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了紗的門下,微透出了金芒
那是一個花繡簡單而大方的淡藍綠色門簾。
穿著迷彩褲和一只軍靴的青年在門前來回渡步,另一隻腳穿著潮流的帆布鞋,上身是他最喜愛的黑色長衫。
似乎沒有意識到自身的穿著怪異,他逕自地時而大笑、時而沉思、時而哼唱。
好像是等待什麼似的,但臉上的小酒窩從沒有消失。

突然他在門前停了下來,愣了一下,便輕輕地、小心翼翼地把簾布撥開。


未完待續

共 0 則回應

回應...