面前,然後,繞過他。

奶茶冷了,腳酸了,但是他不想離開。他依然等著,但沒發現自己盈滿了無奈。

她知道他是誰嗎?她知道他為什麼在這裡嗎?她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嗎?還是純粹在品嚐悲傷?他依然等著,原本的無奈取而代之為渴望被了解。

冷風呼嘯,行人紛紛走避,他依舊佇著,她還在走著。

她能走多久?她能堅持到何時?下一圈是否她就會抬頭看看他?他依然等著,仍然沒發現原本的無奈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更像是試探。

試探著某種堅持。


感到身旁的人動了動,他朦朧睜眼。

「又做夢了?」他敞開懷抱將她安置在臂彎裡。

「又做夢了,我夢到你。」

「真的?」他吻吻她的額。

「真的,咖啡冷了嗎?」

「傻女孩,那天我拿著的不是咖啡啊。」

「那是什麼?」

「嗯……也許真是咖啡吧。」

「是嗎?」

「是啊。」



--酣末

共 4 則回應

0
不要再做夢了怒(x

結果我們為了什麼而聚在一起呢?
2
B1 因為有緣才會相聚。不要以為你沒留簽名檔我就不知道你是誰(X
0
大概有一百種飲品會出沒在聖誕樹旁

下一站 :冒著熱氣的冬瓜茶

-Green
0
B3 綠先生我比較想喝珍珠奶茶ˊ_>ˋ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