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停在玻璃玫瑰上
吸啜或許該會有的芳香
母親說
花都是香的
都有蜜
因此它繼續狼吞虎嚥著
朝陽後的殘露

遠旅的過客
目睹一雙
曾經可能斑斕的翅
如一沉默無語
塑像
就矗立著風化為
只依風流徊
一撮末沙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